他比风温柔唐墨-第3章 深更半夜

第3章 深更半夜

深更半夜,睡不着觉的唐墨一个电话打到了国外去。

颜玘年很快就接了起来,“怎么了?是颜诗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她很好。”唐墨说完就问颜玘年:“你知道颜诗晚上不敢一个人在家睡觉吗?”

颜玘年轻皱眉,“没听她说过啊。”

“不过她在国外这几年,确实一直跟别人合租,不肯自己住,原来是因为自己不敢吗?”

“颜玘年,”唐墨嘲道:“就你这样的,还当人家小姑娘的叔叔呢?脸呢?”

“你打这通电话就是嘲讽我的?”

“那倒不是,”唐墨恢复正经,对颜玘年说:“颜诗住我家了。”

唐墨什么德行颜玘年比谁都清楚。

他可是每过几天身边就能换一个女伴的主儿,花心的很那什么似的,仿佛见一个漂亮姑娘就爱一个,可到最后都是那些姑娘爱他爱的死去活来,他其实谁都不爱,玩过就散。

所以颜玘年一听到唐墨这句话颜玘年就不干了,“唐大少爷,我是让你帮忙看着她点,没有让你把那孩子骗回家!”

“我只是通知你一下,她已经住进来了。”唐墨顿了顿,然后不紧不慢地解释:“是她不肯回颜家,也不敢自己一个人去碧清湾住,非说让我把她送去KTV,你说你都把她交给我了,我能眼睁睁看着她去KTV凑合?那种地方有多乱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一她出个什么岔子,不就成了我的错了?”

说完后唐墨缓了口气,才继续对颜玘年说:“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还没混蛋到对一个天天喊我叔叔的小丫头片子有什么想法。”

“要不是为了那块地皮,我会这么尽心尽力地帮你照顾孩子?”

颜玘年心底其实也觉得唐墨不会对颜诗这种类型的小丫头感兴趣,刚才只是听到唐墨那句话后条件反射性地过激了。

虽然她颜诗在颜玘年面前很乖巧听话,但颜玘年知道颜诗的本性是比较叛逆大胆的,她可能只是顾忌他是长辈,又真心实意地对她好,才给他面子,听他的话,在他面前也比较乖顺。

而唐墨喜欢的,一向是骨子里乖巧听话、看似清纯实则性感的女人。

骨子里乖巧听话当然是因为划清界限时不会有太多麻烦事儿,给了钱就一清二楚再无瓜葛。

至于这个清纯和性感怎么划分,唐墨会严格按照“长相清纯身材性感”这个标准来筛选。

他选择女伴的要求,颜诗在性格上完全不符合。

挂了电话后,唐墨躺回床上,他的头枕着手臂,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

睡觉前在楼下厨房的场景慢慢地浮现在眼前。

在他夸完她纹的图案好看之后,小丫头片子眨了眨眼,语气无辜地问他:“叔叔也要纹吗?”

“我可以带你去,”她的神情认真,特别豪爽地对他说:“给你免费,不要钱!”

唐墨侧了个身,闭上眼,轻笑出声。

他是差那点钱还是怎么着?

这丫头怎么这么有意思。

颜诗确实很累,吃了点苹果好歹充了充饥,回到房间刷了个牙就钻被子睡觉了。

知道唐墨就在隔壁,她闭上眼没多久就睡熟进入了梦乡。

可惜这个梦并没有让她感到一丝丝的放松。

在梦里她回到了四年前,那个如同噩梦的一年。

一向从不向任何人和事妥协屈服的她捏皱了那张写有颜玘年的名片,最终打电话求助了他。

“我答应跟你回颜家,求你救救我奶奶。”女孩子无助地哭着请求。

从此,她的命运彻底改变了轨道。

她从普普通通的一个贫穷女,一跃成了帝都颜家的大千金。

原来小地方的无数人都羡慕她,以后再也不愁吃穿用,不愁没钱,不愁工作,仿佛不愁所有。

想要什么都可以拥有。

可她只想要她的奶奶。

梦里的女孩儿一天天地守在医院里,强颜欢笑地面对着躺在病床上的老人。

在心里不断地祈祷着希望奶奶可以好起来。

可是最终,奶奶还是离开了她。

她抱着老人的骨灰盒,独自坐在殡仪馆默默地掉眼泪。

在颜玘年的帮助下,颜诗操办完了老人的后事,只能跟着颜玘年回家。

却遭到了颜家老太太的白眼和不满,“我只有一个孙女,就是小谨!”老太太毫不留情地说。

颜诗跑出去,她疯狂地在路上奔跑,好像这样就能发泄出所有的委屈来。

她站在桥边,抓着栏杆崩溃地大喊,眼泪止不住地掉落。

忽然,有一只手落在了她的头顶。

那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很温柔,很温暖。

“颜颜,振作一点。”

泪眼朦胧的她扭头看向他,因为泪水笼罩着眼睛,眼前的人很模糊,她急忙抬手擦掉眼泪,他的面容逐渐清晰起来。

唐墨垂着眼眸看着她,他伸出手来……

突然,一阵来电铃声在安静的卧室响起,就快要被男人抱住的颜诗猛的惊醒。

颜诗抹掉从眼角滑落的泪水,有点抓狂,压着气低喊了一句:“就差一点!”

就差一点她就能被唐墨在梦里抱抱了!

操了!生气!

颜诗摸过手机来,看到是安秋阳的电话,接起来就生气道:“安秋阳你大清早的吵我做梦,我好想掐死你啊啊啊啊啊!”

“这么暴躁,难不成是春天的梦?”安秋阳调笑着问。

“滚!”颜诗骂了句,“春你妹!”

“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干嘛?!”她没好气地问。

“我查到和渣男在一起的那女人是谁了,我看到了照片,”安秋阳说着就给颜诗发了过来,“发过去了,你看,长得一副婊样儿……”

颜诗打开微信看到照片后就蹙了下眉心。

她随即点开大图查看,发出一声惊叹:“嚯!”

“居然是她。”

听到颜诗这样说,安秋阳很是意外:“你认识?”

“何止认识。”颜诗撇撇嘴,“那简直就是冤家路窄啊。”

“安秋阳,你那个渣男友勾搭的,就是颜家抱错的假千金,颜谨。”

“卧槽?!”安秋阳彻底惊了,“我没记错的话,她是不是还故意三番两次地找过你的麻烦?”

“嗯。”颜诗淡淡地应了声。

当初颜家找到颜诗时,已经调查清楚了颜谨的真实身份,原来她的生母在生下她后就去世了。

这也是为什么颜诗是她奶奶从外面捡回家的。

因为那个女人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过好生活,偷偷把两个婴儿掉了包,在她死之前将颜诗放在了路边。

路过的老太太恰巧发现了这个小婴儿,就抱回了家。

而颜谨从小就在颜家长大,和颜家的每个人都有感情,颜老太太更是格外喜欢这个孙女,哪怕知道了她并不是真正的颜家真正的骨肉,也丝毫不介意甚至更加宠爱她。

自然也不会让颜谨离开颜家。

四年前颜诗刚回到颜家时,颜谨就总是找她麻烦,不过当时她因为奶奶生病住院的事情焦头烂额,没空搭理颜谨。

后来她就跟着颜玘年出国,颜谨找她麻烦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原来是渣男贱女组合,果然般配。”安秋阳说道。

“你打算怎么办?”颜诗掀开被子,下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问安秋阳。

安秋阳笑了笑,“那就一起搞呗!”

“我跟你讲,他俩今晚会在菲斯特西餐厅吃饭,到时候我们可以……”

颜诗听完安秋阳的计划,不禁赞叹:“绝了啊姐妹!够狠!”

“哈哈哈哈这么好看的戏我一定要在现场支持!”

“那就这么说定了?”

“嗯!”颜诗有点欠揍的嘻嘻笑,“我都迫不及待想看他们的反应了!”

“晚上见!”

颜诗挂掉电话后就去了卫生间洗漱,然后挑选衣服换上,因为要面对唐墨,所以从今天开始她就要做一位裸妆爱好者了。

颜诗最终选了一条无袖的纯白色连衣裙,头发简单地在两侧各取了一小绺头发编了两个侧编发。

看上去可爱又俏皮。

做完这些,颜诗就趿拉着那双特别不跟脚的男士拖鞋走出了卧室。

就在她慢吞吞地扶着栏杆下楼时,看到了坐在楼下客厅里沙发上的男人,恍然间回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她那天刚回颜家,正在从楼上下来,却看到了客厅里坐着一个男人,他的长腿交叠,姿态从容,略带懒散,在看到她的时候那双多情的桃花眼轻轻一挑,像极了漫画里走出来的妖孽。

“你就是颜诗?”他微微勾着唇,问道。

她轻点头,没说话。

“我是你叔叔颜玘年的朋友。”

他的话音刚落,小姑娘就乖乖地喊了人:“叔叔好。”

男人倒是没想到她会喊的这么顺口,登时一噎,而后就低笑了声。

他望着这个唇红齿白长相清纯的小姑娘,觉得这小孩儿怎么这么有趣。

他第一次见她时她可完全不是这样。

唐墨掀起眼皮看向站在楼梯中间发愣的颜诗,唇角轻翘起来。

这身打扮可太乖了。

他装作不经意地轻轻咳了声,颜诗瞬间就回了神。

她继续往楼下走,“叔叔,早啊。”

小姑娘的语气轻轻软软的,像是一根羽毛轻轻拂过心头。

唐墨在她走过来时将今早让特助拿来的新拖鞋递给她,“穿这个吧。”

颜诗接过来,说了句谢谢,然后就弯腰穿上了新拖鞋,还特别懂事地把脱下来的拖鞋放回了玄关的鞋柜里。

吃早饭的时候颜诗对唐墨说:“叔叔,我晚上不回来吃饭了,跟朋友约好了在外面吃。”

唐墨“嗯”了声,“要回家的时候让周特助去接你。”

“不用,”颜诗连忙拒绝,“我自己可以回来的,不用麻烦周特助了。”

唐墨挑挑眉,“行。”

随后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来。

他折身回来,站在餐桌旁,对颜诗说:“伸手。”

颜诗感到莫名其妙,但还是乖乖照做了。

唐墨往她的手里放了一把车钥匙,“车库里那辆法拉利给你,随便开。”

“还有,”他又对颜诗说:“家门的密码是880222。”

“唐总,已经安排好您和YJ摄影工作室老板见面的事宜了,今晚七点在菲斯特西餐厅的二楼包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