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君大人今天打脸了吗第4章 只要作不死-少君大人今天打脸了吗第4章 只要作不死阅读

第4章 只要作不死

待那俩人屁滚尿流的走了之后,云珩又变得心情好了起来,继续哼着小曲唱着歌,顺便还点了点自己缴获的钱财

切。。。。。好歹一个小姐样子的人,身上却只有一两。也是,那小姐摆明了是来找出气筒的,身上怎么会带很多钱呢。

云珩心情好的哼歌,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了原主丢给她纠结的事情,一想到还有一层灵魂契约约束自己,心情突然的就不美丽了。

云珩抱着双腿,觉得隐隐头疼,原主真是丢了个好大的烂摊子给我啊。

关于对那个名叫林如梦的女人的报仇,云珩也只能先根据记忆分析分析对方了。

林如梦这人城府极深,忍耐力极好,嫉妒心也极强,想要报仇,也许得从这方面入手。。。。云珩边皱着眉头边给自己上着药,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得提升自己,没有硬实力,想要扳倒一个踏在修炼道上的人,很难,别人吹一口气,自己可能就没了。这是云珩无法接受的,开玩笑,来之不易的性命岂容他人玩弄。不过眼下这身体残废的可以了,灵根也被挖走,修炼一事再无可能了,看来得去走走武道,甚至是魔道的路子了。

不过这世界,练武的肯定比不上修仙的,修魔的肯定也得惹上一身臊,真真是让人头痛不已。罢了,这些事日后慢慢想,先把这身子养好些。

云珩撕下一些布条子来包扎,突然觉得肚子咕咕叫起来,一摸身上,连个铜板也没有。好吧,看来只能就地取材了。

这小溪清澈见底,能看见游鱼灵活苗条的身姿,云珩前世的时候经常野外求生,抓几条小鱼倒也不难,很快就捉住一条滑溜肥美的草鱼,云珩用手抓着鱼嘴,去岸边扯了几根坚韧的尖毛草茎,用草绳串了鱼鳃。又怕一只不够吃,于是多抓了几条来。然后又去捡树枝垒石块,身上没带火折子之类的东西,无奈之下只好去试试钻木取火了。

很可惜的是,云珩在那里小心翼翼的搓了半天的木棍,那小火苗就是不冒头,云珩不气馁,打算吃生鱼片。

抬起搓木棍搓的发红发疼的手,云珩怔怔,她来到这里,捡了一大堆烂摊子,做事事事不顺,可她不绝望,她知道,人能活着,就是最好最好的了。

不过眼下要是有火,那就更好了。她苦笑一声,蓦地,她的掌心里升腾起一簇橙黄色的小火苗,摇头晃脑的来实现她的心愿。

这是。。。。她的瞳孔骤然收缩,这是她前世的异能!

天无绝人之路。

云珩自然喜不自胜,穿越到现在,这是唯一一件让她开心的事情了。

不过既然她能使唤异能,也不知这异能是否是以灵根的方式存在于体内,或者说灵魂?云珩急忙盘膝坐下,打算用记忆里的内视之法细细观察。

静心宁神,气观五府。。。。透过内视法,云珩隐隐约约的看见自己破败的丹田,枯竭的筋脉,朝灵根所在的神谷望去,并没有感受到灵根。于是她顺着神谷向上,去到元府,元府乃是灵魂栖宿地之一,灵根则是连接元府和神谷的地方,可以比喻成树。

在白茫茫的元府之中,她看见一只纤瘦细小的火龙在元府之外遨游,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元府底端的一截黑色石碑。

那是什么?

云珩的作死之心久违地跳动了起来。

火龙她知道,那是她前世的顶级异能:起誓之火。就业范围很广,进可杀敌于千里装逼于无形,退则能操控人心并且拐卖人口。

咳,总之就是很实用很bug。

可那个石碑,她真的没见过。原主都没见过。

这石碑,到底是天大的机缘,还是潜藏的危险?

云珩前世实力强横,后来玩脱了被人背叛偷袭,如今还有幸体会了一把主角的穿越重生复仇的三件套待遇,可她不觉得自己就是老天爷宠爱的人。

老天爷宠爱的人多了去了,她云珩只不过是其中一份子罢了。运气这种东西,她只会偶尔去赌,她前世能爬到那个高度,其心酸艰难,不是可以用主角光环这四个字就可以全部否定的。毕竟自己不努力不奋斗,天大的机缘给你都是媚眼抛给瞎子,白费功夫。

云珩现在发掘了自己的异能尚在,倒是犯不着去试试机缘,稳定发展就行,有上一世的经验,这一世操练起誓之火肯定能把那些修行如乌龟慢爬的人感动哭。

所以,最稳妥的还是搞异能。云珩心下了然,于是下了决心,悠哉悠哉的朝石碑而去。

她要去搞一搞那石碑。

不得不说一句狗改不了吃屎,云珩改不了作死。

前世就是这么把自己玩没的。

既然追求刺激,那就贯彻到底。云珩不管什么时候,都把这句话诠释的淋漓尽致。

云。艾丽。珩的意识已经飘到了石碑边上,正好奇的转圈圈。

“没见过的材质,明明打磨圆润却给我一种锋利之感。”

“石碑上的字看不懂,鬼画符吗?”

云珩略微思考,决定升级作死行为,从看到摸。

“好冰凉。。。这触感竟然是发自灵魂的。”

“手感超棒的哎。”

“咦?这两个字。。。。”

云珩的意识体不由自主的拂上那两个看不懂的金字。

“少君。。。。”云珩喃喃,而后惊恐的反应过来。

为什么,她明明没有看见过这石碑,更不曾看见过上面的字,为何会情不自禁的说出来。难道说我和这块石碑见过?

少君。。。。这两个字和她有什么渊源吗,那也许就能解释为何石碑会在这了。

云珩晃了晃头,又摸了摸,发现没什么反应,就熄了继续的心思。没事,反正不着急于一时,早晚,早晚她会知道的。

云珩从结束了内视,才发现外界的天已经铺满了灿烂的金色,朝云艳霞滚着太阳的金光,空气清新醉人,好像仙人刚刚把佳酿挥洒人间。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云珩感叹一番天地之壮丽,无论富贵穷贱,天地从不吝啬它的美好。

摸了摸叫都叫不出来的肚子,云珩嘿嘿一笑“罢了罢了,吃鱼去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