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王爷的战神狂妃华兴,华公子-第1章 她的确是死了

第1章 她的确是死了

寒风冷冽,鹅毛大雪下了一整夜,覆盖了整个雪山之上,鲜血染红了悬崖边上的雪地,顾知夏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未婚夫,跟她齐名的萧岚风为了救她而挡下致命的一枪,要杀她的,正是她深爱着的男人沈天跟她最好的闺蜜沈潇潇,身后还有黑压压一片的敌人。

萧岚风跟她同为华夏第一战神,华夏的骄傲,萧岚风手底下坐拥华夏十万顶级杀手,跟她手底下的九千修罗将士齐名,而后顾家落败,父母惨死,顾知夏一直怀疑是萧家所为。

当顾家被萧家打压的时候,萧岚风却以婚约为名将她困住,二人虽有婚约之名,顾知夏却恨着萧氏一族,自然也包括萧岚风。

她喜欢的一直都是在金山救了她的青梅竹马沈天,为了沈天,顾知夏不知几次对萧岚风动手。

可如今害她的,却是她喜欢了八年的沈天,而萧岚风,神一样存在的男人,却为了救她而死在这两个无名小卒的手里。

雪山悬崖边上,刺骨的冰冷,顾知夏抱着萧岚风,眼神中带着冰冷且凶残的目光,看着那两个背叛她的人,满心恨意。

“为何要背叛我?”此番出任务,若不是被他们二人出卖,她的未婚夫也不会为了救她而惨死在她面前。

“自然是你死了,你这个战神的位置便是沈天的,他也能娶我为妻,我虽然姓沈,但我不是他妹妹。”沈潇潇一边笑着,一边看着顾知夏,甚至还不满足,继续道,“忘记告诉你了,当年在金山救你的人,是这个已经为你而死的萧岚风,可不是我们沈天,害死你父母的人也不是萧氏一族,而是我在你父母的饮食中掺了药,你说说你这么多年怎么如此天真?”

顾知夏这一刻才知道自己到底错的多么离谱。

这么多年,她误会了萧岚风太多年,一直想要报仇,用婚姻当做借口想要除掉萧氏,除掉萧岚风。

当萧岚风不顾一切用身体挡像她时,当萧岚风为她而死,倒在她的怀里,顾知夏脑海中浮现出往昔种种。

他那坚定深邃的眸子,他往日对她的温柔叮嘱,萧家刁难她的时候护着她,众人面前维护她,可这世界上在没有萧岚风,在没有人能对她这么好。

“顾知夏,萧顾两家害的我沈家家破人亡,顾氏已经被我沈家吞并,萧家也有我的人渗入,明日萧氏一族便是倾塌,你莫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姓顾。”

沈天说完之后,顾知夏就笑了。

她浑身是伤的看着这两个无耻之人,唯一遗憾的,便是她没能在萧岚风活着的时候,跟他说一声对不起。

“萧岚风,今生是我对你不住,这一生,我从来都没有为你做过什么,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报仇。”顾知夏将萧岚风的尸体放下,起身看了一眼那对渣男渣女。

那一刻,顾知夏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你们以为,我华夏第一女战神的名号是白来的吗?我顾知夏生来尊贵,哪怕是死,你们也该陪葬。”说完,顾知夏按下了她身上的一个按钮,引爆了藏在身上的炸弹,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响声,整个四周都炸裂开。

雪山崩塌,在场所有的人都没能逃得掉,全部都掩盖在雪山之下。

……

疼,浑身都疼的刺骨寒冷,顾知夏迷茫之中睁开了眼睛,刚刚被人从荷花池内救了上来,浑身瑟瑟发抖。

她仿佛看到了一个人在她面前,将她救出和荷花池,她想要伸手抓住那人的手,却只抓住了一枚冰冷的玉佩,随后便陷入了昏迷。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顾知夏醒过来的时候,仿佛闻到了药香。

入眼的是青纱帐幔,古色古香的小屋子,香炉缭绕,一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端着药走了过来,看到她醒了,惊喜万分。

“小姐,小姐您醒了,可担心死谷雨了。”这个叫谷雨的小丫头喜极而泣,哭的跟个泪人似得。

顾知夏有点迷茫,她不是死了吗?

不是引爆了她体内的炸弹,跟那渣男渣女一起被炸死在雪山之下了吗?

这是什么情况?

她为什么还活着?

这是哪里?

难不成,她穿越了?

顾知夏被谷雨扶着坐了起来,伴随着剧烈的头疼,脑海中仿佛走马观花一般的浮现各种画面。

她的确是死了。

不过,她穿越到了永忆侯府顾家三小姐的身上,这位三小姐也叫顾知夏,但与她不同的是原主是一个性子懦弱的人,母亲早逝,在这家里受尽欺负。

永忆候有三个女儿,长女顾离楚,嫡女顾云锦,原主自然是最小的,但这三姐妹关系并不好。

如今三个女儿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永忆候想要自己的其中一个女儿嫁给当今只手遮天的景王,日后得以庇护。由于景王正是圣上最宠爱的华贵妃的儿子,所以也是最有可能成为太子的人。

原主就是因为和长女顾离楚都想嫁给景王,所以被记下了冤仇,但嫡女顾云锦并不想嫁给景王,她一心系于永忆候的养子苏玉之身上,只是因为当初原主的母亲和大夫人柳氏不和,并且顾云锦嫉妒原主出众的长相,顾离楚有沈小娘做靠山,只能把气全部撒在顾知夏身上。

她之所以昏迷躺在床上,便是被永忆侯府的嫡女顾云锦推下了荷花池,只因为她家宴吃饭的时候受到永忆侯的一句夸赞,遭到了顾云锦的妒忌,设计将她推下荷花池内,顾云锦的母亲柳氏乃是当家主母,便将此事压了下来。

平日里顾知夏没少被顾云锦欺负,每一次也都是这样不了了之了,身边也就只有谷雨跟霜降这两个忠心的丫鬟照顾着她。

既然老天爷让她重生在这永忆侯三小姐的身上,那她便好好的活一遭。

床旁边放着一枚玉佩,顾知夏拿了起来,谷雨连忙道,“小姐,这玉佩是那天我们找到小姐的时候,您浑身湿漉漉的,却还死死地攥着这个玉佩。”

这玉佩。

顾知夏一双眼睛有些湿润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掉了下来。

这玉佩她太过于熟悉了些,跟萧岚风给她的定情之物的那枚玉佩十分相似,当时萧岚风说是祖辈上传下来的,交放到她手里,要传给他们的孩子。

“小姐,好端端的,怎么就哭了呢?”谷雨这边担心的不行,连忙拿出帕子给顾知夏擦了擦。

顾知夏将玉佩收好,她记着掉进荷花池那天晚上,是有一个人救了她,迷迷糊糊的时候,就抓到了这枚玉佩,想必这玉佩便是那人的。

之后,顾知夏一直都在吃药,可就是不见好,大夫人柳氏为了隐瞒顾云锦推顾知夏入荷花池的事情败露,还特意吩咐人送来了补药。

“小姐,太医说了,您这身子太虚了,需要补补。”谷雨端着大夫人送来的燕窝,可顾知夏隐约的总是觉得哪里有问题。

一直到沈小娘又派人送来了百花香。

这位沈小娘可不是一般人,长女顾离楚的小娘,能从众多小娘中脱颖而出,得到一半的管家权利,全靠她貌美如花的这张脸跟她过人的本事,不但能将永忆侯哄得服服帖帖,还能在顾家站稳脚跟。

顾知夏才回忆起这位沈小娘的娘家沈氏世代都是行医出身,最初能入永忆侯府,那也是因为懂得歧黄之术,能照看永忆侯长期头疼的毛病。

大夫人送的那些补品没问题,那么,她身子还没好,百花香据说也是价值千金,为何沈小娘会专门派春熙前来送这么名贵的香料给她一个丫头片子?

送香的是沈小娘身边的春熙,对顾知夏倒是礼貌有加,道,“三小姐,我们沈小娘说了,这百花香啊,不会影响您喝的药,有清心安神的功效。”

瞧瞧这话说得,倒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