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唐欢,宋陌-第1章 客栈

第1章 客栈

夜色弥漫,客栈里一片沉寂。

唐欢悄无声息往前走,如夜行的猫,最后停在走廊尽头那间客房前。

黄昏在大堂里见到的那个男人,就住在里面。

那人有一双清冷的眼,进店后直奔柜台,问房付钱,而后朝楼梯走去,并未看周围一眼。

他穿着浅灰色的长衫,脚步不轻不重,每次落在黄木梯板上,皆发出相同的声音。两侧衫摆随着他的动作错开,露出里面修长双腿,交替抬起。白色中裤套进黑靴,简单干练,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他上了楼,她目光不由往上移,却只瞧见他侧脸,尚未细品,他一个眼神扫过来,冷寂如冰。

唐欢心动了,她想要这个男人。

师父说,女人初夜多少都有点意义,还是找个看上眼的人破了吧。

没想到一下山就遇到个绝品。

食指指腹从舌尖扫过,轻轻贴在窗纸上,等那处窗纸湿了,细细竹管戳进去,没有半点声响。

太冷的男人都不好对付,还是用点手段吧。

半刻钟后,唐欢拨开门,悄悄闪了进去,直奔床头。

窗子开着,皎洁的月光斜洒进来,因男人没有放下床帏,他平躺的身影一览无余。

唐欢歪坐在一旁,满意地打量这个男人,看着看着,她忍不住伸手去摸他白皙清俊的脸。连睡觉的样子都是冷的,身上会不会热一些?

可就在她指尖距离男人俊脸不过几寸距离时,男人眉心微动,唐欢暗道不妙,正要闪身退开,眼前寒冽清光闪过,脖下一凉,待她反应过来,便是一道无法言喻的剧痛。

她捂住脖子。温热的血如杯中满溢的茶水,从她指缝渗出。

唐欢想骂爹!

她不过是想采个男人,至于就玩没命了吗?

视线已经模糊,她看不清男人的表情,只看出他似乎坐了起来,面朝她,擦剑。

她不甘心,她连男人的滋味都没有尝过!

身体不受控制朝后倒去,唐欢按动手上玉镯。

他杀了她,她也要他死,还要让他欲求不满而死。镯子里有师父死前留给她的一味儿淫毒“九欢”。

后脑触地,她已感觉不到疼,只死死盯着他。

宋陌若有所感,朝地上瞥了一眼。

女人瞪眼看着他,死不瞑目。

他不为所动。不管她有什么目的,半夜潜入他房中,她都该死。

将软剑收回腰上,宋陌起身,准备离开。

然下一刻,体力骤失,他忽的跌回床上。

有热浪从四肢骨骸升腾而起。

宋陌皱眉,知道自己中了招。他不敢耽误时间,就那样躺着,凝神运功,试图逼出体内淫毒。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