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鬼王装瞎追妻第5章 负心男与白莲花-腹黑鬼王装瞎追妻第5章 负心男与白莲花阅读

第5章 负心男与白莲花

功法的等级由高到低分为四层,分别是天、地、玄、黄。

大陆上最普遍的功法就是黄阶,只有一些大家族里才有玄阶的功法,而拥有地阶功法的无不是大陆上的顶尖宗派,一方强者!

至于天阶的功法,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更不要说神阶功法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慕浅月盘腿而坐,闭上眼睛,按照九龙噬魂诀的心法开始吸纳空气中的元气。

身为古武医学世家的传人,对修炼自然不陌生,只不过这里叫修炼元力,华夏称之为灵力,结果可谓是殊途同归。

经过一个晚上的修炼,慕浅月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三阶真武者!

大陆上有两种职业,一种是武者,另一种是丹药师。

武者的等级由低到高分为七个等级,分别是炼体阶段、真武者、灵武者、尊武者、王武者、皇武者、宗武者。

没想到自己一个晚上就连跳三阶!

慕浅月到院内舒展了下筋骨,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轻盈无比。

虽然这具身体比较废,但韧性还不错,以后煅炼起来应该不会太困难。

这时前院传来一阵吵闹声,还伴着哭声,慕浅月不耐的皱眉,唤来暗影,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暗影面色有些古怪的看了看慕浅月,道:“回主子,老将军和二小姐他们以为你死了,正在前厅哭得伤心……哦,太子殿下也来了。”

“走,我们去看看。”白皙的唇角勾起一抹讽笑,难怪整个院子都没人,敢情都跑到前厅去了。

还有,慕雨柔,你是真心为我哭么?等下见到我的时候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来到前厅,慕浅月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挑起帘子的一角,静静的看着。

首座上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此时正一脸悲慽之色,浑浊细小的双眼中盈满了泪光,憋得通红。

厅内跪着一位容貌俏丽的紫衣少女,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爷爷,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没有拦着姐姐,才让她去了天幕山脉,以至于姐姐……丢了性命……呜呜……”

“柔儿,这一切不是你的错,你知道的时候她已经出城许久。不要伤心了,哭坏了身子就不好了。”旁边身着尊贵的紫色锦袍的男子开口说道,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深幽如潭,削薄的唇抿起一丝无情的弧度,轮廓棱角分明,浑身散发着冷傲却又盛气逼人的气息,俊朗风流。

他便是当今的太子纳兰宇,他叹了口气,眼底却无一丝伤心之色,“哎,只能说我和月儿有缘无份了,只可惜了我和月儿的婚约。”

“姐姐这一生最爱的人便是宇哥哥了,再过两个月,就是姐姐和宇哥哥的婚期,可是姐姐却走了……”慕雨柔伤心无比的哭道。

纳兰宇上前扶起慕雨柔,目光深情的说道,“柔儿,你平时和月儿最好,现在她不在了,我想让你代替她嫁给我,也算完成她的一桩心愿。”

“我愿意,我愿意替姐姐嫁给你,我一定会替姐姐照顾好宇哥哥的!”慕雨柔一脸坚定真挚的说道,那微垂的眼眸里却闪过一抹得意。

一个白莲花,一个负心男,当真是绝配!

慕浅月眼底闪过冷光,锐利的目光扫过厅内众人,只怕真心为自己哭的人只有爷爷一个吧!

“你们在说什么,这么热闹啊。”

忽然,女子清越如歌的声音响起。

只见慕浅月从布帘后面走了出来,一袭浅绿色的衣裙,精致绝美的小脸上未施脂粉,一头青丝随意的挽起,身上散发着一股宁静悠远的气息,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淡雅清新,绝世脱俗。

“你、你没死?”慕雨柔忍不住叫喊了起来,双眸瞪得老大,那表情活脱脱见鬼了一般。

纳兰宇的脸上同样充满了震惊和不解,他双眼呆滞的看着慕浅月,这废物居然长得这么好看!以前每次见她,脸上都是涂满了脂粉,令人厌恶无比。

“月儿,真的是你?!”慕宏苍老的脸庞上焕发出激动和欣喜,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慕浅月,生怕自己看错了。

“怎么?你就这么希望我死吗?”慕浅月朝雨柔冷笑一声,收回目光,看向慕宏时眼里的神色渐渐变得柔和起来,“爷爷,我在这呢。”

“姐姐,你误会我了,我怎么可能会希望你死呢,你是我唯一的姐姐啊……只是听下人说姐姐去了天幕山脉,失踪了,所以我以为姐姐你被妖兽吃了。”慕雨柔装作可怜兮兮的说道。

“听下人说我去了天幕山脉?呵……”慕浅月冷笑道,忽然她眸子一厉,怒声斥喝道,“慕雨柔,你真会装啊!明明是你告诉我过几天就是太子殿下的生辰,怂恿我去天幕山脉抓头妖兽给他当贺礼,怎么到了你这里就变成了听说?”

慕雨柔脸色一僵,看到慕宏冰冷下来的目光,吓得双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袖下十指死死的绞在一起,仰起头一脸无辜的说道,“姐姐,我知道你向来不喜欢我,但是你也不能这么冤枉我啊,你天生不能修炼,身上没有一丝元力,我怎么会让你去天幕山脉?”

在慕家虽然她被称为二小姐,但她却不是慕家的人,而是当年被慕宏收养的。

慕宏眯起眼睛,眼底闪过一抹厉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纳兰宇怒道:“你休要含血喷人!柔儿这么善良,她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分明是你自己不知轻重跑去送死,现在居然怪罪起柔儿!慕浅月,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休想成为太子妃,我是不会娶你这样的废物的!等下我就回宫禀报父皇,我要取消婚约,休了你!”

“太子殿下,这婚约还轮不到你做主!”慕宏闻言愤怒的拍案而起,敢休他的孙女?简直活腻了!就算是当今的太子殿下也不行!之前慕宏一直没爆发,是因为他以为慕浅月死了,心中悲痛难抑。

纳兰宇面色一僵,很是难看,这婚约他确实没有做主的权力,当年在听到父皇要将慕浅月许配自己时,他极力反对,可是却一点效果也没有。

而那些王公子弟们在得知慕浅月成为了未来的太子妃,一个个都嘲笑奚落他。

慕雨柔的眼底闪过一抹嫉恨的光芒。

“这婚约确实是要取消,但不是你休了我,你还没有那个资格。而是我慕浅月不要你,现在我要告诉凤影国所有人,我慕浅月现在休了你!”慕浅月语调缓慢却又清晰无比的说道,顿时众人以为自己幻听了,一个个惊恐的瞪大双眼。

什么?大小姐说要休了太子殿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