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简青,简以柠-第1章 重生

第1章 重生

昏暗的砖房内,角落处摆着一张铺着破旧棉絮的单人床,床脚,散落着一堆手工零件。

简以柠痛苦的大口喘息着。

她瘫在这张床上,已经整整八年。

近几个月来的高烧和疼痛,连日夜折磨着她,消耗她所剩不多的生命。

她艰难的挪动着身子,颤抖的抚过自己被打断的双腿。

砰——

房门被人粗暴的一脚踢开,冷风裹着浓郁的酒气涌入。

是林以轩这个禽兽回来了。

“丧门星,还他妈不起来?给你的活儿干完了吗?”

林以轩骂骂咧咧,甩下酒瓶子,冲上来对着简以柠的脑袋就是几拳。

剧烈的疼痛让她头昏目眩,但简以柠却没吭声。

这样的日子,她早就习惯了。

发泄完火气,林以轩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打开电视。。

发黄的屏幕上,一身西服的主持人手举话筒,采访着一名俊朗威严的男子。

只是,他坐在轮椅上,薄毯下是毫无生气的双腿。

“沈先生,您今年只有三十三岁,以这样的年纪就上了福布斯名人榜,您……”

竟然,是沈沥川。

简以柠目光凝结,细瘦干枯的手指不住颤抖,用力的攥握成拳。

整整五年了,她离开沈沥川,堕入这地狱,已经五年!

沈沥川略微颔首,似是对主持人的话不可置否。

主持人话锋一转道,“据闻新晋影后简青小姐是您的秘密女友,近期是否有完婚打算?”

简青?

简青!

这两个字,对简以柠来说,无疑如同一柄利刃。

她怎么可能和沈沥川在一起?

沈沥川,明明是她们的杀父仇人!

“抱歉,只是谣传。”沈沥川的声音冷下来,“我早已结婚多年,而简小姐只是我妻子的妹妹,和我并无过多关系。”

他的目光扫过镜头,再提到简以柠这三个字时,目光显得分外温柔。

“贱货,你他妈是在偷着乐吧?”

咣当!

电视猛然被人踹翻,玻璃渣四溅。林以轩面容扭曲,冲上来狠狠拽起简以柠的头发,把她半个身子拖下床,狠狠摔在地上。

简以柠只是默默用手捂住脑袋,承受这一切。

“婊子,你是不是很得意?你还以为你是沈太太?要不是当年为了钱,上了简青那婊子的当,老子会勾搭你这个生过孩子的烂货?”

“你们两姐妹都是婊子,老子帮了她,她不但不给钱,还把我害到这个地步!”

林以轩说的唾沫横飞,但这番话,却让简以柠如遭雷击。

“简青……给你钱?让你勾搭我?”

林以轩愣了一下,继而狂笑起来。

“蠢货,哈哈,你真是个蠢货。这么多年了,你不会还没想明白吧?”

“那我就让你死明白点,你爹,你外公,都是简青弄死的。他们的股份,也早就转到了她的名下!”

“还有你那个女儿的死,也是她的杰作。只是可惜啊,她那么精明的人到底对沈沥川还是手软,只是搞残了他。”

“这一切要怪,就怪你自己蠢。怪沈沥川对你一次次的纵容!”

简以柠如堕冰窟。

如果这就是真相,那她真是被简青算计了一辈子!

简青说,他们父亲的死是沈沥川做的。

说她对于沈沥川只是生育工具。

她说林以轩和她是真心相爱。

她说应该勇敢追求幸福,不值得在沈家蹉跎青春。

她说了很多话,现在想来,这一切都是她步步为营的算计!

这些年来,她甚至一直以为,自己如今这般田地,都是因为沈沥川。

还有他们的宝宝,那个心智早熟,却一直想尝试得到她母爱的孩子……

“骗子!”

简以柠爆发出一阵尖利的哀嚎,凄如厉鬼。

她咬牙切齿,狠狠瞪着这个合谋者,“林以轩,你和简青,都该死!”

她不住的诅咒,身体所有的疼痛仿佛消失了。

她用尽全身力气,举起床边一根有八寸长的长钉。

“如果我变成厉鬼,一定,会找你们索命!”

说完这句话,简青毫不犹豫,把那钉子狠狠刺入自己的脖颈。

滚烫的鲜血飞溅,生命飞速流失。

终于解脱了,得知了这些真相,简以柠无法再活下去了。

鲜血滚烫而火热,恍惚间,竟好似沈沥川曾近炙热的眼神……

——

“还有脸睡!”

一盆冰水,兜头泼下。

“不……不要,啊!”

躺在豪华大床上的的简以柠,发出一声尖叫,这才从噩梦中惊醒。

她眼底腥红一片,喘着粗气,抱着肩膀不住颤抖。

那个梦,又长又恐怖。

“你有没有心?你亲生女儿丢了一个一晚上,你还能睡得着?要是我孙女真出什么事,你也别活了!”

一顿劈头盖脸的咒骂,唤回了简以柠的神智。

她抬起头,错愕的望着眼前的人。

高瘦而雍容的女人,此刻满脸怒容的盯着她。

这是……沈家老夫人,她的婆婆!

简以柠眼神扫过四周,这里是她和沈沥川的婚房。

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她重生了?

前世的记忆如同开闸的洪水用来,这天的一切,她想起来了。

简以柠脸色骤然苍白。

糟糕!

8月30日,鸢鸢年满8周岁,她在鸢鸢百般央求下,答应放下工作,专心陪她!

可是……。。

林以轩一通电话,她魔怔了一样,不顾一切的奔向他。

而后,便和鸢鸢再没了联系,沈家上下都着急的出去寻找,她却好像没事人一样,在屋里看电视。

翌日,是简青,将孩子带了回来。

简以柠腾地站起,向门外走去。

“妈,我知道去哪里找沈沥川,我……。。”

宋佩蓉一脸厌恶,“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还敢和我说沥川?”

看她这样气急败坏,简以柠知道此刻不管自己怎样表现,都是多余的。

毕竟,上一世她的人设太不讨喜,做了太多亏心事。

楼下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夫人,小姐回来了!”

听闻这话,所有人着急下楼,宋佩蓉更是一把上前抱住了她的宝贝孙女,又哭又笑。

在二楼,简以柠看着人群里那个小小的身影,不由得眼底一阵酸涩。

她没有下楼,而是前往厨房,为鸢鸢煮了一份鸡汤面。

这丫头之前就和她提过,想在生日时,吃她做的长寿面。

可即便是这种小事,她都没有为她做过。

“是简青小姐把小姐送回来的,她公司还忙,先离开了。”

“备份厚礼,明天我亲自去谢她!”

宋佩蓉平复了一下心情,回过头,对着简以柠冷哼一声:“同样都姓简,怎么差距这么大?”

随后,她把蛋糕扔在地上,“滚!别在这里假惺惺了,以后离我孙女远点!”

简以柠默默收拾好,没有多说什么。

鸢鸢看着地上的蛋糕,突然说道。

“奶奶,昨天,是我自己要跟着姨妈回家看姥爷的,我也看到她给你语音留言了。”

宋佩蓉愣了一下,“没有,都以为找不到你了,全家急坏了。”

“那……可能是电话被我拆着玩的时候弄坏了吧。”

鸢鸢说着,随手把茶几上精致的象牙电话拿过来摆弄,“我之前就和奶奶说了嘛,这种古董电话很容易坏的,我下午再教教你用智能机,我还做了个gps定位小纽扣,一会儿我给奶奶安装上,这样你就能随时知道我在哪里啦。”

“好好好,是奶奶不好,奶奶跟着鸢鸢好好学习。”

平日里高冷话少的孙女,忽然主动套近乎,宋佩蓉立刻被哄的心花怒放。

而简以柠,却是低着头,强忍着不让眼泪滴落。

她很青楚,鸢鸢是在骗人。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