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张林,山下-第2章 蛊毒

第2章 蛊毒

老者双手抓住胸口,脸色煞白的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疼痛,却一言不发。

他不是不想说,是不能说,对于自己疼爱的孙女而言,让她知道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

女子有些倔强的盯着老者,眼泪滴滴答答的掉落下来。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不知能否让我看看?”

叶向南出声说道,望向老者的目光微眯了眯。

就在方才,老者疼痛的瞬间,他感觉到了一丝灵气的波动。

他心里有些奇怪。

眼前的老者明显不是修行中人,但身上居然有一丝灵气波动,虽然微弱,但确是灵气无疑。

“你是谁?”年轻女子擦了擦眼泪,冷眼望向叶向南。

“素素,不得无礼。”老者却出声责备了一句,旋即看向叶向南,说:“小兄弟,我这病已经去过医院很多次了,医生也没办法,就不劳烦你了,谢谢你一片好心。”

“医生没办法,不代表我也没办法。”叶向南说了一句,伸手抓住老者手腕,渡过去一丝灵气,细细感应起来。

“你干什么!”名叫素素的女子见他举动,顿时大喝一声,立马就要拨开他的手,不让他碰爷爷。

老者此刻却喝了一声:“素素,别插手!”

说话间,威严顿起,神情严肃。

素素见状,一下子有些愕然。

老者却来不及理会她的反应,而是一脸惊愕不定的看着叶向南,欲言又止。

就在方才,叶向南抓住自己手腕的瞬间,老者分明感觉到一丝暖流从手腕处一路向上,瞬间就来到了自己左胸口处。

就像寒冬腊月里的一束暖阳,那种暖洋洋的感觉,似乎让胸口处那股锥心的剧痛都轻了一些。

叶向南却微微挑眉,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有点儿意思。”

他方才渡入的一丝灵气,在他的控制下刚刚走到心脏处,就见到几缕黑色雾气从心脏深处瞬间就涌了出现,扑上来疯狂的撕咬着他的那丝灵气。

这黑色雾气散发着微弱的灵气波动,却又给人一种诡异、邪祟的感觉。

“这种感觉,倒像是何离之前说过的南疆蛊毒。”叶向南喃喃自语,旋即收回了手。

他收手之前,意念一动,撕咬着自己灵气的那些黑色雾气瞬间就被震为齑粉。

与此同时,老者喉头剧烈耸动起来,猛的俯下身,呕的一声,瞬间吐出一口浓郁黑血。

更让人觉得诡异与恶心的是,这口黑血里,居然还有些小虫子之类的东西在密密麻麻的爬来爬去。

“爷爷!”素素见到这一幕,顿时惊叫一声,旋即一把揪住叶向南的领口,愤怒道:“你到底对我爷爷做了什么?”

“素素,松手!”老者拦住了素素。

自己的身体只有自己知道,一口黑血吐出,老者只觉得浑身泰然,舒适的像是年轻了十几岁的感觉一般。

那是一种很清晰的感觉,郁积在体内三年的病灶,此刻终于被拔出的感觉。

老者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对叶向南恭敬鞠躬,说:“小兄弟,不知是否愿意换个安静的车厢?”

叶向南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站起身,整理了一下领口,说:“带路吧。”

老者连忙往前走去,在前领路。

“爷爷!”素素喊了一声。

然而老者丝毫不理会她,只是带着叶向南往前走去。

素素见状,脸上浮现一丝怒气,也跟了上去。

没多久,几人就来到了一处安静的车厢。

车厢空空荡荡,除了他们之外就再无一人。

叶向南瞥了老者一眼。

看来这老者还真是有些实力,居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清理出了一节空车厢。

叶向南找了个靠窗户的地方安然坐下,无烟剑依旧提在手中。

“老朽宫言,谢过小兄弟救命之恩。”老者忽然冲叶向南深深一鞠躬。

“多谢恩公救我爷爷一命。”紧跟着进来的宫素素见状,连忙也跟着冲叶向南鞠了一躬。

宫素素并不是寻常人,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凭着刚刚二十三岁的年纪就执掌了江汉市最大的医药公司。

方才,只不过因为爷爷的事情而有些慌乱,乱了分寸。

往这边车厢一路走来的时候,宫素素已经想明白了爷爷为何对那区区一个少年态度如此恭敬的原因。

爷爷吐出的那口黑血,以及忽然红润和健康起来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个少年,是个难得一见的高人。

叶向南看了宫素素一眼。

这女子,倒让他有些意外。

“顺手而为,不算什么事情,起来吧。”叶向南毫不在意,随手一挥。

宫老和宫素素顿时便觉得一股无形之力托起了他们的身子。

宫素素心中一阵震撼,望了望叶向南,又望了望爷爷,欲言又止。

宫老却问道:“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叶向南。”

宫老一阵感叹,说:“叶恩公,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你是修行者吧?”

“你知道修行者?”叶向南眉毛一扬。

“当然知道。”宫老叹了一声,说:“我这三年来,每月必受一次煎熬之痛,便是拜修行者所赐。”

说着,他望了宫素素一眼,说:“素素,你不是一直想知道爷爷是怎么受的伤吗?爷爷今天就来跟你讲一讲,也让你知道,这个世界背后所隐藏的一些事情。”

宫老是个聪明人,虽然他从来不想让自己的孙女知道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件事情,但从叶向南救了他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这件事情,必须要说出来了。

宫素素神情一紧。

她忽然有种预感,自己这二十多年来建立完全的世界观,将会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分崩离析。

宫老开始讲述起他三年前的故事。

那时候,宫家的医药企业正面临着市场挤压和同行激烈的竞争,要想寻找一条出路,唯有开发新药一条道路。

恰逢此时,宫老听说了南疆有一种药草,生长在阴暗潮湿的沼泽之地,但对于心脑血管之内的疾病却有奇效,便生出了想法,毅然踏上了前往南疆的道路。

也正是从那次南疆之行开始,宫老之前对这世界的所有认知,全部被颠覆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