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郡主攻略病娇男配赵敏敏,魏行止-第1章 千层套路

第1章 千层套路

攻略病娇的千层套路

汤圆不圆

本书由指尖阅读授权掌阅科技电子版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第1章千层套路

日头正好,隐隐蝉鸣。

太学一间课室里,衣着华贵的少女正撑着头,不错眼的盯着前面那长身玉立的教书先生看。

“平阴一地,百姓富庶,教化也比别处好出许多,只是我不曾到过平阴,也不能与你们详说。”

先生缓缓言。他讲到地理志,便顺带科普一下本朝的各地县。

“晏先生,”那少女起身,晏先生便看向她,“平阴却正正好是我的封地所辖。”

众人安静,还能听到几声轻嗤。

晏先生微笑,十分好说话的样子,道:“那便请郡主指教。”

少女便如此这般侃侃而谈一番,却是出人意料的条理分明令人信服。

“她这几日像是换了个性子。”

“的确,没见她闹什么幺蛾子。”

“可能是她看中了晏先生呢。”

几人窃窃私语,说到后面,都暧昧的笑起来。

少女听着议论,有些嗤之以鼻。

没错,她就是看中晏平澜了,她不但看中他了,还要让他心甘情愿的爱自己爱的死去活来。

这是她最大的秘密。

三天前,宋澜看了一本名叫《农门娇女》的小说,里面的女主唐晚穿越之后,凭借着天然的女主光环,先斗极品亲戚,再斗坏心县令,带领全家靠着做豆制品发家致富,成功吸引霸道冷王爷,又斗败了王爷的恶毒郡主表妹,成功帮男主当上皇帝,两人携手治理天下。

当时宋澜吐槽:

这表妹脑子瓦塔了,好好当郡主不好吗?

然后她就做了个梦。梦中有个冷冷的声音对她说:

“Youcanyouup。”

再睁眼之后,宋澜就成了书中的恶毒表妹——平阳郡主宋卿昭。

刚醒的宋卿昭:……行吧。

享受了一天众星捧月之后的宋卿昭:这什么神仙生活啊!我要一辈子当郡主!

然而系统不会放过她的。

系统要她攻略书中的男配。

《农门娇女》中的男配晏平澜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病娇男,幼时长得玉雪可爱,被拐子拐走,差点卖去当了娈童,设法杀掉拐子后逃回家,却被家人当做异类对待,渐渐黑化,走上了病娇的不归路,遇到女主之后被治愈,想方设法坑害男主,最终被万箭穿心而死。

对此宋卿昭只想哭。

书中,因她屡次对女主下手,小病娇拿她当枪使坑害男主,然后她就被男主送去当尼姑了。

在那之后小病娇还找了人勾引她,事发后她才彻底被家族抛弃,被小病娇关在家里,用各种酷刑折磨她,不得善终。

总而言之,要她去攻略小病娇,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攻略病娇之路很是艰辛。

因为路上有很多原主自己作出来的绊脚石。

窗边吊着眼睛使劲儿瞪她的,是御史台家的柳四小姐,原主曾把一整碗鱼汤泼在了她头上;旁边两三步外几乎要把手里的毛笔毛拔秃了的,是淮南候家的吕七小姐,原主与她薅着对方的头发在马场上打过一架;再瞧门边这位,哦豁,原是个清秀的公子哥儿,愣是给气的微微发抖,看来是给原主在诗会上骂的还没好利索呢……

宋卿昭颇为头疼的揉了揉脸颊。

晏平澜讲课十分有个人特色。他不是照本宣科,而是在讲解的同时穿插上一些自己的经历或见闻,还喜欢与学生讨论互动,使得课堂十分活跃有趣,不知不觉就是一个时辰。

“咱们今日就到这里。”

他慢条斯理的收起自己的书本走出教室,不顾身后女生窃窃的叹息不舍声,宋卿昭赶紧追了出去。

千层套路之一:独处,没机会制造机会也要独处。

“晏先生!”

晏平澜微笑着转过身来,看着因为小跑了几步而有些微微气喘的女人。

“平阳郡主还有什么问题?”

面前这幅人畜无害的脸,当真是人间殊色。若不是知道他这张皮下是个什么烂透了的芯儿,宋卿昭还真就能给他骗过去。

“先生见外,叫我卿昭就好。”

晏平澜便露出点为难的神情,宋卿昭被他这样瞧着,也觉得好像是有点太亲近,便又道:

“是我唐突了。”

“原是我拘着礼数,”晏平澜自然不肯将错归于他人,眼眸温润,微微笑着,“我为你师长,又长你几岁,便托大唤你一声平阳罢。”

皇上亲封的长公主独女平阳郡主,被人唤一声平阳算是很亲近了。

“是。”宋卿昭点了点头,拿葱白的手指指了指晏平澜的书,“平阳有几个问题要请教先生。”

两人便就某个地理问题来往讨论了一会儿,结束后宋卿昭道了谢,“多谢先生解惑,午时将近,平阳知道附近一家味道极好的餐馆,先生……”

还没说完,就被晏平澜笑着打断:“那不必了。”

别过之后,晏平澜眼中薄冰渐起。

哈,平阳郡主爱慕秦王众人皆知,不知今日这番刻意亲近是为何。利用他让秦王吃味?

他盯着那远去的窈窕身影,慢慢拉平了嘴角。

下午便不是晏平澜来授课,转而换了一位老学官。

这位老学官讲授的也不是《汉书》,而是更晦涩难懂的《大学》,偏偏他还十分肃穆,一个时辰下来宋卿昭困得上下眼皮直打架,是以她也没瞧见那几个人在她眼皮底下明目张胆的互相使眼色打手势,甚至互扔小纸条。

下课后,宋卿昭收拾了东西刚要起身,身着粉色对襟襦裙的少女就把她拦下了。

“咱们几个办了个不太成样子的诗会,不知平阳郡主可否赏脸?”

宋卿昭细细看了她一会儿,想起来这是马家二小姐马平茹。

说起这马家倒没什么紧要官职,可他家出了一位颇为受宠的贵妃,便是这马平茹的嫡亲姐姐马贵妃。

长公主一派中立,但明眼人都知道皇后所出的四皇子李勉是最受长公主喜爱的侄儿,而马贵妃所出的七皇子李慎就不太亲近长公主。是以宋卿昭每每进宫总去皇后宫中,时间一长就难免遇上进宫探望姐姐的马平茹。

原主可是实打实的天之骄女,圣上无公主,打小把皇长姐的独女当自己眼珠子疼,宫中上下会看颜色的多着,即便原主明里暗里没少给马平茹使绊子,马贵妃也只得忍着——谁敢给皇帝上眼药啊。

可她马平茹忍不了啊,在宫中姐姐硬拘着她不许她生事,出了宫这平阳郡主又鲜少与她们单独凑一堆儿,现今这么好的机会,马平茹憋了许久的火气马上熊熊的燃起来了。

“怎么,莫非郡主作诗见不得人的?”

马平茹上前一步,眉眼间都是挑衅。宋卿昭成天傲的跟只花孔雀似的,不信她不中这激将法!

“啊……”宋卿昭沉吟一会儿,笑意盈盈的瞧着眼前的少女,从容道:

“我于作诗一道,的确不太擅长。”

……

马平茹咬了咬嘴唇,一时不知道如何接话了。

看着几人神色各异,宋卿昭能感觉到系统好似在左右着她的意志,隐隐催促她赶快答应。

“罢了,我便随各位长长见识。”

刚要张口再激将的马平茹生生把话噎在了喉咙里。

几人走出课室。

“平茹,咱们当真要……”另一名蓝色衣裙的少女伏在马平茹耳边私语,神色犹豫不决,双手使劲绞着自己的帕子。

马平茹瞪她一眼,嫌弃道:“怎么?难道你忘了被鱼汤浇到头上的滋味了?我可还没忘,”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少女,“柳四,那日你满身的鱼腥味儿,怕是早就熏跑了卓三吧?”

蓝裙少女闻言眼圈儿马上就红了。

那日她母亲设宴,为的是叫她与卓家三少爷卓不群相看一番好最终下定,她是心仪卓三的,可那日她丢了大脸,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为此她还好是哭了几场。

见她又要哭,马平茹撇了撇嘴,“你哭什么,你该都报复到宋卿昭头上去。”

柳四小姐也不再多言,只是眼神中多了些狠厉。

众人行至学院极偏僻一处,只见满目荒凉,杂草丛生,连个帷帐书桌也无,哪里像是有诗会的样子。

宋卿昭便问了一句:“诸位这是……”

还未等她问完,一个大麻袋兜头盖脸的就把她罩起来,接着便是一阵得意的大笑。

她再傻也知道自己这是着了道,不禁暗骂系统,好好地让她来受这个罪!

她知道挣扎也无用,对方那么多人,况且她还是圣上亲封的的郡主,这些人不敢伤她姓名,顶多捉弄她一下,便也不再挣扎免得受些不必要的伤。

当他们将她一股脑儿的扔进一处深坑时,宋卿昭才忍不住痛呼一声。

玛德这些小兔崽子下手没个轻重啊这是。她感觉自己身下似乎是有一块硬石头,而胳膊好像就撞在上面。

宋卿昭试探着动了动胳膊,发现一动便是痛的冷汗直流。

可能是骨折了。

“郡主好好享受吧,我等恕不奉陪!”听着像是马平茹的声音,听起来得意忘形极了,恨得宋卿昭直咬牙。

等本郡主出去的!不活活剐了你算我没本事!

她用一只手挣扎着把麻袋掀开,看看了四周,就屈膝跪在地上小心的查看自己伤势。

这是一处废弃不用的枯井,不深,但靠她仅存的这一只胳膊显然是爬不出去的。胳膊暂时不知伤势如何,但八成是骨折了。

“有人吗?”

她的声音有些空荡荡的回音,慢慢飘出去。

喊了两声,她也不打算再喊了,疼痛让她脸色苍白,眼前还有些发晕。

半晌,井边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是踩在枯叶上的悉率声响,来人仿佛刻意放缓了脚步,但还是被宋卿昭捕捉到。

“有人吗?”她再次喊了一声,却无人应答。

宋卿昭心里咯噔一下,怕不是那群小崽子去而复返吧?

井上面的脚步声停住了,只有风刮过井口时微微的呼啸声。

宋卿昭屏着呼吸不出声,良久,她看到井边探出一个俯着身的影子,背着光,她看不很真切,也仅仅只是一瞬,那身影就消失在了井口。

微风挟裹着一丝暗香卷进枯井里,在一堆烂泥枯叶的腐败气息中尤为明显。

宋卿昭睁大了眼睛——这味道,她分明上午才在晏平澜身上闻过!

所以这人明知道是她,偏偏见死不救?

哈!宋卿昭简直要气笑了。她知道这个小病娇心理有点问题,可她又没得罪他!

她只得又靠着井壁坐下来,慢慢思考该怎么出去。

天色渐渐暗下来,天边传来了隐隐雷声轰鸣。

这可真是,祸不单行啊。

夏日的雨来的迅猛,雨滴噼里啪啦的砸下来,带着冰凉的腥气,没多久就把宋卿昭单薄的衣衫淋了个透。

电闪雷鸣中,在她就要支撑不住时,看见了井口的火光。

看见哥哥李勉的那一刻,她终于放心的合上了眼。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