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谢吟绾,季宸骁-第6章 这就怕了?

第6章 这就怕了?

总算是听到了想听的话,谢吟绾松开紧握的手,适时绽放一个娇羞的笑意。

季老爷子心情经历了大起大落,连连笑道:“好!”

不光是他,谢家夫妇和谢怜心,也齐齐松了一口气。

前来参宴的宾客顾及季家的权势,收起了看热闹的心思,连连道着恭喜。

谢吟绾站在他的轮椅侧面,下意识看向他,发现他的脸色比刚刚还要苍白。

担心他身体不适,她小声对季老爷子说:“叔叔,订婚宴可以继续了。”

在她的提醒下,季老爷子又是惭愧,又是为自己的小儿子高兴。看来自己为他找了个贴心的未婚妻。

就在他要宣布订婚宴继续时,季凌风穿过人群,走了过来。他穿着一身白色西装,风度翩翩,温和俊逸的面孔,极具欺骗性。

上一世,她最是喜欢这样的他,可惜一腔柔情错付。如今再见到,那满腔的恨意,让她恨不得直接将他伪君子的皮囊给撕开,让他的卑劣隐私,全部暴露于阳光之下。

按照这一世的时间线,季凌风已经接近她有一段时间了。他并没有表白,只是保持着暧昧的距离,处处照顾她,诱骗她落入他的陷阱中。

包括订婚宴之前,他们还见了一面。季凌风虽然没有直说让她逃婚,但始终在唆使她,要嫁给喜欢的男人,而不是为了家族妥协。

此刻,他先是喊了一声爷爷,又叫了一声四叔,之后才含情脉脉地看向谢吟绾。

季凌风乃是季老爷子的长孙,今年26,比季宸骁还大了一岁。季宸骁出事后,他便活跃起来,展现自己在经商上的手腕,一点点树立自己的威信。

可惜季宸骁根基深厚,他想完全替代他,怕是还有的磨。

当着众多宾客的面,季凌风终究不敢说出太露骨的话,只是不舍地问:“你真的考虑好了吗?”

谢吟绾淡淡地注视着他,上一世的记忆,像是幻灯片一样,从她的眼前闪过。

而今,季凌风这看似是关心,实际上却透着暧昧的话,稍有不慎,就能把她给推入深渊。

一个是跌落神坛的病秧子,一个是前途无量的长孙,加上谢吟绾,三个人同框,就足够让人浮想联翩了。

季凌风迟迟没出现,是先一步处理了毕韵的事,如今见阻止不了订婚宴,便想要给谢吟绾泼一盆脏水。

都要嫁给我四叔了,竟然还和我牵扯不清,外人不光会嘲笑季宸骁,还会觉得你这个女人水性杨花。

只可惜,谢吟绾此刻半点都没有和他纠缠下去的心思。重来一次,她有的是机会收拾季凌风。

对季凌风绽放了一个乖巧柔和的笑容,出众的容颜看得他不禁一愣,可随后出口的话,却让他无比尴尬。

只听谢吟绾问:“不好意思,您是哪位?”

大厅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又连忙止住。季宸骁本来就不待见季凌风,担心他会欺负谢吟绾,没想到在自己面前跟个小奶猫一样的未婚妻,对着外人竟然会亮出爪子。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季凌风的俊脸一阵白一阵红,令谢吟绾心生快意,表情却更加无辜:“有什么话,可以等订婚宴之后再说吗?”竟然还下了逐客令!

季老爷子给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季凌风没等再说话,就被拽走了。

之后,暂停了许久的订婚宴,总算是顺利进行。

考虑到季宸骁的身体,流程一切从简,两位新人只要在众人的祝福中交换戒指,就算礼成。

对戒季家早就准备好了,先由季宸骁为她戴上。她慢慢弯腰,伸出手,模样虔诚。

男人一手托着她的手心,另外一只手捏着戒指,缓慢却郑重地套在了她的中指上。

戒身上那么大个的一个钻石,璀璨耀眼,只可惜谢吟绾抽不出心思欣赏,因为她感觉到,季宸骁的手指在轻轻颤抖。

等他给自己戴好后,她马上拿出男戒,也戴在了他的中指上,不知情的外人还以为她迫不及待要嫁进季家,暗自嘲讽。

礼成后,她轻轻吐出一口气,抬眼便撞进了一双漆黑瞳孔中。

刚刚给他戴戒指的时候,男人难道就这么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吗?

想到这,她脸一红,又仓促退开了。

季宸骁把手叠在腿上,戴着戒指的手在上面。季老爷子走过来,示意谢吟绾扶着季宸骁去休息,宴会上的事,不需要她操心了。

她乐得不用和宾客寒暄,于是推着季宸骁,很快离开。

出了大厅,有极为宽敞的房车开了过来。谢吟绾心想,他这样一个心性高傲的男人,要是被人抱着上车下车,肯定会很尴尬吧?

正准备回避时,后门打开,一个健壮的保镖把季宸骁连人带轮椅,推到了车上。

她有些尴尬,犹豫片刻,在他的身边落座。看车子在庄园中七拐八拐,来到了最幽深僻静的别墅中。

下车,上楼。季宸骁不出声,谢吟绾就提着裙摆,踩着高跟鞋,亦步亦趋。

终于,两个人进入到二楼一间空旷的房间中,灰黑的装潢色调,透着简约和不近人情。

在房间的正中央,躺着被堵着嘴,五花大绑的毕韵。她是季老爷子的人送过来的,能出现在这,说明交给季宸骁处置。

毕韵没想到那个畏畏缩缩的谢吟绾竟然会告状到季老爷子和季四爷那里去,害怕得不住呜咽,涕泗横流。

她想为自己辩解,可惜季宸骁明显不想听她废话。他只是淡淡地问谢吟绾:“你想怎么处置她?”

这个……谢吟绾还真的没考虑过。

“您觉得怎样合适?”最终,她还是把问题抛给了季宸骁。

他伸手揉了揉眉心,语气自然得仿佛在谈论今日的天气。

伴着噼啪雷雨,他朝身后做了个手势:“她伤你哪条腿,我便断她哪条腿。”

毕韵先是一愣,随后疯了一样挣扎起来,呜呜个不停。

季宸骁话音落下,就有穿着黑衣的保镖走了过来,手上拎着个棒球棍,朝着毕韵的右腿,狠狠砸了下去!

她的喉咙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谢吟绾也跟着哆嗦了一下。

季宸骁注意到后,冷冷一笑:“这就怕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