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唐石谦,纪初安-第3章 他失控了

第3章 他失控了

唐石谦不懂,为什么纪初安会突然变成这样。

如果说曾经的纪初安是一个乖巧温顺的兔子,现在的她就是一个张扬带刺惹一下就会反击的虎。

他压下怒气,冷冷质问她:“纪初安,你到底在不满一些什么,你要婚礼,我给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不满的可多了!

敛眸忽略心中的难过,再抬头,女人眼底有的只有漫天的冷意。

“你以为我稀罕你那一场婚礼,你和唐婉柔的事情我不想忍了,你……我也不喜欢了,世界上那么多帅气脾气好的男人,我干嘛非要吊死在你者一棵树上。”

话落,男人瞬间眼眸又冷了几分。

“你要去找别的男人?”

嗤……

懒得再和他说一句多余的话,纪初安转身就要走。

刚转身,手腕被一只大手紧紧抓住。

长裙子可真是累赘。

纪初安走不快,被迫转头,对上男人凶狠的眼。

“你真当我不会对你用狠是不是?”唐石谦咬牙,一把将纪初安按到墙上,目光阴鸷。

纪初安被骇到,心里猛地一跳。

“你要做什么?”

唐石谦径直压了上来,附身在她耳边:“你不是说你要找别的男人吗,我倒要看看,你刻上了我的印记,还有谁要你!”

一字肩收腰婚纱,精致白皙的肩颈近在眼前。

唐石谦眼底沉了几分。

低头,狠狠咬上女人的肩膀,用了狠劲,顿时鲜血溢出,白皙的肩刻上了男人的齿印。

嘶……

纪初安痛的蹙起眉。

半晌,纪初安挣扎不开,也被激起了凶狠。

不能她一个人痛!

偏头,她狠狠咬伤了男人的脖颈,瞬间,血腥味溢出,让唐石谦更加疯狂。

狭小的后台走廊就像是两头凶兽的角斗场。

唐婉柔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两人零距离贴近,纪初安被唐石谦抵在墙上,难舍难分的场景。

还有时不时传来令人遐想的声音。

“啪嗒!”手包掉在地上,唐婉柔僵硬着身子说不出话:“你……你们……”

纪初安挑了挑眉梢,在唐石谦耳边吹气:“你心上人来了。”

唐石谦几乎是本能的推开了纪初安,眼中暴躁一闪而过,他刚才竟然失控了。

敛了神色,唐石谦迎向唐婉柔。

目光带着歉意:“怎么来了?”

“我心里难受。”唐婉柔眼泪朦胧,是哭着扑倒唐石谦怀里的:“你怎么能亲纪初安,你不是答应我不会碰她的吗,呜呜呜呜……”

光阴影中,掩住了女人一闪而过扭曲的面容。

唐石谦看不见。

纪初安看见了。

她漫不经心理平刚才弄乱的头发,勾唇——

“他不碰我碰谁?不是我说,你也是有男朋友的人,整天和你哥搂搂抱抱算怎么回事?难不成你男朋友满足不了你,你就来自己哥哥身上找安慰来了?可惜了,这件事他满足不了你呢。”

唐婉柔本就苍白的脸更白了。

衬托着柔柔弱弱的模样,感觉她下一秒就能厥过去。

纪初安可没打算放过她,轻笑用手指撩起头发,露出脖子上的痕迹:“看,我和唐石谦的亲热的见证,羡慕吗?”

“你……你,不知廉耻!”

唐婉柔是温柔的人,不能骂脏话,生生被纪初安气走了。

唐石谦狠狠瞪了唐婉柔一眼,追了出去。

可意外就发生在瞬间,就在他追到大门,推开门的瞬间,只听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响起。

砰!

唐婉柔在他视线里被撞出几米远,狠狠摔到地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