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唐石谦,纪初安-第2章 搅乱他的婚礼

第2章 搅乱他的婚礼

有些人,天生就有灵敏的商业嗅觉和天赋。

例如唐石谦,从十几岁接过唐家产业,从默默无闻到称霸云城的商业霸主,仅仅不过五年时间。

而这场婚礼,注定全城瞩目,云城权贵富豪来了大半。

相处这么多年,纪初安对唐石谦还是有一定了解,他是最最要面子的人。

想想还真让人期待呢。

全场落座,司仪上台致辞。

接着唐石谦和纪初安上台,她一袭白色大拖尾裙摆,上台不方便,男人冷冷看了一眼,冷漠转头。

只身一人先上了台。

纪初安也没生气,神情淡淡拎着裙摆自己上了台。

舞台正中,灯光耀眼。

“唐石谦先生,你愿意娶纪初安小姐为妻吗?无论贫穷还是富裕、疾病或健康、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都愿意爱她、安慰她、尊敬她、保护她。你愿意吗?”

“我愿意。”

男人毫无感情波动,回答的冷漠机械。

纪初安心密密麻麻泛起疼,随即被她一个深呼吸压下去。

可笑,当初她是瞎了眼还是聋了耳朵,竟然会认为他回答的深情,真是傻透了!

明明他从头至尾都是利用和厌恶。

“纪初安小姐,你愿意唐石谦先生做你的丈夫吗?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你都愿意爱他、安慰他、尊敬他,愿意吗?”

永恒不变的台词,可笑她上辈子都没听司仪说完就急急应了‘愿意’,成为众人笑料许久。

这一次,她回应的只有冷笑。

气氛逐渐尴尬,纪初安对上唐石谦不满的黑眸。

纪初安冲他笑了,笑的肆意不屑。

随后,她伸手拿过主持人手中的话筒。

“我不愿意!”

音质非常好的话筒完美收声,将她的声音送到所有宾客的耳中。

哄——

婚礼场面瞬间炸锅!

唐石谦瞬间脸色黑了个彻底,毫不怜惜扯过纪初安手腕,压低声音咬牙问:“你他妈有病说不愿意!纪初安,我警告你别在婚礼现场发疯!”

“疯?”纪初安冷笑,一字一句咬的轻慢:“我没有疯,我就是故意的,唐石谦,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娶我,你配吗?”

唐石谦果然被激怒了,死死凝着纪初安,目光嗜血,“你再敢说一遍试试?”

有什么不敢?

纪初安倏地靠近,迎着男人嗜血的目光,笑容里多了几分恨意:“我说你唐石谦,不、配、娶、我,我不愿意嫁给你。”

“找死!”

唐石谦手攥的咯吱咯吱响,如果凶狠的目光能化成实质,纪初安毫不怀疑他能把她撕成碎片。

然而此时,她笃定他只能忍。

他需要顾及面子忍,她不用。

那就别怪她把他丑恶的面子撕碎——当着众宾客的面!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当着所有宾客的面,动手吧。正好也让大家知道知道,你是怎么觊觎你妹妹的!”

哄——

婚礼现场在一次炸了锅,细细碎碎议论的声音彻底让唐石谦杀红了眼,他掐住纪初安脖子,一寸寸收紧,“你再敢说一句,我让你死!”

纪初安反而提高了声音——

“你以为我怕?唐石谦,我今天就要告诉所有人,你觊觎你那个收养的妹妹,罔顾人伦,违背德行。”

“你娶我就是挡箭牌,暗地里和你妹妹不清不楚,现在你还想杀我灭口!”

“唐石谦,你敢当着众宾客的面说一句,你不喜欢唐婉柔,你真正想娶的人不是她,你敢说吗?”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纪初安爽了!

这些话她上辈子死前没来得及说,之前更是帮唐石谦隐瞒多次。

现在想想,她真是蠢。

现在全都说出来,不知道有多爽!

唐石谦一张俊脸早已黑成炭,他恶狠狠盯着纪初安,被迫下了最后一道命令——

“婚礼结束,清场,速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