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世神凰顾长生-第2章 呆萌小肉包

第2章 呆萌小肉包

顾长生看到被小翠抱来的儿子时,只一眼,就被萌到了。

水汪汪圆嘟噜的大眼睛,漆黑的眸子带着一丝怯懦,圆圆的小脸,秀气的小眉毛微微皱起,躲在小翠身后的小身板略显消瘦,他就那样怯生生的望了顾长生一眼,复又躲回小翠身后。

就这一眼,活脱脱的一个天然呆萌小正太。

这么可爱到爆表的小正太,怎么就被当成妖孽祸害了呢?

古代人的思维,果然不是她这个后古人所能理解的。

顾长生扬起一抹和蔼的笑容,冲着小肉包子招了招手,温柔的出声:“过来,让娘亲看看。”

小肉包子听到她出声,不进反退,愈发往小翠身后躲的严实。

顾长生摸了把脸,什么情况?难道她长得很有狼外婆的潜质?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相亲她,这可怎么办?

“别怕,过来让娘亲看看。”顾长生对小孩子向来有耐心,何况这呆萌小肉包子还是她的儿子,亲生的!

小肉包子还是没反应,只露出了一片衣角。顾长生叹了口气,看来她这前身还真不是一个好母亲,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恶果怕是要由她来担着了。

她这个憋屈,她很喜欢孩子的好不好,她这个冤,找谁说理去?

小翠见此,连忙转身蹲下哄道,“小公子,娘子就是想看看你,你不要怕,娘子她不会不要你的。”

“骗人!”小肉包子退后了一步,呐呐的指控,顿时整个身子暴露在了顾长生的视线中。

顾长生单手托着下巴,皱眉,不对头,很不对头!

“小翠啊,这都夏初时分了,就算有几分倒春寒,你也不用把他捂那么严实吧?”顾长生指了指小肉包子的脖子,可不是,小肉包子的脖子被围了个严丝合缝,还里三层外三层的,事出反常必有妖,问题肯定出在这里!

“娘子,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小翠揽了小肉包子在身前,问的迟疑。

“你再问一万遍,不记得还是不记得。”顾长生回的爽快,一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儿子全副武装的脖子,到底是什么情况?

“娘子不会不要小公子?不会将他赶出去丢大街上?”小翠顿时化身护崽子的老母鸡,说罢这些还继续,“娘子,不是小公子的错,就算小公子好生生的,李府也会寻了这样那样的由头,来为难娘子,娘子不要再因此错待小公子了,小公子他很可怜的……”

“停!”顾长生抬手喝止了小翠的喋喋不休,再让她说下去,她就成了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了,小肉包子就更不会跟她相亲了,眉头拧的死紧,顾长生严肃的继续,“小翠,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我以前如何想法我现在也不知道,更是听的云里雾里,你家娘子我再不济,也不会连个儿子都养不起,以前的总总,如果我有做错,我道歉便是,现在,你把我儿子脖子上的累赘给我拆了,麻利的,也不怕悟出来痱子!”

小翠见她说的不像作假,她是个粗使丫头,虽是娘子的陪嫁,可寻常连娘子的面都见不到,对娘子也不甚了解,只是听说娘子甚为不喜小公子,可此时看来,倒像是并非如此,抑或是娘子忘却了前尘往事,才对小公子改观?

小翠当然不知道真正的原因,她迟疑了一下,还是上前将小公子脖子上的围巾给一点点的解开。

随着围巾一点一点的解开,小肉包子的小手已经握成了紧紧的小拳头,眼睛也警惕的看着顾长生,像是如果顾长生有一丝的嫌恶,他就落跑的样子。

围巾全部解开,小翠也挪开了身子,顾长生看见了自家儿子的脖颈上多出来的那块肉,顿时就惊呆了。

木然的上前,抬手摸了摸那肉瘤,小肉包子像是受惊般的缩了缩身子,顾长生向来坚强的心突的一疼。

这是一个肉质的纤维瘤,瘤体鸡蛋大小,与下巴的衔接点较小,随着儿子的动作一晃一晃的。

瘤体虽然不大,可相较于小肉包子才将四岁的脸蛋来说,确实有点怪异。

仔细的又左右检查了一遍,没有其他肌理性病变,只把小肉包子吓得缩了又缩,整个小身子都在颤抖,仿佛随时会落跑。

顾长生幽幽的叹了口气,看向小翠,“我就是因为这个不让他近身?他们也是因为这个,把他当做妖孽祸害?”

小翠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娘子好像没有嫌恶,还用手去碰那,娘子真是变了。

顾长生见她点头,心头的那口怒气再也掩不住,顿时就炸了,“老娘就没见过这样就能算妖孽的,那大千世界妖孽何其多!尼玛的没常识真可怕,我去他姥姥的妖孽祸害。”

小翠看着被娘子一脚踹飞的板凳,愣了……

小肉包子也惊恐的抬起头……

顾长生还在径自的骂骂咧咧的发泄自己的怒火,不过就是个纤维瘤而已,本就多发于幼儿期和老年期,竟然就让她可爱到爆的儿子成了妖孽祸害!

无知的古人,我该拿什么拯救你们?

小翠看着丝毫没有大家风度和气质的娘子,一张一合的嘴里彪出的朗朗骂声,竟有一种错觉,她家娘子被土匪附体了吧?

不得不说,小翠真相了。

顾长生作为根正苗红的红三代,生来就是高官门第,可惜不巧的是顾老他是个粗人,据说祖上是土匪出身,顾长生更是隔代遗传的相当好,闯祸打架,上房揭瓦的事儿她真没少干过,可是祸害了不少人,更别说后来又入了部队,那就更是嚣张无匹纨绔无敌了,还真没几个人能治得了她,唯一能治得了她的吧,还是个顶顶护短宠她的,这就更没地儿说理去了。

“娘子,你怎么能自称老娘……”小翠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呐呐的抗议。

“我怎么不能自称老娘了,我是孩他娘,我愿意说自己老,碍着谁了?”

小翠:“……”

顾长生将经典国骂温习了个遍,犹不解气的哼了一声,才收了一身暴躁的气息,上前两步把儿子抱在怀里,这次小肉包子没有拒绝。

回到床边坐好,给儿子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顾长生温柔的问:“儿子,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我没有名字。”过了一会儿,小肉包子才开口,声音软软糯糯的,听的顾长生心都酥了。

“没有名字?”顾长生重复了一边,立时又要暴走,可是儿子就在怀里,她只能忍住,气狠狠的对着小翠道:“这得被忽视成什么样,都将四岁了,连个名字都没有,小翠,你家娘子我骂累了,你替我问候一遍李府的家谱!”

小翠囧囧的看向义愤填膺的自家娘子,为难的低下了头,这个,她还真骂不出来……

“你不是我娘亲,我娘亲不会抱我,也不会摸这个……”小肉包子突然出声,小小的双手还托了托那肉瘤子,像是怕人看不见。

顾长生一愣,孩子果然是最敏感的!

“儿子,不管你相不相信,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这事儿毋庸置疑。”顾长生万分确定这幅身子确实生产过孩子,“我知道我以前不是个好娘亲,可是我会改。”

小肉包子皱了皱眉,小小的脑袋低下,绕着手指,没有说话。

顾长生抬手揉了揉他脑袋上的两个小发包,温柔的开口:“儿子,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这几年可定受过不少苦,是娘亲对不起你。”

小肉包子几不可见的摇了摇头,低着小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长生叹了口气,指了指他脖子上的肉瘤,继续,“儿子,你脖子上的这个东西,娘亲可以给你除去。”

小肉包子疑惑的抬头,看向她。

小翠更是激动的上前了两步,一把抓住顾长生的衣袖,一脸的急切和不敢置信,“娘子说的,当真?”

“自然,不光是他,就连你的瘸腿,我也可以治好。”顾长生淡定的点了点头,她是谁?她是顾长生,师承严氏,尽得衣钵,中医大成的顾长生!更何况她西医也成就斐然,这点子小手术,怎么会难得到她!

小翠听她这么说,激动的跪在床边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顾长生也不管她,转向小肉包子,脸上难得的有了一丝严肃,“儿子,不论如何我都会治好你,让你像普通的孩子一样,再不被嘲笑讥讽不被厌恶抛弃,现在有一个问题需要你思考。”

见怀里的小肉包子疑惑的看向她,顾长继续,“儿子,娘亲已经被休弃,你是要跟着我,还是要回李府?”

“跟着我,怕是会有段苦日子要过,不过很快就会改善,回了李府,或许你能丫鬟仆妇成群,过上贵公子的日子。”

这些说完,顾长生是有一点儿紧张的,便连忙加了句:“不过李府的人也不是什么好鸟,你还是好好想想吧。”

小翠:“……”

娘子这样说话,真的好吗?

不管小翠如何想,小肉包子倒是真的低头蹙眉想的认真。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久到顾长生心里都开始打鼓,尼玛好不容易有点福利,天赐正太,不会还没抱热,就没了吧!

“你不会不要我?”又过了一会,小肉包子才诺诺的问出声。

顿时让顾长生看到了希望,忙不迭的狠狠点了点头。

“那我跟着娘亲,我喜欢现在的娘亲,会抱我,也会跟我说话……”

顾长生乐了,心中一块大石落地,低头狠狠的亲了儿子两口,扬声道:“好!从今而后,你就名唤顾泽,取恩泽、仁慈之意。是我顾长生的儿子!哈哈……”

顾长生笑的不羁,一如她的人。

接下来几日,顾长生帮小翠重新正了脚腕骨,又去药铺买了药材制成膏药,伤筋动骨一百天,如今只能慢慢将养。

闲来无事,顾长生一边和儿子培养母子情,一边为生计发愁,好在还有一些随身的首饰,换了银钱,勉强也可过日。

这天,顾长生正陪儿子练身子,突然就想到一事。

“不对,我们还得去一趟李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