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段茵,段词书-第5章 咬耳垂

第5章 咬耳垂

段茵脑子紊乱不堪,却又转的飞快。

司明封看着她的小眼珠子不停的转来转去,笑道,“醒了。”

段茵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勉强点头。

司明封看着她呆呆的模样,笑了笑轻刮了下她的鼻头,翻身下床。

司明封一笑,那张本就俊俏的脸愈发显得明亮动人。

段茵何时见过他这副模样,一时更呆了。

不过这平时冰冰冷冷的一个人,笑起来还真是好看啊。

段茵坐起身,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烫,又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有些快……

忽然,她发现了不对劲,自己的外套呢?

仔细一摸,还好,她绑着束胸,司明封应该没有看出来。

这时司明封已经穿戴整齐,他见段茵还坐着,一把将她拉了起来。

“带你去个地方。”

“欸……可是我的外套……”还没穿呐。

司明封拉着他下楼,一路快步走到花园之中。

张副官刚摆好烟花,看着两人手牵着手过来,又忍不住捂住了额头。

他挥了挥手将让院子里的人都退下。

段茵这才发觉两人的不妥,轻轻将手从司明封的手里挣脱出来。

司明封也不在意,说道,“今日,我让你错过了灯会,总归要补你一个。”

段茵看了一眼腕表,她这一觉竟然睡的如此之久。

司明封随手拿起一只点燃的孔明灯交给段茵。

段茵毕竟是女儿家,对这种东西自然是喜爱到不行。

司明封见她终于不再那么拘谨,会心一笑。

当初张副官给他准备时,他还鄙夷了好一阵,着实没想到段词书一个男子竟然还真喜欢这女儿家的玩意儿。

段茵认认真真在孔明灯上写下“家人平安,万事顺遂”,又笑着将笔递给司明封。

司明封挑眉,他向来不信这种东西,不过,这次却是例外。

他还是第一次次这么虔诚地许下心愿,也真的期望可以实现。

段茵站在他对面,两人中间隔了一个悬在半空的孔明灯。

段茵笑问,“少帅许了什么愿望?”

说着就要探头看过来。

司明封突然双手一松,孔明灯借着风力扶摇直上。

段茵哎了一声还没看清楚,就见孔明灯飞到了她触摸不到的高度。

隐隐绰绰她好像看到了“……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段茵思忖间,司明封突然一步上前,整个抵在她的面前,低头,亲了下来。

段茵一双杏眼瞪的老大,突如其来的吻让她彻底傻眼了,两手欲推开他,却先一步被禁锢住。

耳边传来近似于闷雷似的声音,接着五彩缤纷的烟花骤然在半空中炸开,忽明忽暗的映照在两人身上。

段茵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扑嗵扑嗵,宛如此刻夜空的烟花热烈而又奔放。

直到察觉出段茵笨拙的不会换气,司明封才缓缓退离,固在她腰上的大手却丝毫不肯脱离。

他微微有些诧异,段词书的腰肢尽然如此纤细柔软,这手感,让他不觉有些燥热。

段茵红着一张脸,硬着头皮说道,“少帅,您……若是想……大可让姨太太来伺候您。”

少帅今年已二十有四,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虽未有正式的妻子,却是有两房姨太太的,而且据说有一位颇得少帅青睐。

司明封闻言,眼底闪过一丝不悦,固在她腰上的手一用力,又将她拉近几分,淡淡道:“我就想让你伺候。”

他的话和动作明明是如此轻浮,可看他那张过分俊美的脸,一切又好像端的那样正经。

段茵浑身僵硬,咬着唇,最终还是小心提醒道:“可,下官……是男子,恐有不妥。”

段茵的话句句扎在司明封的心上。

他难道不知她段词书是男子吗?

可他还是看上了她!

这让他如何是好!

他也挣扎过,试着摆脱过,可他越是挣扎,心里越是清楚自己是真真正正的爱上了一个叫作段词书的男人。

司明封心里恼火,蓦地张嘴便咬上了她的耳垂。

“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