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秦江政,季润秋-第6章 神秘礼物

第6章 神秘礼物

容云皓的脸色不是一般二般的难看,若非有那英俊的五官支撑着,简直堪比男版冤鬼一般的可怖。

他是对宿轻梨这个娇刁蛮任性,花瓶一样的女人没有半分兴趣,但他容忍不了宿轻梨对他这扫地出门的态度!

更何况,他有着二级灵者的橙色灵法,还是土梵国未来的储君!而眼下的宿轻梨又是个什么东西?

宿轻梨虽是伤势严重,但一双眼睛还是明亮的,看出容云皓摆出了死人脸,她没有再开口的意思,反而堂而皇之的闭上了眼睛。

容云皓袖子下的双手紧握成拳,气得简直要冒烟,这死女人竟是连看都懒得看他了?!

屋子外春暖花开,屋子里的气氛却寒冷的好似可以凝结成冰。

季润秋于尴尬之中轻声开口,“还请太子殿下谅解,尘儿定是被这身上的伤口疼的烦了心,才口不择言的。”

按道理来说,季润秋的身份不适合这个时候开口,只是想着宿轻梨对容云皓一往情深,她如何能不为自己的宝贝孙女劝和?

况且,看门的小厮说,重伤的宿轻梨是被一位陌生男人送回来的,当初宿轻梨出事,只有容云皓帮忙出城寻找,若非是他救了尘儿派人送回还能有谁?

容云皓看着那躺在床榻上对自己冷漠无视的宿轻梨碍眼的难受,压下转身就走的冲动,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只又黑又小的猕猴。

在看见那猕猴时,他原本冷着眼竟是多了一抹柔情,“天香宗嫡传弟子昨日来宫中做客,得知轻梨因没有灵法而寻死腻活,便是将自己亲自喂养长大的灵兽让本殿下带来送给轻梨当灵宠。”

抛开这九州大陆上的各个国家不谈,还有许多的门派势力在这片土地上平分秋色,而这天香宗便是其中一个。

天香宗,乃是附近几国之间唯一以医术著名的门派。

在这丹药匮乏的低等国度,天香宗如同稀世珍宝一般被土梵国君王供奉于掌心之中,每年不惜大量金银财宝的献给天香宗宗主,求的也不过就是几颗祛病延年的普通丹药。

在这里,灵兽分为低等幻兽系,中等玄兽系和高等珍兽系。

每一系的玄兽又由低到高分为七个等级,一级(赤焰),二级(橙焰),三级(黄焰),四级(绿焰),五级(青焰)六级(蓝焰),七级(紫焰)。

而眼下不管这猕猴是用什么丹药喂养的,它都只是个普通的一级低等赤焰幻兽,再看这猕猴身形瘦小,毛色暗淡,如此萎靡不振的样貌……

不但低级更是个次等货!

别说是季润秋脸上的笑意淡了下去,就连一直沉默不语的宿震脸色也阴沉了下去。

先不说那天香宗的弟子明知宿轻梨的伤口却还往上撒盐,就单看这低级的残次货灵兽,就可见天香宗这弟子是有多看不起将军府。

最主要的是,容云皓能亲自将这次等灵宠送来,可见皇上也是知晓并同意这件事的。

其实,宿震打很早之前就看出了容云皓对宿轻梨的冷漠,只是他想着还有自己和季润秋以及这将军府给宿轻梨撑腰,就算容云皓再不情愿也是要同意这联姻的。

可眼下事情似乎变得并没有那么简单了。

想着自己孙女那骄傲的性子,宿震担忧的朝着床榻上看去,却一下子愣住了!

以往一定会嚎啕大哭,寻死腻活的宿轻梨,眼下竟还气定神闲地连粗喘一下都没有,就跟睡着了没二般!

宿轻梨只是觉得天香宗这名字听着有些耳熟,可眼下她困意来袭倒也懒得去想,转了个身面冲墙,懒懒地道,“我困了。”

容云皓看着竟敢直接用屁股对着自己的宿轻梨,一张俊脸就跟闻了个屁似的扭曲颤抖着。

一个连灵法都没有的废物,能得灵兽是她的荣幸,她竟拒绝的如此彻底,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不知好歹!

“将军,夫人。”一名丫鬟匆匆走了进来,跪在所有的面前,“刚刚有人登门送礼,特意叮嘱让小姐亲收。”

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是一愣,瞧着丫鬟手里举着的那物件,虽看不见里面是何物,可单单看那装着物件的袋子,便足以让人震惊!

那,那是足以买下土梵国整两条街道的冰甲夔牛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