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西沉最后一丝霞光照在望泽谷的营地里江吟之-第1章 要她死不瞑目!

第1章 要她死不瞑目!

日暮西沉,最后一丝霞光照在云鼎山的营地里。

刀光剑影中,遍地尸体都覆上了如血般鲜艳的光泽。

重霄军伤亡惨重!

此番剿匪,情报明明说只有两千人。

他们大军已与山寨交战,可竟还有上千余人偷袭进了他们驻扎的营地里!

主帐内一片狼藉,江吟之双目发红的躺在毛毯上,受尽折磨的鲜艳红痕异常刺目。

听着外面的厮杀声惨叫声,她充满恨意的眼眸里似要滴出血来。

她不能死!

重霄军里有内奸!

她要逃出去,救哥哥!

她缓缓将手伸进了一片凌乱衣物里,摸到了那把锋利的匕首。

男人起身穿上衣服,果断的离开了营帐。

她听见那男人喊道:“下一个谁啊!”

她双目发红的紧攥着手指,指甲狠狠的嵌入掌心,浑身紧绷,扯过衣物,藏起了那把匕首。

当营帐内有人进来时,她浑身都止不住颤抖了起来,恨意快要将她吞噬。

然而走进来的那人,却让她脸色大变。

女人穿戴整齐,在这一片厮杀的战场中似乎穿梭自如,衣裙不沾半点鲜血,从容的笑着。

“未曾想,有朝一日也能看见姐姐被人欺辱的模样。”江云初温柔的笑着,那带着笑意的眼神扫过江吟之的身体,眼底尽是得意。

那一瞬,江吟之犹如置身冰窖,浑身冰寒彻骨,“是你?!”

江云初轻声一笑,“我可没那本事,你万万想不到,要杀你的人是谁。”

“哦,不止是你,是你们江家!”

江吟之眼神凌厉的看着她,看着这个庶妹,她竟早将自己撇在江家之外了!

“你身上也流着江家的血!”

江云初闻言,不禁感到可笑,“从你们把我嫁给一个阉人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再是江家的女儿了!”

“姐姐,你如今经历的,不及我当初遭遇的十之一二!”

“你有什么资格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江云初眼神逐渐变得狠辣,她笑着走到江吟之面前来坐下,唇边笑意更甚,“我知道你甘愿受辱是想活着去救你哥哥,但是我告诉你,来不及了。”

江吟之瞳孔紧缩。

见江云初得意的拍了拍手掌,一男人端着一个大木盒走来,那木盒边缘一滴一滴渗出的鲜血,让江吟之感到恐惧。

木盒打开那一刻——

如有一道闷雷在她脑中炸裂,手指狠狠的蜷了起来,浑身紧绷的强忍着身体的颤抖。

一颗鲜血淋漓的头颅。

是最疼爱她的哥哥!

一股腥甜猛地涌上喉咙,她猛地吐了一大口血,眼泪汹涌而出。

看着这一幕,江云初心中格外的痛快。

“你们江家,彻底没了!而你,也会死!”

“被欺辱至死!”

江云初笑着,那单纯温婉的笑容下,是如蛇蝎般恶毒的心。

“是谁!到底是谁!你就让我死个明白!”江吟之整颗心都在颤抖,怒意和痛苦快要让她失去理智。

江云初却笑的温柔:“我不会告诉你仇人是谁,我要让你死不瞑目!让你做鬼,也不知道该找谁报仇!”

她恶狠狠的说:“这是你们江家欠我的!是你欠我的!”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