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第5章 怪她逃婚把爹气死

第5章 怪她逃婚把爹气死

“吟之,爹......不…不能再护着你了......”

话音落,那攥得发白的手无力的垂下了。

那一瞬,她的世界崩塌了!

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她已哭不出任何声音。

从此以后,她再也没有为她撑腰,把她宠在手心的爹爹了......

寂静的小院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江吟之立刻稳住心绪,擦去了眼泪。

握住爹还温热的手,吸了吸鼻子,眼神变得冷冽而坚定,“爹,我会好好活着,给你报仇,所有害我们江家的人,我要他们付出千万倍代价!”

还未见来人,便听见二娘柳氏怒骂的声音:

“好你个江吟之!今日整个京城都知道你出嫁,你竟然又跑回来了!你是要丢尽国公府的颜面啊!”

砰的一声,踹开了门。

随柳氏而来的,还有那柳若扶风的伪善白莲——江云初!

一见她,江吟之手指便攥的发白,克制着心中那熊熊恨意。

她双眼已红肿,并未被江云初察觉她此刻异常情绪。

江云初打量了她一眼,又淡淡的瞥了一眼床上已然咽气的江鸿,故作惊讶道:“姐姐,你擅自回府,竟把爹给气死了!”

只一句,便将这国公爷的死,倒打一耙栽赃给了她。

柳氏这才回过神来,扑到江鸿身上大哭起来,指着江吟之斥责道:“你个没良心的,明知道你爹身体不好,你竟逃婚回来把你爹气死!你这个不孝女!你怎么不替国公爷去死!”

江吟之平静的神色下,是无穷尽的恨意与怒意。

“你们明知我爹的病情,却拖着不请大夫,到底是谁害死了我爹?”

柳氏被她这凌厉的眼神瞪得心头发慌,眼神闪躲,不敢与她对视。

一旁的江云初却是面不改色,还有些病态的咳嗽了两声,声音虚弱的说:“姐姐,你不要再强词夺理了,你大婚之日回府,气死了父亲,大家都可以作证。”

“姐姐若不想去牢狱走一遭,就随送亲队伍,回沈家吧!”

“过两日,我们操办爹的后事,自会请姐姐回来的。”

江吟之平静下内心,收起眸中锋芒,冷声道:“我不会再去沈家!”

“姐姐,是因为今日沈家稍微为难了一下姐姐才不回去的吗?姐姐,想必小侯爷也只是为难你一下,现在回去,今后生活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多好。”

若不是知道江云初也一直喜欢沈玉嵘,她还真信了江云初的鬼话。

“父亲丧事在前,我怎么能想着儿女情长,倒是赐婚妹妹和苍渊的圣旨不是下来了吗?现在还有空愁我的婚事?”她冷冷看向江云初。

果然,提起此事,江云初就变了脸色。

皇帝赐婚她和苍渊。

薛岐义子。

薛岐乃当朝手握重权的宦官,他的义子,自然也是宦官。

嫁苍渊,是江云初噩梦的开始,也是江云初恨她入骨的起因。

可此刻的江云初不知,半年后苍渊毒杀薛岐,取代薛岐坐上了那权倾朝野的督主位置。

苍渊手段狠辣,或便是云鼎山剿匪幕后策划之人。

但若不是,要查清前世哥哥被害,父亲重病离世的隐情,苍渊那万人之上的权势也正是她需要的。

所以,她做了一个决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