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威慑世界大佬的雇佣兵女王一朝重生变成四岁萌宝孟慧茹,丁香-第5章 请君入瓮

第5章 请君入瓮

莫卿卿心中松了一口气,起身敛首行礼说道:“还要多谢侯爷的庇护。小女明日下午出发回京!”

“小姐请回吧!本侯明白!”宁远侯会心一笑。

孟慧茹得了宁远侯这句话,也不多说,慢慢往外退去。

到了门口,她突然顿住,咬了咬下唇,忍不住又加了一句:“侯爷,三日之后的晚上,您务必要小心!”

宁远侯一愣,点点头,谢道:“多谢小姐关心!本侯会留意的!”

孟慧茹言尽于此,再多的话说出来只怕就要被当成妖孽了。

宁远侯手里拿着那叠银票,无奈的摇头:“这小丫头倒是个精明的!”

“爹,这话从何说起?她刚才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怎么知道咱们三日之后要偷袭,该不会是来试探的奸细,我还是去跟着看看……”一个英伟高大的年轻人从后面走了出来,嘟囔着就要跟出去。

他眉眼之间和宁远侯有六分相似,只是整个人英气勃发,与宁远侯的老练深沉全然不同。

宁远侯瞪了年轻人一眼:“你总是如此的急躁!凡事三思而行!三思而行!你看看你,还不如一个小丫头稳重深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父亲大人,我知道了。”年轻人有些抑郁,心里恨恨的想,这个该死的丫头也没说什么,居然又引得父亲对他一顿臭骂。

“有了这五万两,也算是可以暂时解决粮草的危机!如今朝中只怕是转了风向,否则为何粮草迟迟不到?这不是长久之计!我只怕是有人要……”宁远侯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儿子,暗自叹了一声,“你三日之后亲自带着我的奏折上京,直接面见圣上!”

孟慧茹不知道自己去给人家送银子,最后却惹来别人一阵的咒骂。

她下了马车刚刚回到房里,卢妈妈就神情慌张的迎上前,说道:“小姐,你去了哪里?”

“怎么了?我不过是嫌气闷,出去转转罢了。妈妈怎地如此大惊小怪?”孟慧茹把手里的帷帽递给一旁的丁香。

“小姐,表舅老爷来了!说什么也不肯让你提前出发!方才还发了老大一通火气,说是你不把他这个长辈放在眼里。”卢妈妈到底是个下人,面对表舅老爷的时候还是底气不足。

孟慧茹心里阵阵冷笑。

这个卑鄙小人居然真的上门质问了!

真是可笑!

韩世杰不过是一介流民,却因为是她的母亲韩氏的八竿子打不着边儿的亲戚,远远投奔而来。韩氏因着独立门户,也想要找个男人帮着操持一些外务,便将他留了下来。

往常,他当着韩氏的面都是恨不得以奴仆的身份自居,而今韩氏刚刚死了,这个韩世杰倒来自己这里摆长辈的架子了?

“慧茹!你怎么可以如此自作主张?”

孟慧茹尚且没有换好衣裳,那韩世杰居然大喇喇的自己掀了帘子走了进来!

这是真的不把自己当外人!

孟慧茹向中年男子看去。

再世为人,她方才能从这张看似斯文和善的脸上,看到那隐藏很深的贪婪和狠毒!

这个韩世杰,前世就是他,勾结盗匪,在她回京前夜将她洗劫一空而后逃之夭夭!

若不是娘亲在隐秘处为她藏下的珠宝没有被发现,只怕孟慧茹能不能回京城都成问题了!

他根本就是一个虚伪的卑鄙小人!

孟慧茹直直的盯着韩世杰,面无表情的说道:“表舅,就是明日下午出发!”

“什么?明日启程?慧茹,咱们不是早就订好了日子吗?为何突然提前?”韩世杰眼神中流露出不安和疑惑。

“表舅,我说明日下午启程!就这么定了!”孟慧茹施施然坐定,又强调了一次。

韩世杰正要反驳,却突然对上她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不知为什么,他就莫名的打了个寒战,那方才还要脱口而出的嘲讽,就这么梗在了喉中。

他甩了甩袖子,眼珠滴溜溜乱转,正想着要如何搬出孟慧茹死了的母亲来压制于她,却又听见她说道:“卢妈妈,你领着芸香先去查看咱们到底有多少下人,给我弄出个总数来。,我和表舅有话要说。”卢妈妈不知道孟慧茹的打算,可是却已然发觉她的小姐这几天的变化实在太大。她愣了一愣,方才说道:“是!”便领着芸香下去了。

韩世杰隐隐觉得今日的孟慧茹和往日有些不同,可是又说不上问题出在哪里。

他有些局促的坐在那里,等着孟慧茹发话。

出乎意料的,孟慧茹却是一笑,温声说道:“表舅,这些年,我们母女独自在这并州城中,却也是多亏了你照拂了。说到底,你也是我们的自家人,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呢?”

“慧茹啊,不是表舅倚老卖老。这举家入京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你怎么可以如此轻易的做决定?这里里外外这么多人,哪能是说走就走呢?”

“表舅,我也知道你是一片好心。但是我实在是归心似箭,哎,你容我再想想吧。”说完,她叹了一口气,又交代丁香:“我实在是累了,一会子卢妈妈来了,你让她再去盘一盘库房。”说完取出钥匙交给了丁香。

看着那串普通的钥匙,韩世杰眼前顿时一亮。他脸上的贪婪之色,简直是无法掩饰。

“慧茹,好端端的,你盘什么库房?”

孟慧茹对他的神情视而不见,说道:“表舅,我想着明天把所有的家人都集中起来,如果想要求去的就一人给二百两银子,也不枉他们服侍我母亲一场。你看如何?”

一人二百两?

韩世杰这脸色顿时就变得无比的难看。

这并州的孟氏祖宅本来并不大,可是韩氏母女住进来之后却花了大手笔修葺,如今已经是个雕龙画栋的五进大宅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