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威慑世界大佬的雇佣兵女王一朝重生变成四岁萌宝孟慧茹,丁香-第4章 一份大礼

第4章 一份大礼

现在想起来,她却是觉得这个丁香委实有些不凡。

孟慧茹虽然心中如是想,可是却也笃定不会再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

所以,她给丁香一个小小的考验。

“丁香,我交给你办的事情,可是已经办妥了?”

孟慧茹由着丁香用帕子帮自己擦脸,轻声细语的问道。

丁香的手微微一顿,却是低眉顺眼的回答:“小姐,已经都办妥了。”

孟慧茹满意的点了点头:“东西先都收在你那里,此事切不可告知其他人。……”她顿了顿,“连卢妈妈也不可以说。”

丁香一愣,她有些奇怪,怎地小姐如此信任自己?

孟慧茹自己解了那小披风,站起身,说道:“去,给我找件款式保守、颜色淡雅的衣裳,今日,你陪着小姐我出府借东风!”

马蹄声笃笃,不过是两刻钟的功夫,便停在了一处朱门绿墙的府邸之前。

孟慧茹戴了帷帽,扶着丁香的手下了马车,她微微抬头,就看见了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宁远侯府……”

丁香有些不明白,眼看着就要离开并州,前往京城,为什么小姐不在府里反而要来到这“宁远侯府……”呢?

如今大梁国内乃是太平盛世,唯有这西北边陲之地偶有战事发生。而并州则是大梁的屏障之一——三十里外那座出名的界碑就是大梁和匈奴数百年前划定的边界!

而这宁远侯正是朝廷派来镇守西北的一员大将!

他手下有三万精兵,就驻扎在并州城内外。

虽然,听说近来有小股的匈奴人来并州城滋扰,可是都是没有入了城门就被宁远侯的军队直接击退。

孟慧茹在这样的时刻来到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呢?

丁香的疑问随多,可还是藏在心里,并没有直接问出口。

孟慧茹见她眼中颇多疑惑,可是却是依旧沉默乖巧,心中不免更加的中意。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刚刚走到朱红色的大门前,那守门的两个兵士就各自站直身体,手中的双枪一隔,“锵……”的一声,将孟慧茹直接拦住。

“侯府重地,闲人莫入!”

一个兵士大声喝道!

他的眼中自然是只有规矩军法,没有怜香惜玉。

孟慧茹淡淡站定,轻声说道:“臣女户部左侍郎孟长廷长女,求见宁远侯!”

那兵士见这娇滴滴的姑娘见了寒光凛凛的兵刃毫无惧意,已然有些吃惊,此刻又见她施施然说出自己的身份——居然是户部尚书大人的女儿!

那兵士心中思忖片刻,到底还是觉得不该自专,于是便软了声气说道:“既然如此,小姐稍后,标下即刻去请示!”

“还请您将此物转交侯爷!”孟慧茹示意,丁香就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小的布包交给了那兵士。

那兵士目不斜视,接过布包,就快步从侧门入府。

孟慧茹心里叹服,难怪前世里人人都称颂安远侯治下甚严,军纪严明——这兵士虽然不过是个小小的守卫却是说话办事不卑不亢,又懂理不野蛮。

不过是一刻钟,那兵士便匆匆而出,拱手说道:“侯爷有令,请小姐入内!”

孟慧茹微微一笑,领着丁香便施施然走进府内。

宁远侯方致远看着眼前的东西,手指却是不停的在桌上“笃笃……”的敲着。

他早就听说那位孟府的嫡妻家底颇丰,那座老宅府邸虽然老旧,门户也是守得很严,可是那吃穿用度可是整个并州城的头一份!

方致远眯了眯精光四射的眼睛,心里有些拿不准,这到底是孟长庭那个老狐狸的手笔,还是这位小姐自己的主意呢?

“启禀侯爷,孟小姐求见!”

兵士的声音让宁致远的思绪收敛,他扬声说道:“请!”

门帘一动,一个高挑清瘦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宁远侯的面前。

孟慧茹也不矫情,见了宁远侯直接就大大方方的取下了帷帽,任由宁远侯打量。

她这洒脱大方的态度,倒是让宁远侯更加的赞赏。

只见她身量不高不矮,体态轻盈,却是带着寻常女子没有的大气洒脱。容貌颇为艳丽,很显然并不符合时下的审美——如今的高门贵女都是时兴柔若无骨、风摆杨柳的病态柔弱。

“孟小姐,请坐!”

孟慧茹坐定,也不开口,反而等着宁远侯先张口。

“孟小姐这是何意啊?本侯无功不受禄,而且也不缺银子!”宁远侯将面前的东西慢慢推开。

那是整整五万两银票的!

这么一份大礼?

她到底想要什么?

“侯爷!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您缺不缺银子,您心里最清楚!小女不过是一介女流之辈,您大可不必如此忌惮!”

孟慧茹嘴角露出一抹有些了然的笑容。

宁远侯心里一惊。

孟慧茹的话不假,因为匈奴滋扰日盛,而不知是何原因朝廷又是已然三个月不曾发放粮饷了,他虽然已经上书数次,却是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眼见着仓中的粮草已经越来越少,他当然是心焦不已。

所以,他此刻是真的缺银子!

五万两银子,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却是正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可是这样的军机大事,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姑娘,又是如何知晓的?

宁远侯的眼中露出一抹煞气。

孟慧茹却是似乎不惧怕,只是直直的看着安远侯说道:“侯爷切莫以为小女是存了什么不良的心思!小女不日就将启程返京,我孤身一人,本就惴惴,却又要携带如此大量的财帛,自然是会引得歹人觊觎。如此一来,倒不如捐献给侯爷,也算是为并州城中的百姓略尽绵薄之力!”

“小姐大义,本侯明白小姐的苦心了!既然如此,本侯就代城中的百姓感谢小姐!”宁远侯收回那摞银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