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凤紫玉,凤道远-第3章 药堂出事

第3章 药堂出事

凤紫玉一下子就毛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是我放的?”

男子瞥了她一眼:“两只眼睛都看见了,要我重复一下当时的场景吗?”

“……”凤紫玉顿时一塞,瞪了回去,“还是赶紧看看你的腿能不能治吧!”

凤紫玉是能治,可是什么工具都没有。

那大夫闻言,连忙放下药箱,对着锦衣男子的腿仔仔细细地摸了一遍:“公子,您这腿骨是断了呀。”

侍卫一心护住,拽着大夫的领子:“要是治不好我主子……”

话没说完,就被锦衣男子喝住了:“墨清!”

墨清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了手。

那大夫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断骨老朽能接,可这伤拖了太久,都要烂到筋肉,这剔骨剜肉的痛,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要是体质弱一些,可是要活活痛死的啊,老朽这趟出来得急,也没带麻沸散,这可如何是好。”

凤紫玉双手拢着在边上看着,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不打算瞎掺和,左手指间却突然触及到一片温热的地方。

还没回过神来,眼前竟出现一座熟悉的建筑——竟然是她在现代的药房!

这药房是父亲送她的成年礼物,往日繁忙的地方如今却是空空荡荡,可里面的陈设却是一点都没变。

一楼大厅摆着一些常用的药,后面的冷库还在运作,各色抗生素和特药摆了一柜子,除此之外,还有轮椅,康复仪器等医疗器械。

凤紫玉心下微动,刚想去二楼看看,就听见“叮——”得一声,耳边一阵凉意,一缕头发落在了地上。

凤紫玉愕然回过头,看到那侍卫把剑架在了自己脖子上,顿时转向锦衣男子怒道:“有你这么恩将仇报的吗?”

墨清看都没看她一眼,急道:“主子,这人不能留!”

“不过是个孩子。”锦衣男子淡淡地说,黝黑的瞳孔落在墨清的身上,带了几分警告,“墨清,你越矩了。”

墨清身体一震,连忙跪在地上,“属下知错。”

凤紫玉很生气!

刚刚要不是锦衣男子用石子击落了墨清的剑,她刚重生捡回的一条小命就又没了。

她转向那瑟瑟发抖瑟瑟发抖的大夫,“老先生,你也看见了,要是不好好治这位大爷,恐怕你都没命走出这座山。”

凤紫玉顿了顿,又添了一句,“哦,说不定治好了,你这条老命也留不下来。”

“只要你不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这颗脑袋还是会好好地在你脖子上。”锦衣男子语气平淡,可话语之中的威胁却让人不可忽视。

“好,公子您忍着点。”大夫战战兢兢地拿出一把小刀,刚要上手,就被凤紫玉给拦住了。

“你这样他可真的要被活生生痛死了。”说着,她伸手,做出一副掏袋子的动作,拿出了一瓶军用麻醉喷雾,朝着锦衣男子受伤的地方喷了下去。

白色水雾状的东西覆盖在锦衣男子的腿上,墨清大惊失色,捡起地上的剑就架在凤紫玉的脖子上:“你给主子用了什么东西!”

“诶,你小心点,刀剑无眼。要是杀了我,你主子这条命可就保不住了。”凤紫玉用两只手指夹着剑,生怕墨清一个不小心就失了手。

“墨清!”锦衣男子叫住墨清,然后看向凤紫玉,语气温和了些,“你给我用了什么?”

凤紫玉趁着墨清松了手,躲闪开来,一脸不高兴地说:“真是好心没好报,这是之前一个波斯商人给我麻醉剂,说是能止痛,你看看你的腿是不是没知觉了?”

锦衣男子正是觉得腿上的疼痛消失了,才喊住墨清,听凤紫玉这么说,忍不住看了一眼凤紫玉手上的喷雾。

他确定,正是凤紫玉手上这东西发挥了奇效。

“喜欢?要是还有剩下我就送给你。”凤紫玉倒是大方,那一批麻醉喷雾效果奇好,她囤了好几箱,却没想到没来得及卖出去,就穿越到了这里。

锦衣男子知道这是好东西,就点了点头。

“可以开始了吗?”大夫在边上问。

得到肯定的答复,他才开始剜男子膝盖上的腐肉。

那场景实在是惨不忍睹,墨清的脸色都白了,凤紫玉和锦衣男子却是面不改色。

一个是相信麻醉喷雾的药效,另一个则是完全感受不到痛苦。

“等下老夫就为公子正骨。”说完,他摸索着男子断骨的位置,就听“啪啦”两声,原本形状怪异的腿总算是恢复了正常。

墨清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墨清,你送先生出山。”

锦衣男子命令,墨清虽然不放心,可是也不敢违逆主子的话,带着大夫离开了。

他看着墨清离开,又转过头搜寻凤紫玉的身影,原本应该在边上的小人儿却不见了。

锦衣男子眸底瞬间闪过一抹危险,静坐了会,却看见凤紫玉抱着几根粗壮的树枝过来。

“我还以为你跑了。”男子出口,淡淡的看不出情绪。

凤紫玉朝天翻了个白眼,她好歹是个医生,既然救了总要救到底,不然一开始她就会袖手旁观了。

她把树枝往男子身边一放,就开始扯他的衣服。

“朗朗乾坤,你是要强抢民男?”男子有些惊讶,却淡然自若,并未阻止凤紫玉的动作。

“就算我有心,也无力啊。”凤紫玉耸了耸肩,就她这小胳膊小腿的,虽然眼前男人天姿国色,她也下不了手。

说话间,她已经把男子的外袍撕成了条状,然后把木头绑到了男子受伤的腿上:“那老大夫正骨倒是可以,但是不绑好,照样得长歪。”

凤紫玉絮絮叨叨,没注意到男子看她的目光已经有些变了。

“不过十来岁的小姑娘,怎么懂得这么多?”

凤紫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孤儿寡母,要是没点本事傍身,早就化成一堆白骨了。”

锦衣男子没说话。

的确,若不是这小姑娘机灵,早就被那两个人给卖到花楼了。

“好了!”凤紫玉的话打断了男子的思绪,她拍了拍绑扎结实的树枝,说道,“现在也没条件,等你出去了,就让人用平滑的板子给你绑,恢复得快一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