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水而眠王随,许眠-第5章 我想结婚

第5章 我想结婚

PART5

人生在世,活着最大,一日三餐,吃肉最好。

——《眠眠细语》

作为全市闻名的相亲圣地,秋湖公园拥有一条龙的相亲服务,硬件设施也过硬,餐厅、咖啡厅、甜品店一应俱全。殷同尘选了一家没什么人的西餐厅,点了三杯冰饮和一瓶巴黎水。

许眠习惯性地啃着左手拇指,目光偷偷瞄向对面。

今天的晏初水穿了一身黑,衬得他皮肤更白,气息更冷,较之昨天也更加严肃。昨晚他直接走人,她还以为他不会再来找自己了。

可他现在又来了,为什么呢?

何染染用手肘顶了顶她,挤眉弄眼了一番,大约是在问她怎么回事。

其实与晏初水重逢,许眠心里是高兴的,只是他昨晚一直训话,弄得她话都不敢多说。现下再见到他,小姑娘心里不免冒出一点小心思,有些期待地问:“初水哥哥,你怎么又来找我了?”

晏初水拧开巴黎水的瓶子,又放了下来,身体前倾,向她靠近了一尺,说:“还有事没说完。”

“什么事?”许眠的双眼亮闪闪的。

“你画个山水背景就八十?”

许眠裂开了。

连带一旁的殷同尘也被这句话呛到,捂着嘴咳嗽起来。

“咳咳……不好意思……咳咳……”

哪里是他不好意思!

现在是许眠很不好意思!

刚冒头的小心思一下子就破灭了,取而代之的是某种翻涌的小情绪,她握紧杯子,直直地望着晏初水,郑重声明:“我今年二十二岁了。”

“我知道。”晏初水居高临下地看她,还顺便提醒道,“但是大学却没毕业。”

“……”

许眠突然觉得很委屈。

他们隔了十二年没见,可是从昨晚到今天,他连一句“你长大了”都没说,更别提那些温暖的、感人的重逢画面了,只有单方面的嫌弃。

其实穷成这样,她也不想的啊!

就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人要……破产?

不仅如此,许眠还觉得难堪,尤其是殷同尘和何染染在场,一个不熟,一个很熟,简直是双杀。

“那是我自己的事。”像是在赌气似的,她端起那杯冻柠茶一饮而尽,冻得打了个激灵。

晏初水眉头微挑,有点意外,倒不是意外许眠有了小脾气,而是意外她竟然胃口这么大。

穷还能吃的话,可谓雪上加霜啊。

他摇了摇头,深感忧心。

这个表情除了鄙视,还是鄙视,许眠心头的小火苗窜得更高了。然而,她的小脾气并没能维持三秒,因为身旁的何染染腾地站起身来,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把她打了个踉跄。

“许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你既然叫晏总哥哥,那你的事,不就是晏总的事吗?”何染染说罢,笑眯眯地看向晏初水。

即便还没搞清他们的关系,但何染染深知晏初水在圈内的地位。所谓画家与拍卖行,不就是千里马寻伯乐吗?

眼下这么大一尊伯乐坐在她们面前,许眠这匹小马驹竟然想做小倔驴?她何染染第一个不答应!要不是手边缺材料,她能直接把许眠的四个小蹄子都给捆了!

只可惜,何染染不仅不了解他们的关系,也不了解晏初水的性情。他鄙视许眠,绝不是出于旧相识,或是什么哥哥的身份,他是发自内心的无差别鄙视。

“你——”

“何染染。”生怕晏初水不记得自己,何染染又自我介绍了一遍。

“画个人物就值三百?”

“……”

晏初水爱字画,理论上也应该爱屋及乌,但他对人有一种骨子里的距离感,所以对于书画家,他欣赏才华可以,爱屋及乌却很难。

特别是让他恨铁不成钢的,只是鄙视已经很包容了。

“晏总,你知道的,在国画圈里,画花鸟好卖又吃香,画山水不好卖但是有格调,我们画人物的最惨,又不好卖又没格调!想卖点画吧,就只能画佛像,一百零八罗汉我都画了两轮了!”好在何染染看得开,反正晏初水鄙不鄙视她,她都在鄙视链末端,“幸亏这里有相亲角,大爷大妈喜欢国粹,我才有机会练手画画,否则模特都请不起。”

较之许眠,她觉得还挺满足的。

“你也没毕业?”晏初水皱眉,话是对着何染染说的,目光却落在许眠身上。

她要饭还要出同伴了?

不过许眠仍在委屈中,鼓着脸没说话。晏初水想起她小时候也这样,一不高兴就变成河豚。

他无意识地笑了一下。

面对这个问题,何染染一下子就自信了,“我当然毕业啦,要是没毕业,我能卖三百吗?八十那是许眠的价格!”

许眠:???

话题再次回到了她身上,八十块,差不多算是根耻辱柱了。

她嘀咕了一句:“八十块钱够吃三天的饭了。”

“那你知不知道,画家的润格过低,会影响以后的前途?”晏初水收敛了眼中的鄙夷,很认真地与她谈起这个话题。

许眠当然知道。

又或者说,谁不知道呢?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

“其实也不只八十,染染不小心画坏的画,我还可以拿回去改画别的,她用的纸比我的纸好……”

“画坏的画?改什么?”殷同尘困惑了。

何染染“咦”了一声,仿佛在看两个外行。

“这规矩你们都不懂?”

“什么规矩?”晏初水嗤笑一声,书画行业里还有他不知道的规矩?

何染染大笑,“美女不成画张飞,张飞不成画石头嘛!”

殷同尘石化了。

晏初水倒是认真回想了一下,那幅《松下观瀑》的用纸确实和许眠屋里的宣纸不一样。

“那《松下观瀑》……”

“那个啊!”何染染又骄傲了,“那是我的《貂蝉望月》!”

“……”

晏初水再次望向许眠,后者睁着一双澄净的大眼睛,天真懵懂又无知。

试问谁能想到?

这样一个二十岁出头的花季少女,白白净净,瘦瘦弱弱,长得也算清秀漂亮,而她除了要饭,竟然还捡破烂!

***

殷同尘深知此行的目的意义重大,未免话题继续崩塌,他揪住旁边的何染染向外走,“你和我一起出去。”

何染染死死抠住桌边摇头拒绝,哪个画家见到晏初水还会走人啊,傻子吗?

“出去和你谈合作!”不给她赖住的机会,殷同尘直接把她的十根手指头一一抠下来,离开前,他俯身凑近晏初水,再次叮嘱,“想想《暮春行旅图》……”

晏初水微微眯眼,对面的许眠正在咀嚼杯子里剩下的冰块,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因为使劲而挤成一团,皱巴巴的。

也行吧,捡破烂好歹环保。

他深吸一口气,调整情绪与之交谈,“不管怎么说,你外公都是我的书法老师,我又比你年长几岁……”

听出他语气放软,许眠也不闹别扭了,低着脑袋点了点,表示她有在听。

“所以,我也算是你的……”

许眠抬头。

晏初水把话说完。

“……长辈。”

许眠再次鼓起腮,反问:“那按辈分,我得叫你叔叔?”

晏初水摸了一下鼻尖,表示认同,“其实也是应该的。”

“叔叔!”她故意叫得很大声。

“嗯!”晏初水点头,他觉得自己从善如流了。

“???”

她又想喝冰水了!

晏初水素来火眼金睛,当即把手里那瓶巴黎水递了过去。

许眠接过来,咕嘟咕嘟喝了半瓶。

晏初水忍不住拧起眉头,提醒她:“这次是特例,以后不要喝已经开封的饮料。”

一句很突兀的话,一下子浇灭了许眠所有的情绪,她放下瓶子,定定地看向他。眼前的晏初水和以前一模一样,冷漠的距离感、不染尘埃的气质,以及无意间透露出的敏感。

她咬了咬下唇,问他:“初水哥哥,你现在还是谁都不相信吗?”

晏初水的眼瞳动了一下,并没有回答她。

许眠扁扁嘴,自己回答自己,“是你给我,我才会喝的。”

还算懂事,没有太叛逆。

晏初水感到一丝宽慰,索性开门见山与她说正题,“你看你现在这样,无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终究不是长远之计。你既然画画,而且画得也不错,我可以把你签到我的拍卖行,以后你每个月固定画一些作品,拍卖行会给你宣传推广,然后再……”

这一次,是许眠打断了他的话。

“初水哥哥,我不想签约。”

晏初水是真的怔住了,且不谈墨韵在书画圈的声望地位,单是签约这一条,对她这样穷困的画家来说,已经等同于衣食无忧的保障了。

“签约是有保底的,每个月最少会以市场价收你十张作品,当然,你要是画不到那么多也无妨,这只是一个收稿下限。”以为她是太过潦倒所以不懂行,他难得耐心地解释了一句。

可许眠还是摇了摇头。

“我知道拍卖行一般是没有签约形式的,只有书画工作室才会签约小画家,你不用给我破例的。”

晏初水靠向椅背,呵,还挺懂。

“那你的学费呢,还打算继续休学?”

“我已经攒了不少啦。”未免底气不足,她特意提高了语调,“上次卖给画贩子好几张画,还有周末在这里画画,等到九月就可以交学费了。”

好吧,眼下的问题是解决了,那以后呢?

他两手交叠,沉下目光,“你一个画家,青春大好的年纪,不想出人头地,你想干嘛?”

不知这句话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许眠竟然瞬间红了脸,像是羞于回答似的,她将半张脸都埋进了臂弯。

“你还有什么丢人的事我不知道?”他说。

许眠想了想,有点道理。

于是她仰起头,琥珀色的眼瞳闪出憧憬的光芒,和无数芳华少女一样,脸颊绯红,满心期待——

“我想结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