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偷看他一眼红袖唐袖,宋珹-第4章 给他点刺激

第4章 给他点刺激

唐袖一杯奶茶喝到四高放学,看着有学生走出来,她赶紧拉住商曜的手,同时嘴上说个不停:“宋珹放学了,宋珹放学了。”

商曜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手,手指不受控制地颤了颤。

他将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目光淡淡地看着学校里出来的学生,“唐袖,尾随他回家可是犯法的。”

唐袖哼笑,“我不影响别人,又没有不法目的,违个屁法。”

说完,她从书包里掏出镜子,开始对着商曜画口红。

“看看,艳吗?”唐袖涂完,嘟起嘴巴问。

商曜敷衍哼哼,说的实话:“好像刚喝过血。”

“啊!”唐袖掏出纸巾开始抿嘴,擦了几下,又问:“现在呢?好看吗?”

好看吗?

商曜点头,好看的,她一直都是好看的。

“诶诶诶,”唐袖突然背过身,拉着商曜就往后退,声音变低:“宋珹来了。”

商曜望着校门口,果然见到一个衣冠如玉、矜贵清冷的男生走了出来。此时,他的身边跟了一个女生。

长长的头发系着马尾,皮肤白皙,乌黑的杏眼,唇角两侧有一对浅浅的梨涡,但却不显得俏皮,反而散发着温柔的气质。

唐袖自然也看到了那个女生,看样子,宋城和她关系不错。

“单恋都变插足了。还跟不跟?”商曜拍了她一下,她才收回心思。

她转头,抿了一把自己的断眉,笑得破有深意:“能插得进去也是本事。况且,还不一定是女朋友呢。”

商曜勾唇不屑:“你真乐观。”

“走走走,跟上跟上。”唐袖不和他废话了,拽着他胳膊就要跟上宋珹。

尽管商曜再不乐意奉陪,但奈何唐袖拽得紧,他一时半会也逃不掉。

走了得有十分钟,路上商曜一直没说话,都是唐袖在自说自话。

“喂,他们怎么还不分开?会不会住在一起啊?”唐袖越走心里越没底,看宋珹和那女生背影,他俩应该关系匪浅,不然不会靠得那么近。

商曜微眯起眼,拉住唐袖躲到角落,手指抵着自己的唇。唐袖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后者突然笑着对她挑了挑眉,示意她小心偷看。

唐袖手扒着墙,动作幅度极小地探出一只眼睛,随后她瞬间转回头来。

商曜得逞一笑,低声说道:“你的人间绝色被人亲了。”

唐袖背靠着墙,凝固的呼吸窒在胸口,闷得她心里发慌。

缓了缓,她又昂起下颌,以一副满不在乎的语气:“碰个脸就叫亲了?”

“不然呢?”商曜手指摩挲着嘴唇,目光玩味地睇着她。

唐袖蹙着眉给他下定义:“碰到嘴巴才算。”

商曜只是笑笑,不想和她的强词夺理抬杠。他知道,唐袖的自尊心受挫了,少女的心受到了创伤。

他对着宋珹的方向努了努嘴,示意她,“再去看看,看看他们是难舍难分呢,还是各回各家了。”

唐袖哼了一声,弓着身子,手指再次趴上墙,一点一点挪出眼睛。

这次不一样,眼前的视角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她下意识抬起头,正对上宋珹面无表情的脸。

“啊!”她惊叫出声,转身直接扑进商曜的怀里,逃避现实的羞耻。

商曜什么风浪没见过,他抬手直接抚住唐袖的头,把她揽在怀里。

他知道唐袖不是容易害羞的人,她现在这么矫情,只因为面对的人是宋珹。

她心头的小欢喜。

宋珹睨着窝在别人怀里的唐袖,嗓音微凉:“你想看什么?”

唐袖没说话。

商曜手臂揽上她的肩,对着宋珹笑得有些邪肆:“你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亲妹子,怎么,我们躲着亲热,还要被你说?”

唐袖侧过头,正好撞上宋珹薄凉的目光,她的嘴唇蠕动,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

宋珹先打破沉默,他提了一下书包,声线平平:“我没亲任何人。当然,你们做什么都与我无关。”

话音一落,宋珹转身离开。

唐袖瞬间从商曜怀里退出来,同时一拳打在他胸口,眼底愤意了然:“你占我便宜啊,谁在和你亲热!你这么说,宋珹会怎么想我!”

“傻不傻啊。”商曜倚着墙点了根烟,吸了一口,随着淡淡的烟雾,他的声音幽幽:“男人,都是需要给情感刺激的。相信我,但凡对你有一点意思,他今晚都睡不好。”

“会吗?”唐袖可不懂男人。

闻言,商曜一口烟吐在她脸上,眯眼轻笑:“那得看他怎么想。”

唐袖轻轻叹了一声,从他嘴里抢过烟,放到自己嘴里。

半颗烟很快抽完,这席间她一直没说话。最后捻灭烟头,唐袖撞了撞他的肩,“不管他了,走,咱俩去吃饭。”

商曜啧了下舌,说着风凉话:“情场失意的袖袖终于想起我没吃饭了。”

下一秒,唐袖直接一记肘击,商曜闷哼出声。同时手捂着肋骨,蹙起眉,语气却不含责怪:“走吧,去吃饭吧。”

见他不再对她冷嘲热讽,唐袖才收起满身的刺,乖乖去陪他吃饭。

追宋珹这件事得从长计议,一时冲动毫无用处。

……

晚上九点,商曜把唐袖送回家。

“走了,明天我就是你隔壁班的班草了。”商曜站在路灯下,高大的身影非常给人安全感。

唐袖唇边挂着浅笑,“回去路上注意安全,别被猛女吃了豆腐。”

“哼,”商曜轻笑,转身对她摆了摆手,语调因距离拉远而悠长:“早点休息,别做春梦。”

唐袖远远地呸了一口,转身快步上楼。

……

陈京梅女士的职业是护士,所以经常上晚班。唐袖回到卧室,洗了脸刷了牙,鬼使神差地坐到了学习桌旁。

拿出那本数学书,先是翻开第一页,上面苍劲的两个大字非常乍眼。

宋珹。

她抬起手指,轻缓地摸着纸上的名字,口中呢喃一遍,唇角掀起一抹笑意。

哼。

学数学有什么难的。

唐袖翻开目录,从上往下开始检查,她就不信她全都不会。

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深,学习桌旁的女生长发散落肩头,不施粉黛的面容姣好而清纯。

凌晨一点,陈京梅推门回来。

一进门,就发现唐袖房间还有光亮,她瞬间一阵火大。天都快亮了,这孩子还在熬夜玩手机。

她推开唐袖的房门,微张的嘴还没说出早已习以为常的教训,就被女孩趴伏在桌子上的场景惊到。

她手里攥着笔,胳膊下压着几张写满各种数学符号的演算纸,看样子,是学着学着才睡着的。

陈京梅心里突然感到很欣慰,她原以为唐袖答应复读,只是为了混下高中毕业证。

没想到,她也在为了学习苦下功夫。

“袖袖,袖袖。”她推了推唐袖的肩膀。

唐袖瞬间惊醒,慌乱之下站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她才看清眼前的人。

“妈,你回来了。”她下意识打了个哈欠,嗓音有点哑。

陈京梅帮她勾了勾头发,罕见地笑脸:“嗯,去床上睡吧。”

唐袖太困了,也不想和她多说,只是点点头,“你也早点休息。”

陈京梅给她关上门,唐袖躺在床上,意识昏昏沉沉之际,梦里多了一个人。

板寸、挺鼻、薄唇,瘦削的脸型。

很帅,还有一双桃花眼。

梦里似乎是开心了,唐袖的唇角一直高挂不下,颧骨升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