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谢于归,顾延-第6章 斯文败类

第6章 斯文败类

谢于归想着记忆中两人相处时的点点滴滴,忍不住眉心直跳。

原主心思单纯,对顾谦只有感激没别的心思的,或许有的话,也是在顾家无处可依被人冷漠欺辱之后有人示好后的依赖。

可是这个顾谦平日里的言行举止却绝对越了界。

他是故意的。

“大嫂。”

顾谦只觉得谢于归今日有些不同,望着他时也有些审视。

他不由心中失笑,只觉得自己想的太多。

谢于归心思单纯,是那种一眼就能看的到底的性子,哪会有那么复杂的眼神。

想起昨天晚上听到的消息,他故意倾身靠近了些,开口时候声音带着撩人的微哑,整个人就像是靠在她耳边似的,连呼吸都带着暧昧的气息。

“大嫂这么瞧着我,可是不认识我了?”

顾谦本就好看,笑起来时眼角微微上挑,眸光里饱含春色,分外撩人。

真骚!

谢于归心中啧了一声,后退半步避开了他故意撩拨的暧昧,直接道:“你头上有屎。”

顾谦笑容一僵。

谢于归满是嫌弃的朝着他头顶看了眼后,这才像是发现自己看错了,有些惊讶说道:“呀,原来是我看错了,你头上的是雪。”

“我就说二弟这般光风霁月的人,怎么会顶着坨屎招摇过市。”

顾谦脸上的笑险些维持不住。

谢于归拍了拍胸口:“吓了我一跳,我还当是你招了什么脏东西回来,好在是我看错了。”

“不过二弟不是在西山营地吗,怎么这会儿回来了?”

顾谦深吸口气,被谢于归说的仿佛鼻间都带了屎味儿。

他连忙甩开脑子里莫名其妙的想法,整理好心态之后才说起正事,

“我是为着阿月的事情回来的。”

“大嫂,昨天夜里的事情我已经听传信的人说了,我母亲她……我也不知道她怎会这般糊涂,竟是被安家表弟哀求了几句,就纵着他闹出这般糊涂事来。”

“好在大嫂识破了他,要不然阿月若真出了什么事,我都不知道将来该怎么跟大哥交代。”

顾谦声音带着歉疚,状似难堪,

“我母亲向来耳根子软,又想着帮扶安家,哪晓得会惹出这祸事来。”

“她也是被安家表弟所骗,又见他拿着阿月的东西信了他与阿月有私情,谁想到他从头到尾都骗了母亲,还险些害了阿月。”

谢于归听着顾谦这话,差点替他鼓掌。

旁人遇到这种陷害府中侄女的事情,大多撑死了不肯承认,可顾谦和他爹倒好。

一个昨夜见着事情兜不住,就表态会“严惩”安氏,连夜就让人去了祠堂禁足。

说是惩罚,可实则知晓内情的早就被封了口不敢吭声。

外头的人不知道昨夜之事,只以为安氏是一片慈心替自家失踪的大侄儿祈福才自请去的祠堂,传扬出去不仅无过还能博回一片美名。

而眼前的这一个更是干脆。

先承认了亲娘的过错,再一脸歉疚的将险些毁了堂妹的算计变成了他娘耳根子软被人蒙骗,轻描淡写的就把所有事情栽在了安家人脑袋上。

要不是场合不对,谢于归都想替这父子两疯狂鼓掌。

谢于归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原来是安向银骗了二婶?”

她像是生气瞪大了眼,愤愤说道,

“安家的人怎么能这么无耻!”

“二婶之前一直拿着侯府的东西贴补他们,就连安家大爷犯了事后,也是你来求着我让我爹容情才替他保住了官职,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忘恩负义。”

顾谦隐隐觉得不对:“也不是,此事跟舅舅没关系……”

“怎么能没关系,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安向银敢这般胡来,谁知道是不是安家人纵容?”

谢于归气声道,

“安家明知道安向银为人,还将他送进侯府让他骗了二婶,摆明了是不安好心。”

“二弟你放心,我待会儿就回府去告诉我爹,让他好好查查安家的事情。”

“他们连自家亲戚都这么迫害,对着旁人指不定还多过分,他们敢这么欺负阿月,欺骗二婶,我一定会让我爹替她们讨回公道!”

“大嫂…”

“你不用多说。”

谢于归拦着刚想开口的顾谦,“我知道你护短,也最是疼惜府中弟妹。”

“你放心,哪怕为着你多日照顾,我也定要让安家给你一个交代!”

谢于归说完之后,领着阿来转身就走。

顾谦满脸懵逼的看着谢于归拎着裙摆钻进马车里面,叫着那丫环一抽鞭子就驾车离开,一句“大嫂我不是这意思”险险的卡在了嗓子眼上。

这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谢于归性子软,遇事也大多都忍着。

他故意示弱,想要将昨夜的事情放在安向银脑袋上,就是为了让安氏从中脱身。

谢于归见他心中难过不是应该大度的表示谅解,觉得安氏无辜,再顺理成章的安慰他几句让他别放在心上?

她怎么就走了?!

顾谦满脸茫然的看着身旁人:“她刚才那话什么意思?”

顾左张张嘴:“世子夫人说,她要去找谢二爷重查舅老爷的事情,还说要让安家给公子一个交代。”

“……”

顾谦脸上顿时泛青。

交代个屁啊!

他那舅舅的事情他最清楚不过,上次放印子钱的事情要不是他使计说动谢于归回府相求。

谢二爷看在亲家的面子上未曾深究,而他舅舅又提前将窟窿补上,堵了外间人的嘴,安家早就被查了个底朝天。

他只是想要谢于归不再追究昨夜的事情,也别将安氏陷害顾临月的事情传扬出去,顺道再示弱卖好让谢于归同情一二,所以才故意提起这事。

哪想到不知道碰到谢于归哪根筋,居然叫她惦记上了安家。

顾谦突然有种搬着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

“这个榆木疙瘩!”

顾谦心头骂了一句,只觉得谢于归一根筋,他连忙上前就想翻身上马去追谢于归。

只是等他出了街头时,那马车早就没了影,留给他了就满地的车轱辘印。

“二公子。”

顾左有些惶惶,总觉得事情要坏。

顾谦抓着缰绳紧了紧牙:“还愣着干什么?!”

“赶紧让人去谢家守着,见着大嫂就将人拦下来,就说这点事情不好麻烦她父亲。”

“那二公子……”

“我先回去见父亲!”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