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谢于归,顾延-第5章 他怎么不上天?

第5章 他怎么不上天?

谢于归想起之前原主被翡玉糊弄着疏远阿来的事情,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原主单纯,没见过太多勾心斗角。

顾家一窝子坏到根里去的,哪是小姑娘能斗的过的。

阿来傻乎乎的见不惯自家小姐被欺负,可她出手不知轻重也没人教导,每次护短之后多以伤人为完结,而谢于归的处境也因此更加艰难。

几次下来,再加上翡玉从旁巧舌,原主自然也就疏远了阿来。

可她看得出来,整个顾家之中只有阿来对她是真心。

谢于归招招手让阿来到了跟前后,摸了摸她潮湿的头发,

“没有不理阿来,只是那时候有些事情想不开。”

“至于顾临月,以前忍着她是因为我是她嫂嫂,闹的太过咱们在顾家难以立足,可现在我不打算当她嫂子留在顾家了,往后自然就不必再忍她。”

阿来微睁大了眼:“小姐要走?”

谢于归嗯了声:“都说顾延死了,我嫁进来后连圆房都没有就当了寡妇,总不能替他守寡。”

“可是。”阿来疑惑,“没找到尸体,小姐说还活着。”

“活着就活着呗。”

这话是以前谢于归拿来安慰自己的。

谢于归神情淡淡,“他活着自然最好,寡妇名声不好听,等他回来之后写封和离书给我,大家好聚好散。”

至于顾延会不会答应和离,谢于归半点都不担心。

先不说他一双弟妹干的混账事情,随便拿一件出去都能让人戳断脊梁骨。

就算是顾延自己,他也对谢于归理亏。

谢于归十五岁就与顾延定亲,顾家老太太没等她过门就突然病故。

顾延守孝一年,一年之后本该迎娶谢于归过门,可顾延又以伤心老太太逝去为名,坚持和显安侯一起再守了两年热孝。

谢家虽然有所不满,可又不能指责顾延孝顺。

三年之后,谢于归十八。

顾延赶上了朝廷调整军中之事,顾延被调往北漠边境拼杀,谢家又只能将婚期再拖了一年。

谢于归样貌好,性子温顺,家世顶尖。

本是有女百家求,可最后却硬生生的熬到了十九才等到了婚期。

大婚之日,谢于归满怀欣喜嫁进侯府,可谁曾想顾延却早就心有所属,洞房之夜借着大醉撇下她一个人,让她对着红彤彤的龙凤花烛坐了一夜。

顾延和她没有圆房,谢于归羞于启齿不敢对外人说。

顾延那个混账玩意儿便更是理所当然,只假作与她亲近,夜里却宿在书房。

大婚之后半个月,北漠鞑靼来袭。

朝中本已有大将领命出征,可顾延却自请领兵,这一走就没再回来。

顾延出征之前见过他一双弟妹,见过显安侯,见过心头痣白月光,却唯独连半句话都未曾留给新婚妻子谢于归……

谢于归想起顾延新婚之夜满身酒气的说着他的不得已,说着他的委屈不甘和对娇妻冷漠相待,还有传闻中他心仪的那位,简直嗤之以鼻。

谢于归的祖父是当朝太傅,她父亲是大理寺少卿。

谢家满门清贵乃是京中望族,谢于归身为嫡女根本就不愁嫁。

顾延要是真的心有所属不愿意履行婚约,大可说一声就是,以她对谢家那老头儿的了解,他绝不会强求着这桩婚事,干出为着自家名声就卖女求荣的事来。

可顾延既舍不得谢家的助力,又撇不下心头朱砂。

婚期拖了四年耽误了谢于归不说,将人娶回来之后,还一脸委屈勉强。

他怎么不上天?

谢于归不是原主,也不是那种受了委屈还要忍着的性子。

她可没兴趣为着那么个混账玩意儿守在这侯府之中。

更何况……

谢于归想起顾临月之前脱口而出的那些话。

这顾家世子爷到底是不是失踪还说不准呢。

要真像是她想的那样,顾延的失踪从头到尾都是一场算计,那原主的这条命和之前的委屈顾家兄妹三人谁都逃不过。

别说和离书,就算要了他们的命那也是他们活该!

阿来有些听不太懂谢于归的话,不过她知道小姐是不喜欢世子了,而且小姐和以前不一样了。

“小姐笑了。”阿来说道。

谢于归摸摸脸:“好看吗?”

阿来点头:“好看。”

她脑子不好,可也知道顾家的人不喜欢小姐,她也不喜欢顾家。

她说道,“阿来喜欢小姐笑。”

谢于归扬唇:“我也喜欢。”

这张脸艳若朝云,就该肆意绚烂。

她将脚从热水里抬起来,取了帕子擦干之后,对着阿来说道,“赶紧去睡觉,等明儿个小姐带你出门去玩。”

阿来点点头:“好。”

……

一夜好眠。

谢于归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她收拾妥当之后也没去见府中其他人,只是打听清楚了帐房的方向之后,带着阿来去领了五百两银票就直接出了府。

只在府门前还没坐上马车,就叫人拦了道。

“大嫂。”

顾谦昨天听闻了安氏的事情之后一夜没睡,早上城门一开,他就连忙入城赶了回来。

他身上披着藏青色大氅,翻身下马时露出里面白色云锦长衫,眼角泛着疲惫的红,而靠近时身上还带着赶路后未干的寒气。

明明匆忙,可对着谢于归时,顾谦依旧温柔:

“大嫂这是要出门?”

谢于归瞧了眼顾谦,心中莫名就冒出“斯文败类”这四个字来。

顾谦是显安侯的长子,比顾延小两岁,比起顾延年纪轻轻就已入了六品偏将官职,顾谦却一直留在京中,如今在西山戍卫营当差。

谢于归嫁入顾家之后,和顾延的弟妹相处不来,反倒是和性子温和体贴的顾谦关系不错。

顾谦性子温和,言语体贴,笑起来斯斯文文。

顾延失踪的消息传入京城,谢于归险些崩溃之时,顾谦就隔墙弹了一整夜的琴助谢于归入睡,而在顾临月和其胞弟顾衡欺负谢于归时。

顾谦也多有维护,甚至帮着她训斥那姐弟二人。

他替谢于归买琴谱,赠她白玉棋。

知她胃口不好特意买她喜欢的蜜饯紫米甜糕,还曾特意让人从城外折了梅花送回府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