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暖顾景珩风情不摇晃孙大夫,顾景-第2章 不太好相处的少年郎

第2章 不太好相处的少年郎

林暖前世也是见过不少好看的男子的,什么类型都有,可就是没见过长这么好看的。

他长了一张清隽精致的脸,皮肤瓷白,深邃的长眼眸低垂着,遮住眼中的光,看起来有些冷绝。

他背上背了捆柴,左手拎了只兔子,血淋淋的。

那血好像渗进他眼睛里了,就定定看着你,眉眼处透着戾气和坏。

是个不太好相处的少年郎。

也是披块麻袋都好看的少年郎。

“喜欢看?”少年勾唇,身上像渡了层冰一样,就挺绝色的笑,可就是凉飕飕的。

“挺好看的。”林暖道。

顾景珩“呵”了一声,骨子里的戾气全都透出来了,随手把木柴一丢,眸色犀利,“那就看个够。”

躲在不远处的村民们好奇极了,大着胆子凑在门口。

顾景珩坐在院子里,兔子随手就放在石头上。

他从腰间拔出来一把锋利的匕首,左手握住,也没看清他动作,兔子皮整层被他剥下来了。

皮剥下来还有点热,泛着热气。

他挺随意的搭在一边,开始分解兔子。

修长的手,动作干净优雅,这样的熟练程度,也不晓得干过多少次,是不是还分解过其他东西,

又或者……人。

有妇人当场就受不住,兜头去路边吐了。

其他妇人哪还敢再看,一下子跑了。

顾景珩漫不经心的扫了眼空荡荡的门口,神色中全是对世情的嘲弄。

“还不走?”

林暖“哦”了一声,看了看,进厨房去了。

出来时手里捧了只碗,吸溜着口水,“你会做麻辣兔肉吗?红烧的也行。”

说着指指兔子皮,“你剥的很好,用硝石腌了处理干净,风干后可以做副手套,冬天保暖。”

顾景珩眼底闪过一抹复杂。

以前遇见林家小傻子一次,他就站着,就把人吓哭了。

这次居然没被吓的跑回家?

林暖见他没动,擦擦手,主动去捡兔子肉。

“别碰!”

林暖很自然的把碗放下,像没听见他话语中的嫌弃,“难道除了你,村子里的人打到兔子,都是带毛整只吃的?”

宰只兔子有什么奇怪的?

家家都这么干。

有的还为了保证兔子皮完整性,好卖个价钱,专门请人剥呢。

妇人们怕的是,顾景珩熟练的手法,和骇人的眼神,那样子,好像剥的不是兔子皮,是她们的皮。

顾景珩眯了眯眼,把兔肉装好,“知道别人管我这儿叫什么吗?”

林暖好奇的看着他。

“狼窝。”

“哦。”林暖垂下眸子,多没大反应,跟着他进了灶房。

林家这小傻子,更傻了?傻到连害怕都不知道了?

顾景珩想了会儿,左手拎着菜刀,往自个脖子比划了一下,威胁意味十足,“懂?”

“懂。”林暖郑重点头,“你是左撇子?”

顾景珩:原来不傻了。

林暖想了一下,“你右手看起来没力气,是受过伤吗?”

十六七岁的少年郎挺高,林暖还小,仰头看着他。

顾景珩眼底的光更暗了,还泛着丝丝危险。

他右手的确没力气,准确的来说,不是没力气,是废了,简单的动作没问题,可稍微上点重量的活,就不行了。

可这事,除了乔叔,没人知道。

他凉飕飕的盯着她,没耐心了,“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相公。”

“穿件喜服在我这儿我就是你相公?那我把你送到别人家,别人也是你相公了?”

“不一样,我在你家过夜了。”

搞定少年一个人,和搞定一大家子,林暖果断的选择了前者。

“又没和我过夜。”

就很故意的轻浮和浪荡。

林暖歪歪头,“今晚就可以一块过夜啦。”

人是不傻了,脸皮比以前更厚了。

顾景珩耐心用到了极致,“自己走,我不打女人!”

“我还不是女人。”

“意思是我可以打你?”

林暖想了下,“可以,不过要轻点,我怕疼。”

说着还缩了缩身子,像只小猫。

顾景珩是真不喜欢麻烦的东西,也包括女人,尤其她还是林家小傻子,连头发丝的关系都不想有。

咕噜噜。

林暖抱着肚子,水汪汪的大眼睛冲着他眨啊眨,“要我走也行,你得让我家人来接我。”

“就这样?”

“恩。”林暖用力点头。

顾景珩给她一个等着的眼神,出去了。

林暖收回目光,笑了。

顾景珩,乔猎户远房外甥。

乔猎户上山打猎,背回来一个满身是血的少年。

村民们都怕惹麻烦上身,纷纷劝乔猎户别当老好人,少年满身是伤,说不准是官府捉拿的要犯。

乔猎户却说,是他的远房外甥,家里遭了难,来找他,不小心从山上摔下去,摔伤了。

乔猎户是外来户,十五岁来的,他有个远房外甥,不奇怪。

少年醒后,和乔猎户相依为命。

少年很勤快,屋里屋外什么活都干,更是打的一手好猎,不过脾气却怪,一身戾气,和谁都相处不好。

还和几个村男人打过,那几个男人,打人出了名的狠,少年更狠,更凶,几场架下来,成了村里混世小霸王,人人都怕他。

不过少年对乔猎户却很好,可惜乔猎户没福气,有次进了山,再没回来。

少年进山去找,最后只带回来一件血衣,少年把血衣埋了,立了衣冠冢,磕了头,一个人过起了日子。

林暖收回思绪,伸手摸了摸伤口,疼的抽气,也不知道不吃消炎药会不会感染。

她脑子有点疼,坐在凳子上缓气。

一缓就不知不觉睡了过去,等她醒来,她身上背了个布包,挺破的一个,灰不溜秋的。

林暖打开布包,看见里面的药,愣住了。

这是她的包!

怎么在这?

她和对方同归于尽的时候就背着,可破旧成这样,原先的小巧精致呢?

可在这个时代看见,林暖从心底升起亲切感。

宝贝的摸了又摸,才拿出生理盐水给伤口消毒,又擦了抗菌的药膏,吞服了消炎药,包扎好,放了些头发遮住。

处理好伤口,她把包摘了,藏在米缸后面。

刚出门,狗蛋娘急吼吼的跑进来,二话不说抓着她手,“林暖啊,出大事了,快和婶子回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