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武帝婿第3章 晚辈来迟!-医武帝婿第3章 晚辈来迟!阅读

第3章 晚辈来迟!

明湖山庄,算是江北市的豪华别墅区,一些一二流家族皆是居住于此。

越是往里,所需的价格也就越高,当然,价格也就更贵。

陆家老宅位于明湖山庄外围,在明湖山庄也算不上什么名门望族。

然而今天可是陆延的寿宴,各方宾客也都赏脸光顾,门前也是豪车林立。

陆家大厅,陆延正站在台上,端着酒杯,脸上挂着笑意。

“感谢各位今日赏脸光顾寒舍,陆某感激不尽,日后大家还应相互照应,一起跻身江北市一流势力!”

陆延端起酒杯,对着下方的宾客举起。

大厅内热闹非凡,一个倩影正端坐在最角落的饭桌上。

灯光照射在脸上,白皙的皮肤,长睫毛,高鼻梁,身上还带着一股气质。

正是苏泽明老婆——陆晓语。

趁着陆延高兴,各路宾客纷纷献上礼品。

虽然陆家不是什么大家族,但在江北市还是有些话语权的。

陆延今天也算是出尽了风头,一直面带笑容。

陆晓语见都送完贺礼,深吸一口气,像是下了决心一般,在众目睽睽下走到台上。

“这人谁呀,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拿就往台上走!”

“看着好像是陆老爷子孙女,当年可是江北市有名的美人!”

“可惜啊,当初跟了个废物,现在这么落魄!”

宾客们纷纷评头论足,看着陆晓语,眼神都变得炽热。

苏泽明事业有成时都说他们是金童玉女,可后来破产,身患重病,可有不少人打着陆晓语这个美人的主意。

陆延也是注意到了走上台的陆晓语,脸上的笑意减弱了几分,但在外人面前依旧保持微笑。

陆晓语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下!

“爷爷,今天是您生日,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说完,下方的宾客故意起哄,连连拍手。

连个贺礼都拿不出来,亏她还是孙女呢,不禁让人唏嘘。

陆晓语将酒咽下,又端起一杯。

“这杯酒我有求于您,”说完又直接干了。

“我儿子现在病重,希望您能给我借一笔钱,我保证加上利息,如数奉还。”

此话一出,宾客们纷纷大跌眼镜,这不送贺礼也就算了,居然还借钱?

最主要的是今天可是她爷爷的寿宴,如此举动,实在让人唏嘘。

陆晓语也是无奈,为了给苏航宇治疗,她所有的存款全都搭进去了,更是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

能借的人都借了,现在儿子病情加剧,又需要一大笔治疗费。

陆晓语也是被逼无奈了,要是苏泽明没有患病,没有被人陷害,现在他们一家肯定不会像现在这般境地。

陆晓语怎么说都是大家闺秀,苏泽明离开这几年,她吃得苦简直难以想象。

陆延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笑意尽散,攥住酒杯。

人家都是来送礼的,她倒好,直接来借钱了!

自己家人无钱医治,自己在别人眼中成什么了?

陆晓语眼眶泛红,要是没有这笔钱,苏航宇的命怕是很难再延续了。

这时有人看出陆延神情在变化,十分不快,开始出来打圆场。

“今日可是陆老爷子寿礼,你这个小辈,对待长辈如此无礼!你是怎么想的?”

“哪有人在寿礼上借钱的,这不是给老爷子找晦气嘛!”

“是啊,也不知道你家那个病秧子怎么样了,要是死外边了,我们还能给你凑笔钱安葬。”

“当初跟了个废物,现在又死乞白赖的借钱,你自己怎么样没人管,给老爷子气坏了我们可放不了你。”

……

宾客们的话越来越刺耳,毕竟这可是讨好陆延的最好时机。

他身为陆家家主,不借钱自然是说不过去,可借了,就凭她一个带着病秧子儿子的女人,能偿还得起吗?

这钱不就等着打水漂了吗?

这时,陆晓语便成为他们巴结陆延的绳索。

陆晓语的手紧紧攥住酒杯,要不是为了苏航宇,她绝不会受这样的委屈。

“行了,你们别再说晓语妹妹了,她的那份贺礼我来承担!”

人群中一个瘦高的身影举起手,冷声开口制止众人的话。

众人望去,是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青年,正端着酒杯,行为举止显得也极有教养。

青年缓步走上台,拿着两个礼盒,递到陆延手中。

“陆老爷子,家父公事繁忙,特命我来贺礼祝寿,祝您福寿延年,天福永享!”

“多谢令尊惦记,陆某不胜荣幸。”

陆延接过,脸上又重新出现笑意。

陆晓语自然也是认得青年男子,罗瑞,医科大学博士毕业,家里开私立医院的,家庭也算是显赫。

不过罗瑞不同于其他的富二代,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靠他自己打拼出来的。

诸位宾客看着罗瑞,脸上也露出满意的神色。

他不光家境不错,自身的本领也极高,不过二十几岁的年纪,就已经成为主治医师了。

陆晓语对着他礼貌一笑,不管怎么说,刚刚是他替自己解了围。

罗瑞送完礼,并没有着急下去,视线在陆晓语身上就没停过。

陆晓语见自己借钱无望,只能另想办法,便打算离开,却被一只有力的手给拉了回去。

“诸位宾客,陆老爷子,今日,我想请大家帮我见证一件事!”

罗瑞一手拉着陆晓语,另一只手举起酒杯。

“陆小姐是我喜欢的人,今天就想请各位给我做个见证,让我以后照顾她,成为她的另一半!”

陆晓语并没有脸红,反而脸色变得煞白,站在台上一时有些尴尬。

但是下方好事儿的宾客纷纷鼓掌叫好,以罗瑞的家世,完全配得上陆晓语。

“抱歉,我已经结婚了,还请自重!”

陆晓语为了给罗瑞留面子,只是用极小的声音在他耳边道。

罗瑞一笑,偏过头。

“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而且连儿子都有了!”

“不过,你真的觉得那个废物还会回来吗?说不定早就死外边了!你还在期待什么?”

罗瑞的话直击陆晓语内心,几年过去,有关苏泽明的消息是一点儿没有,陆晓语也快要放弃了。

“这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陆晓语有些怒气,这人当着这么多宾客说出来,无形中给她增加了压力。

罗瑞见自己被拒绝,依旧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自信满满的说道。

“我知道你的儿子,据说得了一种怪病,要是跟了我,我可以借钱给你儿子治病!”

陆晓语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了,苏航宇现在就是她的一切,只要能救他,牺牲自己她也可以咬牙接受。

“晓语,爷爷也知道这些年你一个人带孩子受了不少苦,那个废材跟罗瑞可没法比啊!”

陆延这时假装关心陆晓语,心里可是打着如意算盘呢。

只要两人在一起,到时候就会和罗家联姻,对两家都是有巨大利益,陆延可真是下了一手好棋。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下方的众人开始拍手起哄,陆晓语神色有些动摇,正准备回答时,另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

“陆家今日还真是热闹非凡,晚辈苏泽明来迟,还望爷爷莫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