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有颜又有钱沈初心,何大贵-第2章 似乎就没见人。

第2章 似乎就没见人。

“不可,这婚要退也该由我们温家退!”

温益行气不过,暴怒上前,扬起手掌,就要狠狠的给沈初心一巴掌,却不想,这一巴还没打下去,他就被人用力的捏住了手腕,而后‘啪’的一声,一个重重的耳光反转性的扇在了温益行的脸上。

温益行被扇的目瞪口呆。

“行儿!”

响亮的声音,让曾氏侧目,瞬间气的眼眶发红。

温益行是她的宝贝儿子,从小到大,她连根手指都舍不得动他,却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一个要与他退婚的女子赏了巴掌。

这份怒气,让曾氏几乎想立即杀了沈初心。

可是,她知道不行,那何大贵显然是个没骨气的,不过是吓他一吓,已是招了大半,这案子再审下去,怕是连他们母子都要问罪了。

这口气,曾氏还是生生的吞了下去,好一会儿才平复了情绪,而后重新看向沈初心,“依你!”

“沈小姐,如果你还想查下去,本官一定会彻查到底!”梁大人的正义在京中是出了名的,今日这事,他早已心知肚明。

却也没想到,定远候温伯楚一生驰骋杀场,光明磊落,妻儿居然会是这样不明事理之人。

不知远在战场的温伯楚可知这事?

“梁大人,温家既然同意退婚,并且还我清白,那么,我大人有大量,也不会再追究这事......”沈初心回过身来,冲着梁大人福了福身子,礼貌且客气,“至于何大贵,原本可由我府中自行责罚,但是......我嫌脏了我的手,可否劳梁大人带回衙门按律处治?”

大周律法确实有一条,不忠之仆,可由主家杖毙,押进衙门可判十年以上的刑罚。

梁大人回以一礼。

沈家虽然今时不同往时,但是沈清江的风彩,梁大人还是记忆犹新,对其亦是敬佩有加。

“小事一桩!”说罢,梁大人便让人将何大贵直接带走了。

梁大人走后,沈初心不紧不慢写好退婚书,交到温益行手里,他一看之后,险些吐血——因温家世子温益行,品行不端,心术不正,故提出退婚,往后男婚女嫁,互不干扰。

“你!”温益行还想说些什么,就被曾氏扯住,快速的离开了沈将军府。

这下,世界是真的清静了。

沈初心端起手边早已放凉的茶盏,正要细细饮一杯,便在这个时候,一个瘦削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来人四十上下,身材高瘦,眉眼清秀,与沈初心有三分的相似,此时他双眼哭的红肿不堪,一冲进门,寻定目标之后就扑了上去。

“我的心儿啊,你有没有事啊?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让为父以后怎么活啊?”

他一边哭,一边含糊不清的说话,眼泪鼻涕全都蹭在了沈初心的身上,样子是既滑稽又可怜。

沈初心嘴里的一口茶水险些全喷了出来。

没错,来人就是将军府的家主——沈清江。

沈清江年轻时是个叱咤风云的将军,后来却不知为何,一蹶不振,最后颓废到让人目瞪口呆的地步。

但好在,皇上常念他的好,不仅给他保留了威武将军这个称号,还让他担任了京城都察院的副院史一职。

这才没让京中的人小看了沈家。

“爹!”沈初心有些欲哭无泪的唤了一声,而后用力的抓住沈清江的肩膀,将这个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父亲强行扶正,“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不得不说,沈清江是这个家里唯一关心她死活的人。

老管家紧跟着沈清江一块进来,也忍不住唠叨了两句,“大小姐,老爷听说您出事了,都哭晕了过去,这会才转醒......”

原来如此!

难怪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也不见沈清江在场。

原来竟是哭......晕了!

一个身高六尺的男人,还能哭晕,沈初心表示,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心儿啊,这可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

沈清江这才睁开眼看了一眼四周,屋子里居然空空如也......

人都走光了?

“温家的人都走了?”擦了一把眼角的泪珠子,沈清江还是有些不可置信,抓着女儿的手,惶恐的问道。

“走了,以后也不会来了,退婚了!”

沈初心淡淡说道,总算将嘴里的一口茶给吞了进去,瞬间就神清气爽了。

“那就好,那就好......啊?退婚了?那怎么办啊?心儿啊,你以后要怎么做人啊,爹爹对不起你,都怪爹爹没用,才让你......”

一句话没说完,沈清江又是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老爷!”

“爹!”

心里一紧,沈初心又是一阵头疼,只觉得该死,居然会有心疼的情绪,看来,她不仅是魂穿了,并且还与原身契合了。

如此,她想离开沈家,去过逍遥自在的日子,是不可能了。

毕竟这个爹爹,怎么看,都是个天大的麻烦。

“小姐,唤人去请大夫吧!”管家慌的一匹。

毕竟是自家老爷,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自然也没有好下场。

沈初心点了点头,随口叫道,“喜鹊、画眉,去把唐大夫请过来!”

唐未是沈清江的专属大夫,每次发病,都是唐未来治,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方子,别人来治铁定醒不来,可只要他一出手,沈清江立马就没事。

外头没有人回应。

怎么回事?

沈初心这才想起,自出事后,这两丫头似乎就没见人。

不对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