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许卿,宋子凡-第4章 许卿离京

第4章 许卿离京

赵玉郎回到楚王府大发雷霆,白长史遣退下人,一个人小心翼翼地候着。

突然,只听书房里一声爆呵。

“滚进来!”

白长史恭敬地垂首问道:“还请王爷吩咐。”

赵玉郎气息粗重地喘了一会,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可片刻后,他又佯装一本正经地道:“本王离京的这四年,许卿去过几次靖王府?”

白长史愕然。

他默了片刻,认真地回道:“王爷离京以后,许小姐就不去靖王府了。”

“明泰小世子几乎一年有十个月都是住在永宁侯府,余下两个月,多半也是住在京郊的庄上或是住在皇宫里。”

“这么说来,这一次四哥将她安排在庄子上是为了躲本王?”

赵玉郎低声自语道。

白长史挑了挑眉,这他可不敢乱说。

“王爷,您若是还喜欢许小姐,咱们求皇上赐婚就是了。”

赵玉郎闻言,一脚踹向白长史道:“滚,谁说本王还喜欢她?”

“是是是,小的错了,王爷不喜欢。”白长史揉了揉疼痛的屁股,连忙退到门外去。

房间里的赵玉郎烦透了。

心里仿佛百蚁横行,凌乱如麻。

可问题是,他还却无法静下心来,想一个让他舒坦的办法。

……

靖王的庄子上,用过午膳以后,许卿带着明泰回永宁侯府了。

金灿灿的骄阳下,连清风都带着一丝暑气。

赵玉宸站在庄外,看着那摇曳的马车远去,忽而有种再回不到过去的心慌。

今日她坚持要回去,何尝不是因为九弟的话在她的心里埋了根。

曾经那个懵懂的小姑娘,在知道避嫌以后,又了解了“讳莫如深”的膈应。

永宁侯府里。

夕阳余晖下,折腾了整府上下两天的许卿回来了。

老侯爷和老夫人免了请安。

其余二房和三房送了些礼品,叮嘱好生修养。

到是侯夫人宋馨云不放心地陪在许卿的身边道:“好端端的,不是说要多住几天吗,怎么回来了?”

许卿无力地靠在软塌上,示意竹露带明泰下去玩。

等她们走了以后,许卿这才慢悠悠地道:“赵玉郎那个混蛋追到庄子上去了。”

“什么?”

“那个霸王还真无法无天了?”

许卿点头,认真道:“他还真是无法无天了,我们又能怎么办呢?”

“娘,要不你们送我去家庙吧。”

宋馨云一听,顿时气得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他是王爷又如何?”

“卿儿别怕,娘不会送你去家庙的。”

“娘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要为你讨回一个公道。”

宋馨云说得气愤填膺。

可许卿却仿佛早已看透,淡淡道:“那大哥怎么办?”

“二弟、三弟怎么办?”

“还有这永安侯府受我拖累的姑娘们怎么办?”

宋馨云脸都气白了,唇瓣嗫嚅着,却始终没有再说出那刀锋一样冷语。

怎么办?

忍啊!

都忍这么多年了,还能怎么办?

觉得愧对女儿的她,一个劲地哭了起来。

许卿听得头疼,说是想出去透口气。

结果才走到后花园里的凉亭外,便只听到她的四妹许灿尖锐道:“她还回来干什么?”

“死了岂不干净些,现在我都不敢出门了,一出门就全是说我们永宁侯府的三姑娘是如何的英勇无畏,如何的坚贞不屈?”

“当真以为我是傻子吗,连嘲讽的语气都听不出来?”

“四姐,等三姐出嫁就好了。”她五妹许娇怯懦地小声道。

“哼,她还嫁得出去吗?”

“满京城谁不知道,谁娶她谁倒霉。”

傲慢的声音刺耳极了,许卿咽下喉咙里的苦涩。

只见她慢慢走了过去,目光直视着许灿,淡淡地道:“嫁得出去如何,嫁不出去又如何?我终究还是你们的三姐。”

“若有一天你们也被旁人言语侮辱时,我许卿绝不会站在一旁奚落道:“骂得好。”

“是有良善之心,还是有鄙夷之目,不是因为我许卿做了何事,而是在于你们本身的涵养德行。”

“说得好,不愧是我永宁侯府的姑娘。”老侯爷从对面的假山上渡步下来,看起来悠闲极了。

许灿一瞬间涨红了脸,泛着泪光的眼眶狠狠地瞪向许卿。

她那唇瓣动了动,低声骂道:“就会在长辈面前装模作样。”

许柏文走过来的时候,只见三孙女立在凉亭外等他,不卑不亢,眸色清明。

四孙女眼眸忽闪,神情慌张。

五孙女低垂着头,还绞着衣袖。

“来,陪祖父走走。”

许柏文夫妇的院子,在南边单僻的一座小院,永宁侯府统称为:南院。

慢慢走过去的时候,要穿过一座不大不小的石园。

石园里有参天古木,绿树成荫,可唯独没有栽花。

凌乱自生的绿草没有经过修剪,杂乱无章的,偶尔还掺杂着几片枯黄的落叶。

青砖铺砌的小道上,浓荫下的凉意袭来,伴随着一股腐旧陈新的气息,到让许卿的心越发静了下来。

“祖父,上一次您说离京的事情,卿儿现在答应还来得及吗?”

许柏文看着眸色平静的许卿,淡淡道:“你想清楚了?”

许卿点了点头:“当初舍不得是因为泰哥儿。”

“可这几年卿儿也看明白了,泰哥儿终究是皇家之人,卿儿能管的不过是他年幼的这几年。”

“如今他已然由他父王亲自教导,卿儿也不必再插手了。”

许柏文到是没有想到,这受了一遭罪,原本不肯妥协的三孙女到是一下子通透许多。

只见他缓缓点了点头道:“你能这样想,那证明你是真的长大了。”

“回去好好休息吧,明日一早,祖父会安排人送你出京。”

许卿颔首退下,心里仿佛大石落地,可压抑的负重感没有了,她的心反而空落落的。

……

许卿不知道,这一夜,家里的人在商量着她的去处。

她守着熟睡的泰哥儿,温柔的手来回抚摸着他的小脸。

小家伙睡得很香,根本不知道这个从小最疼爱他的三姨即将要离京了。

许卿一夜未眠,脑海里反反复复都是赵玉郎那句:“你姐姐若还在世,看到你这样,她会是何心境?”

四年前跟赵玉郎大闹一场,她便自此不住靖王府,对靖王也是本着敬重之心。

可如今这膈应她的话却猛然将她敲醒。

因为泰哥儿,她跟靖王走得亲近。

在跟徐胤然定亲之前,京城里甚至于还有流言蜚语,说她要当靖王妃,想顶替她姐姐的位置。

好不容易销声匿迹的那些话柄,落了便要落得干净。

她许卿再不济,就算一世孤苦,也绝不会做对不起大姐的事情。

卯时刚到,许卿便在丫鬟婆子的拥簇下,上了早就备好的马车。

车轱辘响起的时候,京城的大街上还清静得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