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许卿,宋子凡-第1章 霸王回京了

第1章 霸王回京了

京郊的长井田庄离城二十五里,山水相邻,绿树成荫。

尤其是这在春意盎然,初夏将至的四月里,那满山的姹紫嫣红,当真是美不胜收。

潺潺流动的溪水旁,只见一妙龄女子闭目躺在藤椅上,而在她的身边,有着一根用石头压住的钓鱼竿。

起起伏伏的鱼漂晃动得极大,看似鱼儿都钓着诱饵跑远了,可她却一无所觉。

“小姐,咱们还是回去吧。”

“您要是想喂鱼,咱们去池塘里不就好了。”站在一旁打伞的小丫鬟忍不住跺了跺脚。

许卿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突然睁开眼睛道:“竹露,不是我说你,你能不能别吵我?”

“我只是想安静地想想怎么跟徐胤然解释呢?”

竹露闻言,翻了个白眼道:“当年小姐悲愤欲绝地将楚王爷告到了御前,楚王爷可是结结实实挨了五十大板呢?”

“这满京城谁不知道他跟小姐结了死仇,宁愿从军也不愿娶小姐?”

“徐公子想必也是知道的,小姐何必耿耿于怀?”

许卿无语地抓了抓头发,愤懑于心又无处发泄。

当年她怎么就有胆子去惹那个小霸王,还害人家从军四年,在边关出生入死?

现在好了吧,小霸王军功赫赫,一跃成了楚霸王,她呢?

好不容易订了一门亲事,却总是害怕对方会随时悔婚。

苍天啊,她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老天爷要这样待她?

成为满京城的笑柄还不够,更可怕的是,那小霸王竟然在三天前回京了。

“竹露啊,这溪水深不深啊?”

“要不……要不我跳下去死了算了?”

许卿说着,就要往下跳。

竹露连忙去抓住她,主仆二人拉扯间,只听一串急促的脚步声蹭蹭蹭地跑来。

片刻后,石破天惊的一句话响彻在了许卿的耳边。

“三小姐,不好了,徐家退亲了!”

扑通一声后,竹露扯着嗓子喊道:“小姐,小姐,小姐……”

来报信的婆子一见许卿跳水了,尖锐的声音便震响四邻道:“天啊,快来人啊,三小姐想不开自尽了。”

许家庄子上的人闻风而动,连忙奔往溪水边。

可潜在水里的许卿一路往下游,足足憋了好长一段距离才探出头来。

溪水深潭,蜿蜒而下。

许卿看着拿着竹竿到处找她的奴仆们,眼睛一闭,再次沉入水中。

小霸王的阴影已经影响她整整四年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一门能看上眼的亲事也废了。

她到是真想看看,逼死了她,那小霸王会不会再被皇上揍一顿扔去军营。

憋着一口气的许卿越游越远,最后直接找了个空旷无人的地方站起来,然后拧了拧身上湿透的衣服。

她不想回去,可四周茫茫然一片,她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恍惚一阵后,她眼眸一亮,顿时朝着熟悉的方向走去。

……

许卿受不了徐家退婚的刺激,跳水自尽的消息传入京城时,天色已经暮晚。

整个永宁侯府上下震动,年过五十的老侯爷亲自策马前往长井田庄,而跟在他身后的,便是如今的侯府的掌家人永安侯。

四五辆马车接连跟上,动静如此大的永宁侯府很快便引起了有心之人的关注。

新开的楚王府内,赵玉郎将修长笔直的腿搭在案桌上,斜挑的凤眼微眯着,凉薄的唇瓣轻启道:“徐家真的退婚了?”

跪在地上的白长史点了点头,拧着眉头道:“退了,不过跟着许家去庄子上报信的人回来说,许三小姐受不了刺激,跳水自尽了。”

“什么??”

赵玉郎猛然收回双腿,因为动作的浮度太大,案桌上的笔墨纸砚全都扫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怎么可能?”

“许卿怎么可能会自尽?”

赵玉郎紧紧地捏着拳头,英挺的眉头狠狠皱起,俊美无俦面容上也只余心慌。

白长史低头一叹,轻声道:“探子看得清清楚楚,许三小姐跳水以后,足足半个时辰都没有被捞上来。”

“嘭”的一声巨响,赵玉郎的拳头用力地砸在案桌上。

坚硬的乌木案桌晃了晃,竟然四散开来。

“她欠本王那么多,她怎么敢死?”

赵玉郎阴戾地嗤了一句,身影却如风一般掠了出去。

白长史从地上起来,看着他家王爷那急匆匆的背影,摇了摇头道:“明明就在乎得要命,却又不肯明说。”

“这下好了,人家许三小姐只怕死了都是满腔恨意。”

……

居高临下的竹楼里,远眺的视线被一串火龙给灼得收了回来。

许卿委屈地流着眼泪,心里徒生出一股恐慌。

一如四年前,懵懵懂懂的她被赵玉郎那个登徒子拉了手的时候。

明明不是她的错,可是到头来,所有人都用指责的目光看着她。

压抑的哭声难掩悲切,可就在这时,一道清润悦耳的男声道:“哭够了就跟我回去。”

许卿惊讶地回头,只见她大姐夫就站在她身后。

“姐夫,呜呜,我不想回去。”

许卿哭得惨兮兮的,她现在可委屈了。

赵玉宸揉了揉疼痛的眉心,责备地看着许卿道:“老侯爷他们都出来找你了,还有你爹,你娘,你二姐,二姐夫……”

“我们谁不疼你,为了个混小子,你便要让我们伤心?”

许卿闻言,眼眶越发酸涩了。

只听她控诉道:“当年明明就是他的错,现在怎么连我的姻缘也要断?”

“我就是想死,也让他尝一尝被众人指责的滋味。”

“胡说什么,好端端的,为了他也值得?”赵玉宸低声呵斥,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下来披在许卿的身上。

许卿哭得眼睛又红又肿,就是不服气,凭什么就要欺负她?

“姐夫,我就在你这住几天,你帮我给祖父和爹娘带个信好不好?”

许卿小心翼翼地望着赵玉宸,像只摇尾乞怜的小狗一样。

赵玉宸看着她那满是水雾的眼睛,心里顿时一软。

“那就说,你被我的人救起来,呛了水,身体不宜移动。”

“谢谢姐夫护着我。”许卿勉强笑了起来。

赵玉宸眸色微深,语气无奈道:“以后别再任性了。”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