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韩玥,谈彦朋-第3章 你的水平,教不了我

第3章 你的水平,教不了我

“昨天在飞机上死的人,是为我做任务的替身寒瑶瑶。”

昨天死的人......

是寒家的养女寒瑶瑶?

这是韩玥听过最可笑的笑话!

没错!

飞机的安检事宜是寒瑶瑶负责的。

那天执行任何的时候,寒瑶瑶也不在现场!

而且她当替身这件事,寒月的二哥也知道......

可是现在!却忽然成了飞机死亡的人是寒瑶瑶,而寒月还好端端地活在寒家?

“呵!”韩玥将挂断电话的手机,丢在桌面:“没想到,你的野心不小。”

竟然敢设计意外,从而顶替她寒家大小姐的位置?

可惜要让寒瑶瑶失望了。

她重生了!

但是她现在没法报仇!

以这具身体的实力和素质,肯定无法自保。

而且,体内还有随时会爆发的毒性。

如果现在去寒家,恐怕她刚摸到寒家的门,就被暗处的杀手给杀了。

......

第二天早上。

被韩母请来的国画老师就到了韩家大厅。

国画老师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在江市也算小有名气。

书房内。

“这就是韩依依小姐吧?”

国画老师一脸满意地打量着韩依依。

“我一直都和人说,韩家出了一个天才,中考的时候就被保送进了第一高中。”

韩依依对国画老师柔柔一笑:“老师好。”

她长了一张令人怜爱的脸。

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乖巧又听话,就算只是站在那里都招人喜欢。

不像韩玥,相貌奇丑不说,对人更是一副冷漠孤傲的样子,似乎谁都不配靠近她。

国画老师笑着又夸了几句,这才将目光转向韩玥:

“这位是?”

“韩玥。”

“韩玥?”

听到这两个字,国画老师的笑容瞬间收敛了几分,眼里闪过一丝轻鄙:

“刚被从少管所接回家的韩玥小姐?你以前还没有学过国画吧?”

韩母听到少管所三个字和国画老师的问题,脸色更难看了。

“没学过,但我会。”

并且,提笔成画。

韩玥嘴里吐出的这三个字,令一旁的韩依依目光不由自主流露出一丝讥讽。

没学过?

她会?

这可真是她韩依依听过最可笑的笑话!

一旁,国画老师看韩玥的眼神,更加不喜了:

“韩玥啊,没学过没有关系,但是人不能自吹自大。”

“不会就是不会,只要你肯学,我就会教!”

韩玥只是冷淡的看着目光中满是轻视的国画老师。

她不仅会。

还是国际公认的名画大师。

她的画,随意一幅,都能卖到千万的高价!

“这次上流社会的画展,一共展示三百多幅名画。”

“而画展的镇店之作,是一位大师五年前一分钟完成的一幅作品!”

“韩玥!”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课?再过两天就是画展,你这个样子,还想不想学东西了?!”

国画老师见到韩玥压根没听自己说话,不由生气道。

韩玥抬头。

清凉的目光看向国画老师:“你的水平,教不了我。”

国画老师猛地一愣。

这一刻,他甚至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活了这么多年,他还没有见过这么自大狂妄的学生!

“难怪说韩家的两个女儿,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今天一见果真不是谣传。”

“你说你什么都会,那你告诉我!这幅画是谁的?!”

那冷声质问的话,从国画老师口中吐出。

接着,书房的教学屏幕上,便倒映出一副栩栩如生的画作。

仅一眼。

韩玥就将之认了出来!

因为,这画是她的!

只不过,是一幅仿品。

仿她画作的大师级仿品。

“姐姐,你愣着干什么呢?怎么还不说,你刚刚不是说什么都会吗?”“你快说啊。”韩依依嘴角勾起得意的弧度,她脸上明明带着关怀的笑。

可在韩玥看来,就是如此讽刺!

国画老师见韩玥盯着作品发呆。

不由发出一声冷嗤。

“你这种不思进取、从少管所出来的学员,我根本就教不了,让韩夫人另请高明吧。”

国画老师咬重了少管所这三个字,说完,他就甩袖往外走。

而这时,韩母听到动静正好拉开书房门。

看到国画老师一脸怒容地往外走,韩母心下一惊:“大师,怎么了?”

“妈。”韩依依一脸委屈地站起来解释:“姐姐说自己会国画,老师不配教她。”

“可是老师打开一幅作品让她认,她却认不出来。姐姐她怎么能这样......”

“后天就是上流社会的画展了,她不懂为什么要装懂?”

韩依依的解释,让韩母对韩玥失望到了极点。

她冲上前,扬起手就准备给韩玥一耳光。

“唰!”

韩玥那犹如地狱死海的冰冷黑眸,蓦然掀开,与韩母的眼睛对视。

就那么一眼。

看得韩母全身一个哆嗦,下意识缩回了手。

反应过来后,她又气又怒地斥道:“韩玥,你是要气死我吗?你在少管所被教育了三年,回来还是这个德性!”

“打架逃课偷东西就算了,现在还学会胡乱吹嘘了?你就不能和依依一样,懂事一点吗!”

“......”

耳边指责和辱骂的声音,将韩玥的思绪从作品上拉回。

她一转眸。

就能看到站在背后的韩依依在笑。

笑她无能。

笑她废物。

笑她永远都只能被踩在脚下!

不。

韩依依错了。

因为接下来从韩玥口中而出的几句话,轰得她无地自容:

“这幅画名为大国江山!出自前年9月中旬,帝都画家协会,知名画家陈大师之手。”

“售价一千三百万。”

“只可惜,这并非真品,而是四幅精品仿作之一。”

“真正的名作,出自国际名画大师寒江之手,她笔下共三幅画,每幅作品售价高达上亿。”

“那三幅之后,寒江再未创作任何画作,所以,市场上她的画一画难求。”

“因此,她笔下的三幅名画,都被有名的大师绘成了仿品!”

“这,便是仿品之一!”

“......”

死寂!

房间内一片死寂!

韩母瞪大眼睛,愤怒的眼神渐渐转变成错愕。

韩依依嘴角嘲讽的笑容骤然凝固。

她不可置信地看向那个站在屏幕前的女生。

镇定,沉稳,自信,透露着一股自骨子里散发而出的孤傲和霸气。

这样唯我独尊的气势......怎么,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三线韩家小姐的身上?!

不过随即,想到韩玥只是个废物,不可能知道这么多,韩依依努力压下心里的不安,皱眉教训道:

“姐姐,你在胡说什么?”

“什么国际名画大师寒江,你什么都不懂,不要在老师面前乱说。”

可是!

下一秒。

她就被打脸了。

因为,站在门口准备离去的国画老师,脸色蓦然一变。

他猛地抬头看向韩玥,激动得全身打颤地开口:“不!她没说错,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