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下摆着副玄妙的棋盘老者凝视半晌第6章 怎么会查不到-皓月下摆着副玄妙的棋盘老者凝视半晌第6章 怎么会查不到阅读

第6章 怎么会查不到

时琛觉得自己没有听明白。

“你去安排吧,非扬。”段骄阳说。

宁非扬见时琛没懂,一边拿手机找通讯录,一边很随口地说了一句,“咩咩是段家失踪在外的千金。”

这么劲爆的消息,从他口中说出来仿佛跟今天吃什么一样的随意。

“咩……”时琛看向段骄阳。

段骄阳却没解释的意思,继续在医学学术问题上与他探讨,指着手机上的图片说,“你刚才说从这个位置开刀……”

“时医生,时医生。”一直都没死心,在医院外等着的段应恒,还特意地看到了容昱谨车子的离开才敢上前来。

时琛眉头微皱,脸色有些沉,“段先生,该说的我已经说了。”

“时医生,求求您。”段应恒只差跪下来。

时琛叹了一声气,“段先生,该说我都说了,你们去找别的医院,医生都是可以的。”

“不可以。”段应恒摇头,上前想要抓住时琛的手,被一边已经打完电话的宁非扬穿插阻止,“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

“时医生,我妈妈的病情不一般,你也知道……”段应恒想要再说什么,时琛打断,“很抱歉,段先生。”

时琛不想这医患关系阻扰到自己与段骄阳的时光,让宁非扬先带段骄阳上了自己的车子。

段骄阳先上了车,然后便看到段应恒一直在纠缠时琛,却又怕真惹了时琛恼火,很是克制。

半会,时琛坐上了车来,直接地关了车门,启动车子。

车子往医院外驶去,段应恒懊恼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段骄阳侧着脸看向车窗,然后淡淡地问了一句,“段应恒的妈妈得了什么病?”

“脑子里长了东西,压着神经血管,如果手术不成功,会失明。”时琛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宁非扬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时琛,还是没忍住地说一句,“咩咩,段应恒是段振宏的儿子。”

时琛:“所以?”

“血缘上来说,咩咩是段应恒姐姐吧?”

车内突然一阵安静。

时琛透过倒后镜看向车后座的段骄阳,却见段骄阳脸上没有表情,嗯了一声。

时琛顿了一下,“咩咩,你真的是段家的千金?”

“好了,此事到此为止,我是谁不重要。”她身份多的是,不过是多一个段家千金而已,他们至于这么的惊讶吗?

宁非扬的手机忽地响了起来,一看来电,他一改嘻笑的神情,显得无比严肃。

段骄阳此次下山很随意,没有人跟着保护,宁非扬是C市首富二公子,自然就接了这个‘保护’担子。

但是他倒是没想到,段骄阳这么秘密下山,还有人打听到她的行踪。

听着电话里的汇报,他冷着脸,“通知安全部的人。”

听到安全部三个字,段骄阳也没有什么反应,待宁非扬结束了通话,他自己就主动交待了。

“有两拨人在查你身份。”宁非扬说。

段骄阳嗯了一声。

“他们不会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宁非扬又说。

顶多也就查到了个基本资料,还是不全的。

“我让人去反查下是谁这么快知道你的行踪……”宁非扬正要拿起手机打电话找人反查,段骄阳制止了,“不用了,我猜到是谁。”

“谁?”

“段振宏吧。”

她突然现身,段振宏却对她一无所知,肯定是有些脑补过头,想着去查她的。

而另一个……

段骄阳想到什么,不由得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

宁非扬一见她跟个老头子一般的皱眉,没忍住地抬手敲她的脑袋,“再皱,川字纹要出来了。”

段骄阳睨他一眼。

宁非扬强顶压力,扬了扬头,“年纪轻轻地,怎么跟师父一副老人的样子,肯定是呆山上太久了,就该多点在市里呆呆。”

时琛开着车,嘴角微扬,“是啊,咩咩,这次在市里呆几天吧?”

段骄阳没有直接拒绝,“再说吧。”

“你刚才说知道是谁在查你,那一个是段振宏,另一个呢?”宁非扬看着她问。

段骄阳却是看向了时琛,“那个容……”她记不得容昱谨的全名。

“容昱谨。”

宁非扬心格登一下,不会是怕什么来什么吧?

他看向段骄阳。

段骄阳拿出口袋里的墨玉,眼神清冷,“对我这块玉很有兴趣的样子。”

“错觉吧。”宁非扬阻止她深挖。

可是他这样的异样,一下子就更引得他们的注意,段骄阳看向他,“非扬,你怕我跟容昱谨接触?”

宁非扬一脸严肃,“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尤其有钱富二代,他们……他们大多都是斯文败类,衣冠禽兽,很多人扑上去,他们还来者不拒的。”

“非扬,你很诚实嘛。”时琛握着方向盘,差点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然而段骄阳却把玩着手中的墨玉,然后收回放入口袋,一本正经地开口,“非扬。”

宁非扬:“……”

“非扬,我对你没有兴趣。”不要对她有什么非分想法。

宁非扬目瞪口呆:“……”

段骄阳微微倾身靠前了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大师姐的态度,“你是个很可爱的弟弟。”

宁非扬脸色涨红,“我,我,我……”我个半天也我不出来后面的话语。

………………

酒店总统套房

阿和获得底下人传回来的汇报,听到消息,脸上神色微微收紧,低声说道,“再去查。”

容昱谨还穿着黑色的西服,此时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C市的夜景,手里执着高酒杯,轻轻地摇晃着杯中的酒液。

背影带着孤傲。

“容先生。”阿和轻声开口。

容昱谨微抬酒杯,轻抿了一口红酒,“说。”

阿和欲言又止,“……还没有查到。”确切地说,还没有查到有用的信息。

容昱谨执着酒杯的手有一瞬的微顿,然后转过身来说,“嗯?”

“很奇怪,这位段小姐,似乎有什么人在保护着她的资料……”阿和都不敢去看容昱谨的脸色了,这么小的事竟然办不好,简直是能力不足啊!

几乎是同时,段家段振宏也接到了类似的回复。

“查不到?怎么会查不到?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再去查。”段振宏挂了电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