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林子昂,林老三-第5章 你敢剔我的头发试一试!

第5章 你敢剔我的头发试一试!

饶夏倒是想跑,可看着这三个小拖油瓶,想到他们的未来,微薄的良心有些疼。

她知道林子昂已经大了,而且因为之前的种种经历,他警惕心强,心思重,也尽量在做什么之前,和他说商量,至少让他知道她做什么。

想要将已经定性的他掰回来,真的不太容易。

“现在,我带着你们三个,想把房子要回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不如讨论点现实的,能拿多少钱回来,先吃饱饭。”

提到这个,林子昂顿时又黑了脸,“那是我爸的房子,你凭什么说不要就不要?”

“你父亲的遗产也是平均分给我,你,你弟弟,你妹妹,你奶奶,而你们三个未成年的份额都在我这个监护人的手里。所以,你说谁来安排?”饶夏一口将最后一口稀饭喝完。

林子昂气急,“那我们也不要你养。”

“可以啊,那你就让你奶奶,或者你叔叔申请来养。看法院怎么判。”饶夏将碗放下,也是半点不恼的看着他。

林子朔和小丫也感觉气氛不对,不敢再继续吃,沉默的看着他们俩。林子朔更是有些惶恐不安,扭头看着林子昂,“哥……”

他嘴里还有一股香甜的味道,他垂下头,他不想跟奶奶和三婶。

林子昂被饶夏一噎,半晌说不出话来,他不想叫饶夏来随便安排,当然,他也知道他小叔和奶奶是怎么样的人,更知道落在他们手里更没有好日子过,甚至会分分钟被赶出去。

再听到林子朔这一声,憋屈得很,却又根本说不出口。

饶夏叹了一口气,“我不会抛弃你们,我们要在后面长久一起的生活,所以,我希望你们三个对我还是要有一点信任的好。”

林子昂愣了愣,半晌没有说话,随后听到饶夏道,“林子昂,吃完饭把碗洗了,再烧两锅水我给你妹妹洗澡,你们自己洗。”

林子昂有些气恼,她这么随便招呼自己,可又突然又种说不出的感觉,让他就这么心甘情愿的等着林子朔和小丫吃完,端着碗去了厨房。

闷不吭声的用大灶烧火,林子朔牵着小丫,迟疑了一下,跟他哥一起做事儿。

至于饶夏,她还在清理家当,顺便琢磨以后干什么。

即便到时候真的能要回来几百几千块钱,但是,没有房子,没有工作,也坚持不了几天。甚至,她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几张粮票,她一时之间还有些恍惚,都不知道现在去买粮,要不要票。

她记得大概就是这几年废弃了粮票制度,但是,每个城市,每个地区是什么时候开始实施的还不一样。

甚至就在这个时候,倒票都可以赚一大笔钱。

将某些提前废弃粮票制度的地方,将不需要的各种票低价收起来,然后转到另一个城市卖出去,几天时间说不定都可以成就一个这时候的万元户。

据说,这时候,刚刚通知不要票就可以买布,买粮的时候,大批大批的人天不亮去供销社排队抢着买布,就怕什么时候再出一个新政策。

只不过,饶夏嘴角扯了扯,她没钱,没资本,没有基础,倒票都没机会。

她叹了一口气,抬手就瞧见旁边的一个信封,上面还有个盖了戳的邮票,对了,据说这些邮票留到后世都能换钱呢。

八几年的猴票来着?

据说十几年后这猴票一套几百万,一个收藏了三套猴票的大爷,实在没钱,就在儿子结婚的时候,卖了一套猴票就买了一套房子,再一个孩子结婚,就再卖一套……

据说他们家三套猴票,硬生生安排了三个孩子的房子和婚礼。看得饶夏羡慕得差点哭了。

可是,猴票好像是八几年的,她现在去买是不是晚了一点?

最关键是,即便是拿到了猴票,她还能穿回21世纪,将猴票卖了再回来吗?她又丧气了下来。

将这些穿越者思维撇开,她老老实实开始琢磨自己的老本行。

饶夏是真的有一技之长,她从小跟爷爷学的厨艺,继承了爷爷留下的私房菜馆,将自己的小私房菜馆经营得井井有条,在s市都是极有名气,也算是个小富婆。

要说遗憾,她是没有的。可穿越的怎么就是她了?难不成就因为她吐槽作者阴狠没人性,反派可怜没人爱?

可,不得不承认,她车祸穿越,如果没有这一场穿越,说不定她已经死了呢?现在能活着,就是一种希望,一种庆幸不是吗?

想到这里,她又开始琢磨应该怎么重操旧业,如果说92年之后,她肯定是脑子灵活得琢磨各种东西,可,现在……魔都首个股票交易中心都没成立吧?

她眼珠子一转,想到了后世被城管追着满街跑的地摊……90年,还没有城管吧?

早上可以在林子昂学校门口卖早餐,中午找个地方卖盒饭,晚上还能找个热闹的地方摆夜摊。

不对……这个时代没有夜市,摆夜摊好像不太合适?不过,早餐和盒饭说不定可以试一试。

能上中学的,不少家里也都是有些钱的,另外还有那些老师,没结婚的工人,中午回家都很难吃上一顿热乎饭。

但是与之相反的是,这个时代除了各个单位食堂,以及国营饭店,基本没有地方买其他吃的,但对于各种吃的需求还是很高的。而且,眼下,这个时代已经是可以让人发挥的时代了。

她看了看厨房的煤炉,乱七八糟的东西,这到时候可都得搬走。另外,租房也是个问题。

她看了一眼屋里的人,道,“林子昂,我明天要去租房子,你们学校附近,你熟吗?”

林子昂拿着东西的手,微微顿了顿才错愕的看着饶夏,抿了抿嘴,饶夏……是在问他吗?

“你不知道?”饶夏皱眉。

林子昂怒道,“我当然熟悉。”

饶夏觉得这个小混蛋,不能顺毛摸,非得要逆着抽着来。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林子朔,说话顿时温柔了许多,又摸了摸小丫的脑袋,对林子朔道,“你明天带着妹妹在家,一定要锁好门,谁来都别开,知道吗?”

林子朔看了一眼自己亲哥,这才点头,应了一声。

饶夏感受着自己手下跟一堆草一样缠在一起的枯黄头发,她总觉得,或许都有虱子了。她看看小丫,“我给你把头发剔了吧,咱们再多吃些芝麻,核桃,肯定能长出一头乌黑的头发。”

她看了一眼林子朔,又看了一眼林子昂,有点冲动将他们的头发都剃了,虱子传染,他们头发虽然短,但也不保险。

林子昂昂着头,警惕地看她,“你,你看什么看,你敢剔我的头发试一试!”

饶夏收回视线,那可不一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