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陛下她略微暴躁郑蓉,刘管家-第6章 将那逆女绑了来

第6章 将那逆女绑了来

这一觉一直睡到傍晚,郑蓉觉得总算是真正的活了过来,头脑也清明了。

听到里间的动静,花朝轻手轻脚的进去,果然见小姐已经醒来。

“小姐,奶娘一家已经到了。”

“嗯。”

花朝上前为小姐更衣,多的字一个也不敢说。

小姐才十岁,但是今天的小姐看起来比伯爷还有威严,只是对上小姐的眼睛就让她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郑蓉出来的时候奶娘郭氏和她的丈夫林宽,十五岁的大儿子林良,十岁小儿子林杰已经在等着。

见到昔日的主子出来,一家人立马就跪下磕头,更是热泪盈眶的看着郑蓉。

来之前他们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但是能够再见到小姐,他们也已经很知足。

本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小姐了,林郭氏每每想到这些都深感对不起夫人,更是觉得以后都没脸去见夫人。

今天小姐身边伺候的花朝来找他们时,他们都不敢相信。

特别是在得知是小姐要找他们的时候,更别提是多激动了。

“给小姐请安。”

林郭氏是郑蓉母亲的陪嫁丫头,来了伯府以后才嫁的林宽,又得主子信任得以做小姐的奶娘,她对郑蓉的感情自然又不同,早已经超出了一般主仆情分。

郑蓉示意花朝将人扶起来,这才慢条斯理的开口,“奶娘,今日过后我要搬出府去,你们一家可愿意跟我走?”

这人虽然是原身的奶娘,但是在她这里,是真的没有什么特殊感情的,只是比陌生人好一点儿而已。

不过她专门将奶娘一家找来,是因为他们的忠心。

现在她正是缺人手的时候,伯府里的,也就只看上了这几个。

少是少了点,但是,在郑蓉这里,她选择宁缺毋滥。

来的路上他们也问了小姐这里面的情况,当然也知道了今天发生的事,心中更是心疼小姐。

现在一小姐说要带他们一家走,他们怎么可能会不愿意。

只要能在小姐身边伺候,别说是出府了,就是永远不回伯府他们也不在乎。

“愿意,奴婢和奴婢的家人愿意永远在小姐身边伺候,还请小姐给这个机会。”

说话间,林郭氏喉咙发颤,是激动的。

林宽和两个孩子也跟着表态,他们一家都是受过夫人恩惠的,永远都是夫人的奴才。

有他们这么一番表态,郑蓉便决定带他们一起走,身边必须要有忠心得用的人才行。

这时,孟春带着两个眼生的丫头进来。

“小姐,这是大厨房的人,来送晚膳。”

“奴婢杏儿,桃儿给大小姐请安。”

这两人倒是乖觉,甚至都不敢拿眼去看郑蓉。

说实话,这趟差事她们也不想来,但是又被管事叫上,没得办法。

今儿中午的事儿早就传遍了伯府上下,虽然是不敢置信那些都是大小姐做出来的,但事实就是如此。

现在一听起大小姐,他们都胆寒,就怕一个不小心,哪里伺候得不好,大小姐又发疯。

特别是在进了朝阳院后,又看到外面烧成断壁残垣的院子,就更加拘谨,一直低着头。

看着来人,郑蓉不由挑了挑眉,看来她终于发作的那一场,效果还不错。

微微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孟春就开口让她们把晚膳放下,可以走了。

两个小丫头仿佛是得了赦一般,赶紧行了礼离开。

趁着布菜的时候,郑蓉问孟春,“东西都收拾好了?”

“回小姐,还没有。

库房里放的大多数都是夫人的嫁妆,东西繁多,还要对清楚册子,收拾起来要些时间。”

夫人的嫁妆都是些贵重的物品,数量也不少,必须对清楚了,万万不能弄错。

主要还是因为她们人手太少了,她们三个加上院子里的粗使下人,堪堪也就七个人。

就算是今儿晚上不睡觉,也要收拾到明天去。

“嗯,你们也去吃吧,一会儿就要有人来。

到时候奶娘和奶兄跟我去,你们就都留下收拾东西,明天一早走。”

只是两句话就把接下来的事安排下来,孟春他们心里也已经有所准备,小姐怎么吩咐他们怎么做。

“是。”

果然,被郑蓉说中。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她饭都还没有吃完,就来了人。

来人是伯府的大管家刘平治,不仅是他亲自来了,身后还跟了两个身材壮硕的婆子。

看来,中午的事已经有人送到她那便宜爹面前去了。

呵,这也是她要的结果。

“老奴给大小姐请安,大小姐,伯爷让老奴过来请您过去。”

刘管家说话行事还算客气,想来也是不想身体力行的感受来自大小姐的调教。

不过,也是先礼后兵而已,不然跟着他来的那两个婆子是做什么的?

专门来看郑蓉吃法吗?

郑蓉夹菜的手都没有停顿一下,继续吃。

并且吃的很专心。

自从有一次在战场上饿了三天没有进一粒米,她就对吃格外的执着。

没有真正饿过肚子的人,永远不知道食物的重要。

立在边上伺候的奶娘对着刘管家屈膝行了一礼,替自家小姐说话。

“刘管家,小姐病体未愈,正是要补养身体的时候。

又有什么天大的事儿呢,等小姐用了饭再去吧?”

虽然她说的话都好像是在征求刘管家的意思,但是谁都听得出来,看得出来,她这话字里行间里就是没有现在要动身的意思。

他虽然是得了伯爷的吩咐来请小姐的,但是这位也是他的主子,他一个做奴才的总不能不顾小姐身体安危,强行将小姐从饭桌上带走吧?

刘管家回想起刚才老爷的话,“去把那个逆女带过来,她要是反抗,直接用绳子绑了。”

呃,反正他是不敢。

特别是在看到桌上大咧咧放着的那把剔骨刀时,他就更加不敢这么做了。

于是,只能陪着笑脸回话,“大小姐用饭重要,老奴等着。”

大小姐就算是不受伯爷宠爱,但也是跟伯爷血脉相连的亲亲父女,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

而且,大小姐还有老太君和二位舅老爷护着。

他可不是某些人,认不清,看不懂。

跟着他来的那两个粗使婆子也是暗自咽口水,她们的脖子可比不起那剔骨刀硬。

终于等到郑蓉放下筷子,又饮了茶,这才起身。

“走吧。”

只是这淡淡的两个字,还有大小姐周身的气质变化,刘管家就肯定,大小姐是真的不一样了。

他们伯府啊,以后恐怕也要不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