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俩宝:总裁爹地真香了叶藤,贵妇-第5章 坑爹

第5章 坑爹

把目光从她们身上移开,叶藤看向林家的一家之主,“林先生,我来这是想和你谈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林源看着这个和自己不是很亲近的继女,恍惚了好几秒。

这瞬间,他仿佛在她身上看见了叶擎的影子。

那个调香界的天才,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在死前把女儿托付给他。

“我替她嫁到江家。”

林萝瞪大眼看着叶藤,“你疯了?”

林源挑挑眉,对这个不怎么熟悉和亲近的继女感到好奇,“你有什么条件?”

“我要拿回我爸在零氏香水的百分之十的技术股。”

林家人的表情各异,却又默契地沉默。

他们都知道这股份本来就是叶擎留给女儿的遗产,只是当年叶藤未成年,有林夫人这个生母代为监管。后来叶藤失踪六年,这些股份也就一直都在林家手里。

此刻叶藤本就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林家并没有损失什么。

道理都懂,可到了嘴里的肉要拿出来,说不心疼是假的。

“你做梦!爸的股份也有我的份。凭什么都给你?”

“凭你姓林。”看她还要争辩,叶藤又冷冷地吐了一句,“不答应,你嫁过去也行。”

林萝立即闭嘴,后退了两步。

她才不要呢。

那点股份还不够自己一年的零用钱。也就叶藤这个贱人穷疯了,没见过钱一样,为这点股份嫁植物人。

沈心怡知道,那些股份本就没小女儿的份。

当年她和丈夫离婚时,她带走小女儿时拿走了叶家大部分的财产。叶擎带着叶藤生活,只留了一套公寓和那点股份。

不想小女儿难堪,最后收不了场,她主动劝说丈夫,“答应她吧。那些股份就当是嫁妆了。”

林源沉默了一会,才松口,“好,明天你和我去趟江家。”

……

翌日,盛隆花园小区,书房里,叶迟安正在入侵零式香水的总部网站。

虽然妈妈从来没和他说过外婆家的事,但自从他学了电脑编程设计,成了黑客,许多事情都能自己查到。

只是妈妈不说,他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背地里联合谢叔叔给林家挖坑。终于用了一年时间,把零式香水逼到破产边缘。

他沾沾自喜,检阅自己的劳动成果,却发现网站上的数据显示零式香水断裂的资金链正慢慢修复,甚至最近一个月的运营额增长幅度比往年还要高出3个点。

这一切的源头是有人投入了一大笔资金给零式香水。

是谁在坏事!?

叶迟安的眼眸沉了下来,迅速黑了瑞士银行内部网,通过转账账户查到那家海外贸易公司,隶属于江氏集团。

和林家搅和在一起,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鸟!

叶迟安毫无心理压力和愧疚,又开始入侵江氏集团的网。

可惜,对比零式香水那漏洞百出的网站,江氏集团简直就是个铁通。即便是他的掌舵者江羡沉也履历干净,找不到他一丝违法犯奸的把柄。

直到一张江羡沉抱着一个女孩进酒店的照片出现在屏幕上。

照片应该是很多年前拍的,上面的江羡沉比现在年轻很多,面色十分红润,像是喝了很多酒,神智不是很清醒的样子。

而他怀里的女孩看不见脸,只是身上穿着一套校服,像是某大学的女学生。

叶迟安紧抿着的唇角露出的笑意。

没有黑料,还不能制造一点?

他文思如泉涌,在键盘噼里啪啦一顿敲打。

“安安,你又在玩电脑了?信不信妈妈把你网线拔了!”

“妈,我不是在玩,是在创作。你这样,是阻止一个伟大文豪的诞世。”

叶迟安海吹的同时,狗血的豪门艳闻也编写完毕,改变电脑的ip地址,配合刚刚的照片一起发布到网上。

叶藤推门而入时,这一切刚好忙完,叶迟安正低头认真组装模型。

那是暖暖送给儿子的礼物。

被她带回来后拼了一晚上没拼好,结果到儿子手里不过一小时,就已经差不多了,只剩下几个零件。

儿子从小聪慧,像个小大人,她也很少管他。可再聪明也不过六岁,又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身边。也不知道他能不能习惯学校的寄宿生活。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和儿子分开。可她要嫁到江家,只能隐瞒安安的存在。

察觉到妈妈今天安静的有些异常,叶迟安停下手中的活,试探问,“妈,你今天要去哪?穿的这么正式。”

“晚上要去见你外婆。妈妈可能会晚一点回来。你要去谢叔叔家玩一会不?”

“不要。”叶迟安摇头,站起来抱住妈妈的腿,“我也要去。我还没见过外婆呢。”

见不见外婆,无所谓。

他只是不想妈妈一个人去。

林家人那么坏,妈妈被欺负了怎么办?

“不行。回国前,你答应过妈妈的,不能在林家人的面前暴露你。”叶藤说完,还是坚定的给谢良遇打了电话,让他过来接孩子。

叶迟安生气,背过身不理妈妈,却小声嘀咕道,“哼,不带就不带。等小爷我解决了那姓江的碍事鬼,林家彻底完蛋,妈妈再也不用怕那些人对我使坏了。到时候小爷去哪都拦不住。”

……

傍晚时分,江府。

叶藤跟着林源走进江家,看到空无一人的客厅,便知江家对林家的态度并不热切。

至少没真拿林家当亲家。

林氏夫妇坐在沙发里,耐心等待江羡沉出现,叶藤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她抬眸看去,有个佣人在点香。

倒流香炉飘出袅袅香烟,气味特别,仿佛在哪里闻过。

她起身走了过去,不顾佣人诧异的目光,打开香炉,浓郁的香味更清晰的扑入鼻中,隐隐约约勾出她晦涩的回忆。

六年前,在幽暗的房间,热汗交缠时,空气里弥漫着的就是这个香味。

那段被掩埋在时光里的痛苦记忆本已褪色,却因这个气味再次鲜活起来。

叶藤的面色顿时苍白如纸,浑身泛起恶寒,不经思考,也克制不住地,把香炉砸烂在地上的同时,踩灭点燃的熏香。

“爸爸,有人砸了烟烟阿姨送的东西。”清亮的女童音在身后响起。

从可怖的回忆中醒来,叶藤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连蹲下身清理地上的狼藉。

不过,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她的视线半敛着,先是看见一双大长腿,穿着漆黑锃亮的鳄鱼皮鞋,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旁边还有一双有些婴儿肥的小脚,白色的舞鞋搭配粉色的蓬蓬裙。

视线往上,才发现来的不止父女两个人,身后尾随了一堆的保镖。

一大一小,如众星拱月的君王牵着宠爱的小公主,强大的气场扑面而来,充斥着偌大的客厅。

小女孩原本还板着小脸,但在叶藤抬脸的瞬间,立即川剧变脸,眉眼笑成弯弯的月牙,“是叶阿姨!”

叶藤顿时傻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