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俩宝:总裁爹地真香了叶藤,贵妇-第4章 冲喜植物人

第4章 冲喜植物人

暖暖认出来人,连忙撒娇,“奶奶你怎么才来啊,爸爸都打完了。”

说着,她又摸了摸屁股,以示悲惨。

面对小奶包的撒娇,江夫人却能毫不动容,“告状前先说说你今天去了哪。”

心虚的暖暖顿时不敢出声,慢慢的,一点点挪到爸爸的身后,像是能把自己藏住一样。

看见孙女这一举动,江夫人平静的眼底划过一抹冰冷,声音更低了下来,“回答奶奶的话。”

这近乎逼迫的语调,让江羡沉眉头一皱,“暖暖只是去了趟公园,你不用这样小题大做。”

“小题大做?”江夫人柳眉一挑,“她一个小孩子偷跑出去见网友,像话吗?我教育几句还成了我的错?”

“暖暖是我的女儿。我会教育好她的。”

“你是嫌我多管闲事?”江夫人被气得胸脯一鼓一鼓,失了往日的优雅,扬高了声调说,“她妈妈不要她,把她丢在家门口时,你在干嘛?你天天喝成个酒鬼,不知道回家。要不是我发现的早,她早就死……”

“妈!”江羡沉冷喝阻止,然后拍了拍女儿的手背,“暖暖乖,去楼上找心丞玩一会。”

暖暖抬眸,和爸爸对视,固执的摇摇头,沉默地抓着爸爸的衬衫不肯松手。

江夫人察觉到自己的口不择言,收敛情绪后弯腰将暖暖抱进了怀里,像没有察觉到孙女身体的僵硬,摆出慈爱的长辈姿态,“暖暖乖,奶奶也是担心你啊。你叔叔从家里偷跑出去,才会被坏人绑架,推下山崖,到现在都没有醒来……”

“这种事以后都不要和她讲。”江羡沉在一旁冷声打断,看向母亲的目光有着前所未有的冷冽,“负责暖暖的保镖佣人,我会换一批。你不用操心。”

江夫人知道儿子已退了一步,也不再逼,软下语调说出来这的目的,“在孩子的教育上,佣人保镖能起什么作用?你一个男人带孩子,始终不方便。江家需要女主人。我看如烟那孩子不错,暖暖也很喜欢她。不如……”

江羡沉及时打断,“慕白不是马上就要娶亲了吗?暖暖以后有婶婶照顾,不需要多余的人。”

提到小儿子的婚事,江夫人冷硬的脸渐渐柔和起来,“也对,喜事不能扎堆,要一件件来。哎,我现在就希望林家的那个丫头真像智圆大师算的那样,和慕白八字相合。能给江家带来福气。”

看见奶奶脸上罕见的笑容,暖暖再次为爸爸感到心疼。

明明都是奶奶的孩子,就因为叔叔变成植物人,所以可以理所当然地得到了奶奶所有的关爱吗。

现在叔叔要娶婶婶。

家里是不是又要多一个只关心叔叔的人了?

这不公平。

她一定要找个人来帮她照顾爸爸。

……

江家在海城的地位,即便是十个林家都比不上。

如果不是江慕白一个月前差点休克死亡,江夫人在高僧建议下,选了林家的女儿来冲喜,让江慕白脱离险情,稳定下来。即便江慕白是个植物人,也轮不到林家来嫁女儿。

可以说这桩婚事对濒临破产的林家来说是喜从天降。但对林萝却是噩梦。

“不要,我不要嫁植物人!”林萝尖声抗议,随手就把架子上的花瓶砸了个稀巴烂。

“林萝,不要胡闹。公司的事已经够让你爸爸头疼了。你一向乖巧孝顺,怎么这时候就不懂事了呢?”沈心怡皱眉。

听丈夫提出这婚事的时候,她虽然也替女儿委屈。但想到这些年林家对她们母女不薄。林源没有自己的孩子,把林萝当亲女儿养大,便觉得女儿牺牲一下也是应该的。

“妈,我怎么不懂事了?你忘了吗?我有丈夫啊!我是苏家的少奶奶,我怎么可以再嫁到江家去。”

林源厉声喝住她,“住嘴!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让江家人听了,你在江家的日子不好过,林家也跟着完蛋。”

沈心怡看女儿冥顽不灵,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小萝,你怎么还拧着这根筋呢?苏翊情那种混账东西,你怎么还惦记着?

六年前,苏翊情在婚宴上悔婚离场,让林家丢尽了脸。

“妈,不是的。翊情不是那样的人。是叶藤,她不满我嫁到苏家,在背地里使坏。肯定是她和翊情说了什么我的坏话,骗他离开苏家!翊情早晚会看穿她的真面目,回到我身边的。我要等他。”林萝咬牙,声音里都带了哭腔。

“可是……”沈心怡看着偏执的女儿,扎心的话怎么也说不下去。

在林萝坚定的目光中,她甚至有些动摇,觉得小女儿说的也有可能的。

不然苏翊情和叶藤两个大活人怎么会在六年前齐齐消失,至今下落不明。

“啪啪啪”

清脆的掌声从门外传来,叶藤斜靠在客厅大门的门口,双手鼓掌不停,“真不愧是属狗的。六年不见,牙口变得更利了。以前好歹见人才咬,现在没影的事,都能出咬一嘴毛来。”

林家人看见六年不见的人突然出现,齐齐瞪大眼。

“叶藤!你,你还有脸回来!?”林萝最失态,癫狂地冲过去,一把抓着叶藤的手质问,“你把翊情藏哪去了?你不说,今天休想走!”

锋利的指甲嵌进叶藤的手背,渗出了丝丝鲜血。

叶藤一把甩开她,“够了。要找男人,去酒吧里找。我没时间和你疯。”

林萝被甩时,生生忍下甩叶藤巴掌的冲动,顺势倒在地上,呜呜呜哭泣,“妈,你看看她。这么多年不回来探望你也就算了。现在林家倒霉了,她就回来看笑话。”

看着从小就爱挑拨离间的妹妹,再看着依旧满脸失望看着自己的母亲,叶藤的心又升腾起了密密麻麻的痛。

如果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她做,她真想不顾一切,当众揭露林萝丑陋虚伪的嘴脸,哪怕拼个鱼死网破!

她犀利的目光直直朝沈心怡看去,一字一顿道,“六年前,有人买凶要我的命。我不知道是谁。敌在暗,我在明。我为了自保,只能离开海城。根本没有时间见苏翊情。他失踪和我没关系。”

“你说的再好,六年里没有和我联系总是事实。你既早已不认我这个妈,又何必和我解释这些?”沈心怡淡淡摇头,不再看一眼六年未见的大女儿,只是温柔地扶起林萝,给她擦眼泪。

林萝的嘴角微微上翘,眼睛里却还闪烁着泪花,“妈,姐姐既然这么说了,那大概真的是我误会她了。你也别这么说姐姐了。她不联系我们,肯定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叶藤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从小到大,她都像个外人,只能在一旁看她们母女情深。

唯一的区别是,小的时候,她身边还有爸爸。爸爸会给她买糖果,劝说她:她是姐姐,要体谅妈妈,包容妹妹。

可她的妹妹啊,为了夺走她的未婚夫,设计陷害她失了贞洁,污蔑她xd,把她关起来。

她的妈妈在听说她六年前差点死掉的消息后,在意的只是她六年的不联系而不是问一句,她当时伤的重不重。

早就不该抱希望了,又何必多说?

把目光从她们身上移开,叶藤看向林家的一家之主,“林先生,我来这是想和你谈一笔交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