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不是人魏铮,于氏-第3章 魏铮,是真的吗?

第3章 魏铮,是真的吗?

柳婉莹一瞬回神,心瞬间平静了下来。呵!就算侯爷赶回来要救她又怎么样?她温宁现在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救不了,现在要保她,只会一尸两命。也好,不必留着她生的小贱种在侯府了。“大夫呢!都死了吗?”魏铮抱着怀里汗血浸透声息渐无的人,声音不觉颤抖:“温宁,温宁……醒过来,你已经是我魏铮的妻,是我魏家的人,我不准你跟着走!”“已是残烛余火,施主也不必强留。”“谁!你是怎么进来的?”屋内众人看着凭空出现的道袍老头,惊变脸色。魏铮看着来人,眸中聚起血光,杀意迸现:“滚。”哪知那道袍老头一挥破袖呵呵一笑:“贫道若是走了,那这位天仙般的女子便就真的活不成了。”“你个诓人的骗子,说话前后不一,快滚!”柳婉莹莫名心里一慌,出声骂道。道袍老头轻瞄过她一眼,一捋长须:“只是时候未到罢了,现在这将熄烛心还是可以一挑,若是施主不想,那贫道就走了……”说罢,挥袖转身就要大摇大摆走出去。而此时,被魏铮抱在怀里的温宁突然大呕鲜血,脉息骤无。这一刻,魏铮声嘶:“救她,她必须活着!”……一个时辰后“恭喜侯爷夫人,喜得麟儿,虽未足月,但是哭声嘹亮,定是身体康健。”魏铮不看新生的儿子一眼,当即卸去一身银甲便将产床上因生产脱力而昏昏沉沉的温宁一把抱起,转至正寝居室的床榻上。他拿着温热的帕子为她拭去颈处胸口的汗腻,手还微微有些余悸的颤,此时抬眸看着她依旧惨白如纸的脸,反过来捏着她的手腕,扣在她脉搏处,感知着切实的脉动许久才松开了手。此时的温宁梦魇缠身,低声呢喃不断。反复都是一句:“父亲……玉儿……”“不准提,不准提那些该死的人,你既已嫁给我魏铮,就是我魏家的人!”魏铮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强迫昏厥的她与他照面,一双眼中的恨意昭然,丝毫未藏。他伸手轻轻去触她的脸颊,阴鸷狠绝的眉宇间潜藏着一丝丝的温柔。“温宁,你是我魏铮唯一没有料到的意外,只有你,我破例了。”“你听好了,你的命是我给的,我不准你死,你就必须给我活着!”温宁陷在梦魇,犹坠阿鼻地狱。“不……魏铮,你骗我……你骗我……”——两天后,深夜。温宁被隔间的婴儿啼哭惊醒,她猛地从榻上惊坐而起,低头看着自己已经平坦的肚子怔住,许久也没有半点反应。即使在月子里,魏铮也不曾与她分榻而眠,在她惊醒起身的那一刻就也醒了,在暗处看着她如此心里隐隐不安了起来。他伸手想要去揽她入怀,轻声道:“是儿子夜哭醒了,有奶娘喂他。”可是下一刻,手就被狠狠打开,温宁颤声响起:“魏铮,是真的吗?你破人云州城,屠尽我温家满门。”魏铮一怔,沉声冰冷:“是真的。”

柳婉莹一瞬回神,心瞬间平静了下来。

呵!

就算侯爷赶回来要救她又怎么样?

她温宁现在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救不了,现在要保她,只会一尸两命。

也好,不必留着她生的小贱种在侯府了。

“大夫呢!都死了吗?”

魏铮抱着怀里汗血浸透声息渐无的人,声音不觉颤抖:“温宁,温宁……醒过来,你已经是我魏铮的妻,是我魏家的人,我不准你跟着走!”

“已是残烛余火,施主也不必强留。”

“谁!你是怎么进来的?”屋内众人看着凭空出现的道袍老头,惊变脸色。

魏铮看着来人,眸中聚起血光,杀意迸现:“滚。”

哪知那道袍老头一挥破袖呵呵一笑:“贫道若是走了,那这位天仙般的女子便就真的活不成了。”

“你个诓人的骗子,说话前后不一,快滚!”柳婉莹莫名心里一慌,出声骂道。

道袍老头轻瞄过她一眼,一捋长须:“只是时候未到罢了,现在这将熄烛心还是可以一挑,若是施主不想,那贫道就走了……”

说罢,挥袖转身就要大摇大摆走出去。

而此时,被魏铮抱在怀里的温宁突然大呕鲜血,脉息骤无。

这一刻,魏铮声嘶:“救她,她必须活着!”

……

一个时辰后

“恭喜侯爷夫人,喜得麟儿,虽未足月,但是哭声嘹亮,定是身体康健。”

魏铮不看新生的儿子一眼,当即卸去一身银甲便将产床上因生产脱力而昏昏沉沉的温宁一把抱起,转至正寝居室的床榻上。

他拿着温热的帕子为她拭去颈处胸口的汗腻,手还微微有些余悸的颤,此时抬眸看着她依旧惨白如纸的脸,反过来捏着她的手腕,扣在她脉搏处,感知着切实的脉动许久才松开了手。

此时的温宁梦魇缠身,低声呢喃不断。

反复都是一句:“父亲……玉儿……”

“不准提,不准提那些该死的人,你既已嫁给我魏铮,就是我魏家的人!”

魏铮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强迫昏厥的她与他照面,一双眼中的恨意昭然,丝毫未藏。

他伸手轻轻去触她的脸颊,阴鸷狠绝的眉宇间潜藏着一丝丝的温柔。

“温宁,你是我魏铮唯一没有料到的意外,只有你,我破例了。”

“你听好了,你的命是我给的,我不准你死,你就必须给我活着!”

温宁陷在梦魇,犹坠阿鼻地狱。

“不……魏铮,你骗我……你骗我……”

——

两天后,深夜。

温宁被隔间的婴儿啼哭惊醒,她猛地从榻上惊坐而起,低头看着自己已经平坦的肚子怔住,许久也没有半点反应。

即使在月子里,魏铮也不曾与她分榻而眠,在她惊醒起身的那一刻就也醒了,在暗处看着她如此心里隐隐不安了起来。

他伸手想要去揽她入怀,轻声道:“是儿子夜哭醒了,有奶娘喂他。”

可是下一刻,手就被狠狠打开,温宁颤声响起:“魏铮,是真的吗?你破人云州城,屠尽我温家满门。”

魏铮一怔,沉声冰冷:“是真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