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超神时代陈小易,金色拳头-第5章 一往无前的决心

第5章 一往无前的决心

陈小易一愣,急忙说道:“你先别想这些,我现在不想知道,你先自救出来再说。”骆青雯淡淡一笑,说道:“你还挺善良的,是看我漂亮,所以不忍心我死吧?其实抓你过来的原因很简单,你读过书,应该明白金色原力代表着什么。”陈小易双瞳微缩,沉声道:“对《原力真解》的领悟达到十层大圆满,最高天赋!”骆青雯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我并没有达到大圆满,只是九层巅峰,所以原力只是轻微的异化,呈现出淡金色。”陈小易道:“你很快就能踏入十层了。”骆青雯看了他一眼,轻笑道:“若真是这样简单就好了。天赋这东西很奇妙,每个人都会有上限的。我虽然一年前就踏入了九层巅峰,但并不代表我此生就能抵达圆满。为此,我不惜回到令自己厌恶的张家,希望通过张家的力量让我跨出这一步,可半年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进展。”陈小易道:“耐心点,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耐心?或许吧。不光我没了,这耐心张家也没了,甚至是帝国也没了。”骆青雯目光流转,突然笑道:“这样也挺好的,就不用被你这个癞蛤蟆吃了。”“癞蛤蟆吃?什么意思?”陈小易皱眉问道。骆青雯没有回答,继续说道:“你知道十层天赋意味着什么吗?”陈小易道:“十层天赋能够诞生出【神命】,这是成为神将的必要条件。”他愣了下,似乎明白了什么。骆青雯诧异道:“你在什么学院读的书,知道的还挺多的。”陈小易没吭声。她继续说道:“诞生一位神将,无论对帝国还是世家,都是无比重要的事。所以获得神命,现在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了。今圣甚至派人前往永曜之巅,请来星曜大人为我推算,终于找到了一种办法。”陈小易随口说道:“这办法不是拿我做药引子吧?”骆青雯露出诧异之色,点头道:“你很聪明,就是拿你做药引子。”“哈哈,你真会开玩笑。”陈小易干笑了两声,空气有些安静。骆青雯静静的看着他,说道:“我没有开玩笑,因为你是非生非死命格的人。”陈小易愣道:“什么是非生非死命格?”骆青雯摇头道:“不知道,星曜大人也不知道。”陈小易心中波澜涌动,难道是指自己的穿越命?难道这世上真有这种推演之法,可以算出上下古今?他道:“我实在不知自己何德何能,可以助你突破。”骆青雯神情有些不自然,但转念一想,自己都快死了,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当即说道:“星曜大人说,要我取了你的初阳,便可以突破障碍。”“初……初阳?”陈小易瞪大眼睛,目瞪口呆,他自然知道所谓的“初阳”,便是男子的第一次,他吞咽了下,怔怔道:“你们怎么知道我还有?”骆青雯道:“无世大人和家主已经详细检查过你了。”丢人!陈小易老脸一红,正色道:“弄了这么久,原来是这么回事。你放心吧,助人是快乐之本,热心是开心的灵魂,既然你有求于我,就算是天塌下来了我也得帮你!”“哼,你休想!”骆青雯冷冷道:“我马上就要死了,你去帮灰吧。”“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死的。”陈小易走了过来。骆青雯轻轻皱眉,心想他要做什么?但一个凡体,在原力使者面前和蝼蚁无异,还不让我死,呵,真是愚昧无知。“天赋也好,力量也好,都是源于人体自身,所以能够救你的,只有你自己。”陈小易说道。“现在说这种大道理有用吗?”骆青雯冷冷说道。“有用。”陈小易道:“我会你让知道,人受到刺激后爆发小宇宙,战胜一切,那不是漫画,而是……一往无前的决心!”他脸色坚定,伸手出来,直接伸入那红色原力中,将骆青雯身上那啥抓住,柔柔软软的,还捏了几下。石室中死一般的寂静。“死!”惊天怒吼从骆青雯身上爆发出来,狂暴的淡金色原力瞬间冲出体内,一下将陈小易震飞出去。骆青雯直接炸毛了,巨大的怒火燃烧全身。陈小易轰在墙壁上,一口血喷了出来,五脏六腑都摔碎了,又掉落在地上,他抬起头,用尽力气嘶吼道:“稳住你的力量,快收服那原力实质!”“该死啊!”骆青雯气的头脑发胀,眼泪都出来了。虽然自己在不断做心理准备,要便宜这个癞蛤蟆,但毕竟还没便宜,最后会不会便宜也不好说。从小到大,从未有男子这般触碰过她的身体。一时间愤怒和委屈交织在一起,化作巨大的力量和杀气。就在这时,陈小易的话传来,让她清醒了一点。“待会再杀你!”骆青雯咬牙切齿的说道,眼里含着泪水。当即双手结印,将全身的淡金色原力稳定下来,形成一圈圈回路,绕在身体四周。她体内不断传来怪鸟的声音,仿佛被压制了。突然一道红光从她胸口位置冲了出来,往远处逃去。“你是我的了,飞鸿。”骆青雯双眼中爆出寒芒,怒火与力量交织在一起,伸手将那红光抓住。怪鸟在她掌心拼命挣扎,整个石室内都是光影幢幢。但红色原力很快被压制下去,怪鸟终于停止了挣扎,在骆青雯的掌心变幻起来,化作一柄红色的精致手枪。原力实质——飞鸿!枪身短小精美,通体艳红,极适合女子使用,上面刻有一对云翼,周围是火焰和回路刻纹。骆青雯面露喜色,急忙将枪抓住。枪内传来一股力量,仿佛心脏的跳动,骆青雯握枪的刹那,一道清脆的枪声响起。“砰!”擦枪走火?骆青雯惊叫道:“快走!”陈小易双瞳瞬间放大,只见一枚子弹向自己射来,在空中划出一条红色轨迹,气浪往四周排开,就像一只飞鸟,踩着火焰撕裂而来。“你妹啊!没本事就不要学别人玩枪啊!”他肩上“砰”的一下,爆出一个血洞,直接被打穿。“你没事吧?”骆青雯急忙收起飞鸿,一个闪现过来。陈小易看了看她,又看了下自己的肩膀,还有被原力灼烧的鲜血淋漓的右手,以及被撞的几乎破碎的内脏,淡淡的反问道:“你觉得呢?”说完,就失去了意识,径直的往后倒下。骆青雯急忙将他扶住,但突然一想,这流氓竟敢侵犯自己,一怒之下又放手,让陈小易“砰”的摔在地上。骆青雯怒气未消,冷冷的盯着他。但转念一想,他也是为了救自己,若非那一下举动,自己真的就死了。想到这,怒气才渐渐散去,目光变得清冷柔和下来。“现在怎么办,他昏在这了。”骆青雯皱起眉来,想将陈小易抬走,但一想到这里进出的入口,就算是自己一个人,也要小心翼翼的过去,带着一个人根本无法通过。“他是怎么进来的,难道另外有路?”骆青雯立即想到了关键。她刚见到陈小易的时候,对方的身体和衣服都是湿的,应该是从水路潜过来的。她出去绕了一圈,见到通道两侧的水潭,沉思了一阵,又回到洞内,且不说不知水路在哪,就算知道,也无法带着一个重伤昏迷的人潜水离开。看着陈小易肩上还在流血,伤势不断扩大,骆青雯叹了口气:“还是先救活他吧。”当即跪坐在陈小易身边,轻轻闭上双眼,双手结印。一团绿色的光芒从两手中浮现,然后一下扩大,将陈小易整个人笼罩。正是军部六技之一的治疗。没过多久,那绿色光芒渐渐淡去。骆青雯手中诀印一变,再次施展出来。六技每施展一次,都要时间冷却,但骆青雯体内有九条原力回路,能够接连施展九次。这也是强天赋的可怕之处。若是领悟到真解十层,获得神命,那几乎可以无限制的施展战技。九次治疗轮完后,陈小易身上的伤几乎好得差不多了。她又取出一些药品、清水、纱布和绑带,帮陈小易将身上的淤血脏物擦除。她突然发现这个矿工,并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脏,在隐泄的星光下,五官端正,棱角分明,还有些好看。骆青雯呆滞了下,喃喃自语道:“若你不是凡体,那该有多好啊。”说完后,神情有些落寞,她又将陈小易托到一口黑色铜棺的后面,给他放了大量的食物、水和药品。“你先在这躺着,要是让张家发现我们都不见,就麻烦了,你要是能醒来,就自己顺着原路回去吧。今天的事,虽然你对我无礼,但也算救了我,就当扯平了。”然后将石室中的各种痕迹小心的清理了一遍,便化作一道影子,消失在通道外。“凡体怎么了,凡体就不是人?”昏暗的星光下,陈小易缓缓睁开双眼,叹了口气。骆青雯给他施展完治疗后就醒了,但听见那句话,便选择了继续睡。“凡体也没什么不好的。”陈小易望着黑暗里微弱的星芒,自嘲一笑,就从黑棺后爬了起来。他靠在棺壁上休息了一阵,体能恢复不少。但右肩上的伤太重,直接被子弹贯穿,虽然九轮治疗下去基本稳住了,但血还是不时的渗出来。他从身边找了些药,便小心的挪动身体,将绑带解开,打算重新换药。突然,昏暗的星光下,陈小易见到自己的伤口,双瞳骤然一缩,整个人有如被雷击中。“这是!——”那伤口覆盖面积极大,在中心处,是一个特怪的弹痕,好似一种怪鸟的爪子。陈小易的脑子一下就懵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浮现出来:“你还没有遇上那个给你飞鸿留爪的人,当你遇上她之后,你的一生就会改变。”那是老疯子死前最后的话。“我不要什么飞鸿爪印,你把我的神命还给我!”平生事,惊才绝艳!十五岁领悟到真解九层巅峰,为了参悟十层奥义,他潜回祖陆的起源之地。终于在十六岁那年踏入真解十重。他才是真正的神命天赋,碾压年轻一辈无敌手!就在他春风得意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老爷爷。天才遇见老爷爷后,被变废材,再通过老爷爷的帮助成为斗帝,那是小说。他遇见老爷爷后,被变废材,之后老爷爷就死了……那老爷爷,不,是老疯子,不知用什么手段封印了自己的神命,就连一身无双修为也付诸流水。然后自己就被困在祖星,成了没有身份的流民,连吃饭都成问题。再后来就被人抓去黑矿成了矿工。这矿一挖,就是两年!两年啊,噩梦一般,享受的是福报的PLUS版007,他都挖成了五好矿工,每次开会,矿长都把他当标兵表扬一番。陈小易恨不能把那个老疯子挖出来挫骨扬灰。

陈小易一愣,急忙说道:“你先别想这些,我现在不想知道,你先自救出来再说。”

骆青雯淡淡一笑,说道:“你还挺善良的,是看我漂亮,所以不忍心我死吧?其实抓你过来的原因很简单,你读过书,应该明白金色原力代表着什么。”

陈小易双瞳微缩,沉声道:“对《原力真解》的领悟达到十层大圆满,最高天赋!”

骆青雯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我并没有达到大圆满,只是九层巅峰,所以原力只是轻微的异化,呈现出淡金色。”

陈小易道:“你很快就能踏入十层了。”

骆青雯看了他一眼,轻笑道:“若真是这样简单就好了。天赋这东西很奇妙,每个人都会有上限的。我虽然一年前就踏入了九层巅峰,但并不代表我此生就能抵达圆满。为此,我不惜回到令自己厌恶的张家,希望通过张家的力量让我跨出这一步,可半年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进展。”

陈小易道:“耐心点,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耐心?或许吧。不光我没了,这耐心张家也没了,甚至是帝国也没了。”

骆青雯目光流转,突然笑道:“这样也挺好的,就不用被你这个癞蛤蟆吃了。”

“癞蛤蟆吃?什么意思?”

陈小易皱眉问道。

骆青雯没有回答,继续说道:“你知道十层天赋意味着什么吗?”

陈小易道:“十层天赋能够诞生出【神命】,这是成为神将的必要条件。”他愣了下,似乎明白了什么。

骆青雯诧异道:“你在什么学院读的书,知道的还挺多的。”

陈小易没吭声。

她继续说道:“诞生一位神将,无论对帝国还是世家,都是无比重要的事。所以获得神命,现在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了。今圣甚至派人前往永曜之巅,请来星曜大人为我推算,终于找到了一种办法。”

陈小易随口说道:“这办法不是拿我做药引子吧?”

骆青雯露出诧异之色,点头道:“你很聪明,就是拿你做药引子。”

“哈哈,你真会开玩笑。”

陈小易干笑了两声,空气有些安静。

骆青雯静静的看着他,说道:“我没有开玩笑,因为你是非生非死命格的人。”

陈小易愣道:“什么是非生非死命格?”

骆青雯摇头道:“不知道,星曜大人也不知道。”

陈小易心中波澜涌动,难道是指自己的穿越命?难道这世上真有这种推演之法,可以算出上下古今?

他道:“我实在不知自己何德何能,可以助你突破。”

骆青雯神情有些不自然,但转念一想,自己都快死了,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当即说道:“星曜大人说,要我取了你的初阳,便可以突破障碍。”

“初……初阳?”

陈小易瞪大眼睛,目瞪口呆,他自然知道所谓的“初阳”,便是男子的第一次,他吞咽了下,怔怔道:“你们怎么知道我还有?”

骆青雯道:“无世大人和家主已经详细检查过你了。”

丢人!

陈小易老脸一红,正色道:“弄了这么久,原来是这么回事。你放心吧,助人是快乐之本,热心是开心的灵魂,既然你有求于我,就算是天塌下来了我也得帮你!”

“哼,你休想!”

骆青雯冷冷道:“我马上就要死了,你去帮灰吧。”

“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陈小易走了过来。

骆青雯轻轻皱眉,心想他要做什么?

但一个凡体,在原力使者面前和蝼蚁无异,还不让我死,呵,真是愚昧无知。

“天赋也好,力量也好,都是源于人体自身,所以能够救你的,只有你自己。”陈小易说道。

“现在说这种大道理有用吗?”骆青雯冷冷说道。

“有用。”

陈小易道:“我会你让知道,人受到刺激后爆发小宇宙,战胜一切,那不是漫画,而是……一往无前的决心!”

他脸色坚定,伸手出来,直接伸入那红色原力中,将骆青雯身上那啥抓住,柔柔软软的,还捏了几下。

石室中死一般的寂静。

“死!”

惊天怒吼从骆青雯身上爆发出来,狂暴的淡金色原力瞬间冲出体内,一下将陈小易震飞出去。

骆青雯直接炸毛了,巨大的怒火燃烧全身。

陈小易轰在墙壁上,一口血喷了出来,五脏六腑都摔碎了,又掉落在地上,他抬起头,用尽力气嘶吼道:“稳住你的力量,快收服那原力实质!”

“该死啊!”

骆青雯气的头脑发胀,眼泪都出来了。

虽然自己在不断做心理准备,要便宜这个癞蛤蟆,但毕竟还没便宜,最后会不会便宜也不好说。

从小到大,从未有男子这般触碰过她的身体。

一时间愤怒和委屈交织在一起,化作巨大的力量和杀气。

就在这时,陈小易的话传来,让她清醒了一点。

“待会再杀你!”

骆青雯咬牙切齿的说道,眼里含着泪水。

当即双手结印,将全身的淡金色原力稳定下来,形成一圈圈回路,绕在身体四周。

她体内不断传来怪鸟的声音,仿佛被压制了。

突然一道红光从她胸口位置冲了出来,往远处逃去。

“你是我的了,飞鸿。”

骆青雯双眼中爆出寒芒,怒火与力量交织在一起,伸手将那红光抓住。

怪鸟在她掌心拼命挣扎,整个石室内都是光影幢幢。

但红色原力很快被压制下去,怪鸟终于停止了挣扎,在骆青雯的掌心变幻起来,化作一柄红色的精致手枪。

原力实质——飞鸿!

枪身短小精美,通体艳红,极适合女子使用,上面刻有一对云翼,周围是火焰和回路刻纹。

骆青雯面露喜色,急忙将枪抓住。

枪内传来一股力量,仿佛心脏的跳动,骆青雯握枪的刹那,一道清脆的枪声响起。

“砰!”

擦枪走火?

骆青雯惊叫道:“快走!”

陈小易双瞳瞬间放大,只见一枚子弹向自己射来,在空中划出一条红色轨迹,气浪往四周排开,就像一只飞鸟,踩着火焰撕裂而来。

“你妹啊!没本事就不要学别人玩枪啊!”

他肩上“砰”的一下,爆出一个血洞,直接被打穿。

“你没事吧?”

骆青雯急忙收起飞鸿,一个闪现过来。

陈小易看了看她,又看了下自己的肩膀,还有被原力灼烧的鲜血淋漓的右手,以及被撞的几乎破碎的内脏,淡淡的反问道:“你觉得呢?”

说完,就失去了意识,径直的往后倒下。

骆青雯急忙将他扶住,但突然一想,这流氓竟敢侵犯自己,一怒之下又放手,让陈小易“砰”的摔在地上。

骆青雯怒气未消,冷冷的盯着他。

但转念一想,他也是为了救自己,若非那一下举动,自己真的就死了。

想到这,怒气才渐渐散去,目光变得清冷柔和下来。

“现在怎么办,他昏在这了。”

骆青雯皱起眉来,想将陈小易抬走,但一想到这里进出的入口,就算是自己一个人,也要小心翼翼的过去,带着一个人根本无法通过。

“他是怎么进来的,难道另外有路?”

骆青雯立即想到了关键。

她刚见到陈小易的时候,对方的身体和衣服都是湿的,应该是从水路潜过来的。

她出去绕了一圈,见到通道两侧的水潭,沉思了一阵,又回到洞内,且不说不知水路在哪,就算知道,也无法带着一个重伤昏迷的人潜水离开。

看着陈小易肩上还在流血,伤势不断扩大,骆青雯叹了口气:“还是先救活他吧。”

当即跪坐在陈小易身边,轻轻闭上双眼,双手结印。

一团绿色的光芒从两手中浮现,然后一下扩大,将陈小易整个人笼罩。

正是军部六技之一的治疗。

没过多久,那绿色光芒渐渐淡去。

骆青雯手中诀印一变,再次施展出来。

六技每施展一次,都要时间冷却,但骆青雯体内有九条原力回路,能够接连施展九次。

这也是强天赋的可怕之处。

若是领悟到真解十层,获得神命,那几乎可以无限制的施展战技。

九次治疗轮完后,陈小易身上的伤几乎好得差不多了。

她又取出一些药品、清水、纱布和绑带,帮陈小易将身上的淤血脏物擦除。

她突然发现这个矿工,并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脏,在隐泄的星光下,五官端正,棱角分明,还有些好看。

骆青雯呆滞了下,喃喃自语道:“若你不是凡体,那该有多好啊。”

说完后,神情有些落寞,她又将陈小易托到一口黑色铜棺的后面,给他放了大量的食物、水和药品。

“你先在这躺着,要是让张家发现我们都不见,就麻烦了,你要是能醒来,就自己顺着原路回去吧。今天的事,虽然你对我无礼,但也算救了我,就当扯平了。”

然后将石室中的各种痕迹小心的清理了一遍,便化作一道影子,消失在通道外。

“凡体怎么了,凡体就不是人?”

昏暗的星光下,陈小易缓缓睁开双眼,叹了口气。

骆青雯给他施展完治疗后就醒了,但听见那句话,便选择了继续睡。

“凡体也没什么不好的。”

陈小易望着黑暗里微弱的星芒,自嘲一笑,就从黑棺后爬了起来。

他靠在棺壁上休息了一阵,体能恢复不少。

但右肩上的伤太重,直接被子弹贯穿,虽然九轮治疗下去基本稳住了,但血还是不时的渗出来。

他从身边找了些药,便小心的挪动身体,将绑带解开,打算重新换药。

突然,昏暗的星光下,陈小易见到自己的伤口,双瞳骤然一缩,整个人有如被雷击中。

“这是!——”

那伤口覆盖面积极大,在中心处,是一个特怪的弹痕,好似一种怪鸟的爪子。

陈小易的脑子一下就懵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浮现出来:

“你还没有遇上那个给你飞鸿留爪的人,当你遇上她之后,你的一生就会改变。”

那是老疯子死前最后的话。

“我不要什么飞鸿爪印,你把我的神命还给我!”

平生事,惊才绝艳!

十五岁领悟到真解九层巅峰,为了参悟十层奥义,他潜回祖陆的起源之地。

终于在十六岁那年踏入真解十重。

他才是真正的神命天赋,碾压年轻一辈无敌手!

就在他春风得意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老爷爷。

天才遇见老爷爷后,被变废材,再通过老爷爷的帮助成为斗帝,那是小说。

他遇见老爷爷后,被变废材,之后老爷爷就死了……

那老爷爷,不,是老疯子,不知用什么手段封印了自己的神命,就连一身无双修为也付诸流水。

然后自己就被困在祖星,成了没有身份的流民,连吃饭都成问题。

再后来就被人抓去黑矿成了矿工。

这矿一挖,就是两年!

两年啊,噩梦一般,享受的是福报的PLUS版007,他都挖成了五好矿工,每次开会,矿长都把他当标兵表扬一番。

陈小易恨不能把那个老疯子挖出来挫骨扬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