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柳晴,郁家-第3章 把仇人救上来了

第3章 把仇人救上来了

莫名其妙变成炮灰的洛燃冷嗤一声,笑的张狂,“这年头畜生都学会用成语了,难怪敢在人前狂吠。”“你说什么?”柳晴脸色微变,却还顾忌着媒体,没有当场发怒。洛燃邪妄的上挑新月眉,借过一个记者的长话筒,“没听清啊?年纪轻轻大小脑萎缩就算了,耳朵还不好使。啧,借话筒就是为了关爱你这种残障人士。”“看看这家教,小学没毕业吧,牙尖嘴利!”程宿见柳晴被损,气的想要夺走她的话筒。明明一把就能夺走,可实际上两人一拉一扯话筒擦刮上洛燃的嘴角,弄花了她的红唇。“大家看到了,是他先动的手,我只是正当防卫!”洛燃在镜头前刻意留多留了一会儿正脸,话音落,她双手拽住一脸懵逼的程宿的手臂,帅气的来了个过肩摔。程宿摔的五脏俱疼,闷哼着躬成虾状。洛燃不看他,用手擦了擦花掉的唇角,一身轻快的转身并向郁湛伸出手。无数灼热的视线都在紧盯两人的互动。众所周知郁湛有洁癖,他刚才主动和洛燃牵手大家就憋了一肚子的疑问,为了挽回名声连洁癖都改了吗?郁湛轮廓性感的红唇轻勾,似笑非笑的眉眼间自带宠辱不惊的强大气场,不怒自威。那是浸淫顶流世界的气度,是独属于上位者的骄矜。他用温暖干燥的大手裹住她嫩如削葱根的柔夷。洛燃巧笑嫣然的面对大众镜头,“实不相瞒,我和郁湛是旧相识,从小就有婚约,这是婚书。”她单手从随身的小包掏出一张泛黄的红纸展现在媒体面前,时间可追溯到十八年前。婚约者是郁湛和柒家小女儿,没写具体姓名。“我是柒家最小的女儿,这一点有疑问的可以去柒家查证。”“郁湛是个很有担当的男人,在知道婚约存在后,他毅然决然退了柳家的婚,只为完成更早的婚约。”“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我希望大家来是传递喜气和幸福的。”“至于他为什么没跟我一起露面,是因为我的东西忘记拿,他专程去给我拿。”咬重“专程”二字,说完,她幸福的扬起两人交握的手作为佐证,“我们要去结婚了!”记者进不了酒店。假恩爱的两人上了电梯立即分开,各自霸占一个角落。洛燃将手从郁湛手里抽出,自顾自说道,“不用谢,如今你我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不好我也会被diss。”这是在解释她为什么维护他。郁湛深邃的目光扫了眼变空的手,半抬着眼皮看向她,目光微凉,“是吗?假结婚而已,明日我们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各有各的生活圈,我以为你不在乎的。”“仅此一次而已,好歹三年后要拿你的报酬,不做点什么我心不安理不得。”洛燃的目光落在电梯按键上,光可鉴人的内壁将她姣好的侧影印出,一半沐浴在暗光中,一半在明媚里。她状态轻松,不似作伪。郁湛微眯狭长的凤眸,幽深的凝视她一眼,不置可否。电梯内又变的无比安静。叮——几秒后电梯打开,门外站着一个怒目圆睁的小胖子。“哥,你明明说你下去帮我报仇的,你怎么把仇人给救上来了!”

莫名其妙变成炮灰的洛燃冷嗤一声,笑的张狂,“这年头畜生都学会用成语了,难怪敢在人前狂吠。”

“你说什么?”

柳晴脸色微变,却还顾忌着媒体,没有当场发怒。

洛燃邪妄的上挑新月眉,借过一个记者的长话筒,“没听清啊?年纪轻轻大小脑萎缩就算了,耳朵还不好使。啧,借话筒就是为了关爱你这种残障人士。”

“看看这家教,小学没毕业吧,牙尖嘴利!”

程宿见柳晴被损,气的想要夺走她的话筒。明明一把就能夺走,可实际上两人一拉一扯话筒擦刮上洛燃的嘴角,弄花了她的红唇。

“大家看到了,是他先动的手,我只是正当防卫!”

洛燃在镜头前刻意留多留了一会儿正脸,话音落,她双手拽住一脸懵逼的程宿的手臂,帅气的来了个过肩摔。

程宿摔的五脏俱疼,闷哼着躬成虾状。

洛燃不看他,用手擦了擦花掉的唇角,一身轻快的转身并向郁湛伸出手。

无数灼热的视线都在紧盯两人的互动。

众所周知郁湛有洁癖,他刚才主动和洛燃牵手大家就憋了一肚子的疑问,为了挽回名声连洁癖都改了吗?

郁湛轮廓性感的红唇轻勾,似笑非笑的眉眼间自带宠辱不惊的强大气场,不怒自威。

那是浸淫顶流世界的气度,是独属于上位者的骄矜。

他用温暖干燥的大手裹住她嫩如削葱根的柔夷。

洛燃巧笑嫣然的面对大众镜头,“实不相瞒,我和郁湛是旧相识,从小就有婚约,这是婚书。”

她单手从随身的小包掏出一张泛黄的红纸展现在媒体面前,时间可追溯到十八年前。

婚约者是郁湛和柒家小女儿,没写具体姓名。

“我是柒家最小的女儿,这一点有疑问的可以去柒家查证。”

“郁湛是个很有担当的男人,在知道婚约存在后,他毅然决然退了柳家的婚,只为完成更早的婚约。”

“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我希望大家来是传递喜气和幸福的。”

“至于他为什么没跟我一起露面,是因为我的东西忘记拿,他专程去给我拿。”

咬重“专程”二字,说完,她幸福的扬起两人交握的手作为佐证,“我们要去结婚了!”

记者进不了酒店。

假恩爱的两人上了电梯立即分开,各自霸占一个角落。

洛燃将手从郁湛手里抽出,自顾自说道,“不用谢,如今你我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不好我也会被diss。”

这是在解释她为什么维护他。

郁湛深邃的目光扫了眼变空的手,半抬着眼皮看向她,目光微凉,“是吗?假结婚而已,明日我们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各有各的生活圈,我以为你不在乎的。”

“仅此一次而已,好歹三年后要拿你的报酬,不做点什么我心不安理不得。”

洛燃的目光落在电梯按键上,光可鉴人的内壁将她姣好的侧影印出,一半沐浴在暗光中,一半在明媚里。

她状态轻松,不似作伪。

郁湛微眯狭长的凤眸,幽深的凝视她一眼,不置可否。

电梯内又变的无比安静。

叮——

几秒后电梯打开,门外站着一个怒目圆睁的小胖子。

“哥,你明明说你下去帮我报仇的,你怎么把仇人给救上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