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柳晴,郁家-第1章 一个人的婚礼

第1章 一个人的婚礼

六星酒店婚礼现场。可容纳千人的场地,只有新娘和司仪两人,空荡的如同一只没吃饱的怪兽。新娘很美,一张清丽的小脸画着精致的韩式新娘妆,颜值放娱乐圈能吊打一群当红小花。然而怪异的是,她身上的婚纱不合身,松垮垮包裹着她黄金比例的身体,结婚照乍一看就像是换头p上去的。“吉时已到,新娘子你再催催新郎啊,这婚礼一个人没办法进行……”司仪面色古怪的擦去额头上的冷汗,手握着话筒微微发颤。他生平第一次参加这种令人头皮发麻的婚礼。“打过了,没人接。”新郎没来,新娘也不在乎。洛燃清冷的扫视四周,看到舞台旁装饰用的大熊,她大步流星的将它提起来,放到自己的对立面。“行了,走流程。”司仪紧张的喉咙发干,他怀疑自己主持的是一场冥婚,太诡异了!但他还是尽职尽责的念完自己的台词。问到新郎郁湛愿不愿意娶新娘洛燃为妻,洛燃一脚踢在大熊的肚子上,大熊咚的栽倒在舞台上,五体投地。“咯,他也愿意。”闹剧般的婚礼落幕,洛燃豪爽的将捧花往后一扔,招呼司仪,“这家酒店的饭菜很不错,你可以吃完席再走,还可以打包。”反正有人付钱。说完,洛燃提着碍事的婚纱裙摆走下婚礼舞台,她如同即将卫冕的女王,逆着光走的气势磅礴。许是婚礼包场的原因,大厅很空。洛燃一走出酒店的大门,情势骤变,扎堆的记者扛着摄影器械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虽然有酒店的安保人员护着她,还是有漏网的记者窜到洛燃面前,拿长长的话筒恶意的往洛燃的脸上怼。“请问你是哪位?柒家大小姐不长你这样,你是郁湛花钱请来的临时新娘吗?”“听说婚礼上的婚纱照都没换,只是把原新娘的头用你的照片遮住,这是真的吗?”“郁湛怎么没跟你一起下来,他是怕被人拍到他跌入尘埃的模样,刻意把你推出来当挡箭牌的吗?”一连三问,一问比一问过分。国字脸的男记者眉毛乱的像两簇杂草,一脸的幸灾乐祸。在场所有人都放轻呼吸,等着她回应。洛燃高冷的瞥了男记者一眼,像是在看跳梁小丑,“关你屁事!”吱呀——就在男记者脸色转黑要爆粗口的瞬间,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开上酒店的缓坡,像蓄势待发的猛虎骤然刹停在众人身后。众人又惊又好奇的转身盯着黑车,这是谁,是郁湛吗?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后座的车门,人群蠢蠢欲动。从驾驶位下来的助理小心翼翼打开后座车门,穿着阿玛尼高定西装的英俊男人如同尊贵的帝王款款而下。目似利刃,发如暗夜。他强大的气场震慑住热血沸腾的所有人,个个如同被掐住了脖子的鹌鹑,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只能干瞪着眼睛,看着他高雅矜贵的整理烫金边的袖口。郁湛手放下的瞬间,众人不自觉的大舒了口气,感觉胸腔被挤压走的空气回来了,整个人鲜活起来。唯有之前挑事的男记者,心高悬在半空放不下,因为郁湛森冷似鹰隼的凤眸盯着他,他背脊发寒,像被一支染血的利箭瞄准。郁湛轻启唇形极佳的性感薄唇,声音冷的像块冰,“刚才的问题,你可以来问我。”顿了顿,他威慑意味十足的补充,“只要你敢!”

六星酒店婚礼现场。

可容纳千人的场地,只有新娘和司仪两人,空荡的如同一只没吃饱的怪兽。

新娘很美,一张清丽的小脸画着精致的韩式新娘妆,颜值放娱乐圈能吊打一群当红小花。

然而怪异的是,她身上的婚纱不合身,松垮垮包裹着她黄金比例的身体,结婚照乍一看就像是换头p上去的。

“吉时已到,新娘子你再催催新郎啊,这婚礼一个人没办法进行……”

司仪面色古怪的擦去额头上的冷汗,手握着话筒微微发颤。

他生平第一次参加这种令人头皮发麻的婚礼。

“打过了,没人接。”

新郎没来,新娘也不在乎。

洛燃清冷的扫视四周,看到舞台旁装饰用的大熊,她大步流星的将它提起来,放到自己的对立面。

“行了,走流程。”

司仪紧张的喉咙发干,他怀疑自己主持的是一场冥婚,太诡异了!

但他还是尽职尽责的念完自己的台词。

问到新郎郁湛愿不愿意娶新娘洛燃为妻,洛燃一脚踢在大熊的肚子上,大熊咚的栽倒在舞台上,五体投地。

“咯,他也愿意。”

闹剧般的婚礼落幕,洛燃豪爽的将捧花往后一扔,招呼司仪,“这家酒店的饭菜很不错,你可以吃完席再走,还可以打包。”

反正有人付钱。

说完,洛燃提着碍事的婚纱裙摆走下婚礼舞台,她如同即将卫冕的女王,逆着光走的气势磅礴。

许是婚礼包场的原因,大厅很空。

洛燃一走出酒店的大门,情势骤变,扎堆的记者扛着摄影器械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

虽然有酒店的安保人员护着她,还是有漏网的记者窜到洛燃面前,拿长长的话筒恶意的往洛燃的脸上怼。

“请问你是哪位?柒家大小姐不长你这样,你是郁湛花钱请来的临时新娘吗?”

“听说婚礼上的婚纱照都没换,只是把原新娘的头用你的照片遮住,这是真的吗?”

“郁湛怎么没跟你一起下来,他是怕被人拍到他跌入尘埃的模样,刻意把你推出来当挡箭牌的吗?”

一连三问,一问比一问过分。

国字脸的男记者眉毛乱的像两簇杂草,一脸的幸灾乐祸。

在场所有人都放轻呼吸,等着她回应。

洛燃高冷的瞥了男记者一眼,像是在看跳梁小丑,“关你屁事!”

吱呀——

就在男记者脸色转黑要爆粗口的瞬间,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开上酒店的缓坡,像蓄势待发的猛虎骤然刹停在众人身后。

众人又惊又好奇的转身盯着黑车,这是谁,是郁湛吗?

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后座的车门,人群蠢蠢欲动。

从驾驶位下来的助理小心翼翼打开后座车门,穿着阿玛尼高定西装的英俊男人如同尊贵的帝王款款而下。

目似利刃,发如暗夜。

他强大的气场震慑住热血沸腾的所有人,个个如同被掐住了脖子的鹌鹑,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

只能干瞪着眼睛,看着他高雅矜贵的整理烫金边的袖口。

郁湛手放下的瞬间,众人不自觉的大舒了口气,感觉胸腔被挤压走的空气回来了,整个人鲜活起来。

唯有之前挑事的男记者,心高悬在半空放不下,因为郁湛森冷似鹰隼的凤眸盯着他,他背脊发寒,像被一支染血的利箭瞄准。

郁湛轻启唇形极佳的性感薄唇,声音冷的像块冰,“刚才的问题,你可以来问我。”

顿了顿,他威慑意味十足的补充,“只要你敢!”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