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苏韵,裴丞-第2章 我们,有在一起过?

第2章 我们,有在一起过?

陆清城锋利的眉眼柔和了几分,弯着唇,笑容缱绻温柔,依稀有十年前的模样。苏韵身子一晃,林蔓青回来了,那她怎么办?脸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整张脸煞白无比,看向他的目光里带着哀求:“你要跟我分手吗?”陆清城盯着她,半晌后吐出一句:“我们,有在一起过?”苏韵瞬间就红了眼眶。陆清城神色漠然地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五百万,我们两清了。”苏韵不觉心口发疼,颤抖着唇:“我跟了你十年……”陆清城挑眉:“怎么,嫌少?”苏韵呆怔地看着他,那双让她沦陷的眼眸里盛着的不是漫天星辰,是刺骨的寒霜。陆清城觉得她这副神情悲切的模样说不出的碍眼,不耐烦地说道:“开个价,你要多少?”苏韵强忍着泪水:“我不要你的钱。”她的感情,即便是卑微到尘埃里,也容不得金钱来玷污。陆清城不由分说把卡塞到她手里:“拿着吧,你那公司濒临倒闭不是吗?”苏韵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倒闭?你不打算收购苏氏么?”陆清城耸了耸肩:“蔓青回国了,苏氏是我送给林家的一份大礼。”苏韵笑了,真的笑了。笑着笑着就流泪了,喉咙哽咽,酸涩到心里发疼:“你对林蔓青真好,真的很好。”她把卡放在桌子上:“我不打扰你了,我走了。”陆清城浑身散发着莫名的戾气:“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少在我面前矫情,你知道我不吃那一套的。”苏韵突然间狼狈得无地自容:“我不会再缠着你了,不会了……”陆清城冷笑道:“希望你说到做到。”苏韵佝着身子离开,离开她住了十年被她当做家的地方。她茫然地望着黑沉沉的夜幕,这些年来求而不得的痛苦和委屈涌上心头,喉咙里满是腥甜。林蔓青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靠在陆清城身上。“你就这么让她走了?”陆清城挑了挑眉:“不然呢?”林蔓青抬眸,直视陆清城,神色里带着不忍:“她跟了你十年,你对她就没有……”“蔓青,我只喜欢你,除了你,别的女人哪能入得了我的眼。”“就算是猫狗养久了也会有感情,何况是一个人呢?”陆清城冷嗤一声看着她:“她在我眼里不过是个消遣玩意,能有什么感情?”林蔓青垂眸,不再说话,只是将头深埋在陆清城怀里。公司宣告破产后,苏韵家里的房子、车子都拿去抵债了。迫于经济上的巨大压力,她并没有给自己太多的时间来治疗失恋的情伤。半个月后,苏韵在一家珠宝设计公司担任设计师。刚一上岗,她便将自己所有的精力投入工作中,拼命地画着设计稿,让自己没时间去想陆清城。日以继夜的工作,令身体吃不消。短短三个月时间,苏韵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出了一趟差回来的裴丞见到苏韵险些没有认出来,他担忧地看着她:“小学妹,你这状态看起来不大好。”裴丞是苏韵的学长,也是公司的总裁。苏韵笑了笑:“我没事。”裴丞说道:“你回家好好休息,两天后和我参加商宴。”裴丞的态度很强硬,苏韵张了张嘴,拒绝的话最终没说出口,接受了裴丞的好意。苏韵在家浑浑噩噩过了两天,裴丞开车来到她楼下接她参加商宴。刚一踏入会场就见到了被人群簇拥在正中间的陆清城,以及被他护在怀里的林蔓青。

陆清城锋利的眉眼柔和了几分,弯着唇,笑容缱绻温柔,依稀有十年前的模样。

苏韵身子一晃,林蔓青回来了,那她怎么办?

脸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整张脸煞白无比,看向他的目光里带着哀求:“你要跟我分手吗?”

陆清城盯着她,半晌后吐出一句:“我们,有在一起过?”

苏韵瞬间就红了眼眶。

陆清城神色漠然地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五百万,我们两清了。”

苏韵不觉心口发疼,颤抖着唇:“我跟了你十年……”

陆清城挑眉:“怎么,嫌少?”

苏韵呆怔地看着他,那双让她沦陷的眼眸里盛着的不是漫天星辰,是刺骨的寒霜。

陆清城觉得她这副神情悲切的模样说不出的碍眼,不耐烦地说道:“开个价,你要多少?”

苏韵强忍着泪水:“我不要你的钱。”

她的感情,即便是卑微到尘埃里,也容不得金钱来玷污。

陆清城不由分说把卡塞到她手里:“拿着吧,你那公司濒临倒闭不是吗?”

苏韵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倒闭?你不打算收购苏氏么?”

陆清城耸了耸肩:“蔓青回国了,苏氏是我送给林家的一份大礼。”

苏韵笑了,真的笑了。

笑着笑着就流泪了,喉咙哽咽,酸涩到心里发疼:“你对林蔓青真好,真的很好。”

她把卡放在桌子上:“我不打扰你了,我走了。”

陆清城浑身散发着莫名的戾气:“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少在我面前矫情,你知道我不吃那一套的。”

苏韵突然间狼狈得无地自容:“我不会再缠着你了,不会了……”

陆清城冷笑道:“希望你说到做到。”

苏韵佝着身子离开,离开她住了十年被她当做家的地方。

她茫然地望着黑沉沉的夜幕,这些年来求而不得的痛苦和委屈涌上心头,喉咙里满是腥甜。

林蔓青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靠在陆清城身上。

“你就这么让她走了?”

陆清城挑了挑眉:“不然呢?”

林蔓青抬眸,直视陆清城,神色里带着不忍:“她跟了你十年,你对她就没有……”

“蔓青,我只喜欢你,除了你,别的女人哪能入得了我的眼。”

“就算是猫狗养久了也会有感情,何况是一个人呢?”

陆清城冷嗤一声看着她:“她在我眼里不过是个消遣玩意,能有什么感情?”

林蔓青垂眸,不再说话,只是将头深埋在陆清城怀里。

公司宣告破产后,苏韵家里的房子、车子都拿去抵债了。

迫于经济上的巨大压力,她并没有给自己太多的时间来治疗失恋的情伤。

半个月后,苏韵在一家珠宝设计公司担任设计师。

刚一上岗,她便将自己所有的精力投入工作中,拼命地画着设计稿,让自己没时间去想陆清城。

日以继夜的工作,令身体吃不消。

短短三个月时间,苏韵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出了一趟差回来的裴丞见到苏韵险些没有认出来,他担忧地看着她:“小学妹,你这状态看起来不大好。”

裴丞是苏韵的学长,也是公司的总裁。

苏韵笑了笑:“我没事。”

裴丞说道:“你回家好好休息,两天后和我参加商宴。”

裴丞的态度很强硬,苏韵张了张嘴,拒绝的话最终没说出口,接受了裴丞的好意。

苏韵在家浑浑噩噩过了两天,裴丞开车来到她楼下接她参加商宴。

刚一踏入会场就见到了被人群簇拥在正中间的陆清城,以及被他护在怀里的林蔓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