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总裁甜蜜蜜第5章 小丫头长大了-闪婚总裁甜蜜蜜第5章 小丫头长大了阅读

第5章 小丫头长大了

沈凉勋愣了一下,半响才点点头,似乎很欣慰,“月月长大了。”沈凉月突然伸手抱住沈凉勋,这样撒娇的举动让沈凉勋有些吃惊,“哥,你要好好的。”沈凉勋一怔,然后嘴角勾起一抹宠溺,“小丫头长大了。”沈凉月只是埋着头,悄悄地把泪水咽下,这种痛,她承受一次就好。沈家大宅沈凉月看着眼前依旧如故的别墅有一刹那恍惚,沈凉勋好笑的拍拍她的肩膀,“愣什么,赶紧下车,记住,一会儿爸妈说什么都不许还嘴。”沈凉月点点头,心里却不可抑制的翻滚起来。院子被打扫的一尘不染,沈老喜欢的茶树已经开花了,白色的,一簇一簇,不娇艳,却透着浓浓的生机,前世,她记得父亲一把火烧了这株茶树,说要想他认她这个女儿,除非死木逢春!爸,茶树开花了,你能原谅我吗?老管家苏巍看到这兄妹俩,赶紧眼神示意:老爷正在气头上。沈凉勋摆摆手,示意他先下去,然后带着沈凉月去了客厅。一进去,二人就明显感觉到一阵低气压,沈老面色很平静,听到声音头都没有抬,只是不停地摆弄手中的棋子,似乎在纠结着放哪儿,而沈夫人则一脸担忧的坐在旁边,欲言又止。沈凉月手颤了颤,然后悄悄握成拳,知道指甲掐进皮肉,才轻轻松开,沈正天(沈老)脾气不怎么好,但她现在却一点不怕,反而有些小期待。“爸,我回来了。”沈老的手微微怔了一下,然后淡淡的嗯了一声,沈夫人微微松了口气,这样子,应该不会太刁难孩子。沈老没有发话,沈凉月就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很沉得住气,沈凉月这一点非常像沈老,不过他们不急,有人就担心了。“爸,月月还没吃饭,有什么事我们吃了饭再说吧。”说着就招呼苏巍,“魏叔,让人备饭。”“啪!”老爷子一个黑棋重重的拍在棋盘上,冷着脸道,“我让你说话了吗?”沈凉勋讪讪的闭上嘴,沈夫人有些看不下去了,皱着眉道,“孩子都回来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沈老这次没给沈夫人面子,“都是你惯得,这才多大,就夜不归宿,女孩子家传出去像什么样,她还要嫁人呢!你不怕她到时候嫁过去被人说闲话?”沈夫人张了张嘴,最后也抿唇不语。“爸,我错了,不该让你们担心,但是昨晚,真的是出了点状况,我保证以后不会了。”沈凉月的认错态度,让沈老很满意,小女儿从小就乖巧,很少让人操心,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更怕她吃亏。“这些天好好在家呆着,我给你安排了一些人,你到时候去见见,有合适的就试着处处,有个人在你身边,我跟你妈也少操些心。”这是要安排她相亲?沈凉月只愣了片刻,就乖顺的点头,想要幸福,就先断了宋林成的念想,现在结婚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你是个男人!昨天把人家一个姑娘家丢下,你好意思吗?”年过七旬的萧老爷子,拐杖敲着地板,怒目看着站在他面前一直面无表情的长孙,似乎下一秒,就要一拐杖抽上去。“你怎么不说话,部队上都是这么教你的?”男人抿唇,眼中闪过一道晦暗,却怎么都不开口。“爸,小桀这么大了,做事有分寸,他不喜欢那姑娘,我们总不能强迫吧。”站在一边的中年女人赶紧上前劝和,这祖孙俩一见面就跟仇人一样。“你懂什么,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何况还是个军人,这是素质作风上的问题!”女人抿了抿唇,也不知该如何劝说。男人这时候抬起头,声音冰冷却掷地有声,“以后这种无聊的相亲,不要再让我去,这次我能放过她,下次保不准……”直到男人走远,萧老爷子才回过神,“小兔崽子,反了他了!”萧桀回到房间,就拿起手机,“查一下,昨天晚上帝都302房间的女人是谁?”收了线,他的凤眸微微缩了缩,第一次被暗算,女人,别让我知道你是谁。沈凉月在家休息了两天,就回了公司,刚上电梯,就遇见了一个不速之客,宋林成笑意盈盈的看着她,那样子似乎跟她很熟,沈凉月最讨厌他这种什么都在预料之中的眼神,当下冷着脸道,“看来公司的保全该换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放进来。”宋林成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勉强道,“凉月,你在生我气吗?”“宋副市,请注意您的措辞,我们并没有这么熟。”这下,宋林成脸上的笑,算是彻底坚持不下去了。“凉月,你总归让我知道我哪里得罪你了吧?”沈凉月深吸了口气,正色道,“你没有哪里得罪我,我只是不想跟你这种人打交道。”说完伸手按上了电梯,下一秒,就被宋林成推进了电梯。“你做什么?”沈凉月伸手要推他,腰身就被宋林成扣在了怀里,唇也随之压了下来,沈凉月眼神一冷,直接用头撞上了他的唇,宋林成吃痛,手上一松,沈凉月就从他怀里退了出来。“宋副市,请注意作风。”宋林成伸手擦了一下唇角,已经撞出血了,他眼神微微暗了暗。“不是每个人都能被你玩弄于鼓掌,宋林成,我们之间的游戏,到此为止。”“游戏?沈凉月,在你眼里我们之间就只是游戏?”宋林成神色恼怒的扣住她的手,“你是在贬低你自己,还是在看轻我的感情?”“我们有什么感情,宋副市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沈凉月嘲讽的推开他,“我们之间就是副市长和小市民之间的关系,沈家集团每年贡献的税务,可是只多不少,副市长跟我扯什么呢,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电梯在这时候也打开了,沈凉月捋了捋头发,笑道,“下次有什么要说的,直接让人打电话,不然传出去我们靠副市长在这儿立足,对您对我们都不好。”

沈凉勋愣了一下,半响才点点头,似乎很欣慰,

“月月长大了。”

沈凉月突然伸手抱住沈凉勋,这样撒娇的举动让沈凉勋有些吃惊,

“哥,你要好好的。”

沈凉勋一怔,然后嘴角勾起一抹宠溺,

“小丫头长大了。”

沈凉月只是埋着头,悄悄地把泪水咽下,这种痛,她承受一次就好。

沈家大宅

沈凉月看着眼前依旧如故的别墅有一刹那恍惚,沈凉勋好笑的拍拍她的肩膀,

“愣什么,赶紧下车,记住,一会儿爸妈说什么都不许还嘴。”

沈凉月点点头,心里却不可抑制的翻滚起来。

院子被打扫的一尘不染,沈老喜欢的茶树已经开花了,白色的,一簇一簇,不娇艳,却透着浓浓的生机,前世,她记得父亲一把火烧了这株茶树,说要想他认她这个女儿,除非死木逢春!爸,茶树开花了,你能原谅我吗?

老管家苏巍看到这兄妹俩,赶紧眼神示意:老爷正在气头上。

沈凉勋摆摆手,示意他先下去,然后带着沈凉月去了客厅。

一进去,二人就明显感觉到一阵低气压,沈老面色很平静,听到声音头都没有抬,只是不停地摆弄手中的棋子,似乎在纠结着放哪儿,而沈夫人则一脸担忧的坐在旁边,欲言又止。

沈凉月手颤了颤,然后悄悄握成拳,知道指甲掐进皮肉,才轻轻松开,沈正天(沈老)脾气不怎么好,但她现在却一点不怕,反而有些小期待。

“爸,我回来了。”

沈老的手微微怔了一下,然后淡淡的嗯了一声,沈夫人微微松了口气,这样子,应该不会太刁难孩子。

沈老没有发话,沈凉月就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很沉得住气,沈凉月这一点非常像沈老,不过他们不急,有人就担心了。

“爸,月月还没吃饭,有什么事我们吃了饭再说吧。”

说着就招呼苏巍,

“魏叔,让人备饭。”

“啪!”

老爷子一个黑棋重重的拍在棋盘上,冷着脸道,

“我让你说话了吗?”

沈凉勋讪讪的闭上嘴,沈夫人有些看不下去了,皱着眉道,

“孩子都回来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沈老这次没给沈夫人面子,

“都是你惯得,这才多大,就夜不归宿,女孩子家传出去像什么样,她还要嫁人呢!你不怕她到时候嫁过去被人说闲话?”

沈夫人张了张嘴,最后也抿唇不语。

“爸,我错了,不该让你们担心,但是昨晚,真的是出了点状况,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沈凉月的认错态度,让沈老很满意,小女儿从小就乖巧,很少让人操心,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更怕她吃亏。

“这些天好好在家呆着,我给你安排了一些人,你到时候去见见,有合适的就试着处处,有个人在你身边,我跟你妈也少操些心。”

这是要安排她相亲?沈凉月只愣了片刻,就乖顺的点头,想要幸福,就先断了宋林成的念想,现在结婚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

“你是个男人!昨天把人家一个姑娘家丢下,你好意思吗?”

年过七旬的萧老爷子,拐杖敲着地板,怒目看着站在他面前一直面无表情的长孙,似乎下一秒,就要一拐杖抽上去。

“你怎么不说话,部队上都是这么教你的?”

男人抿唇,眼中闪过一道晦暗,却怎么都不开口。

“爸,小桀这么大了,做事有分寸,他不喜欢那姑娘,我们总不能强迫吧。”

站在一边的中年女人赶紧上前劝和,这祖孙俩一见面就跟仇人一样。

“你懂什么,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何况还是个军人,这是素质作风上的问题!”

女人抿了抿唇,也不知该如何劝说。

男人这时候抬起头,声音冰冷却掷地有声,

“以后这种无聊的相亲,不要再让我去,这次我能放过她,下次保不准……”

直到男人走远,萧老爷子才回过神,

“小兔崽子,反了他了!”

萧桀回到房间,就拿起手机,

“查一下,昨天晚上帝都302房间的女人是谁?”

收了线,他的凤眸微微缩了缩,第一次被暗算,女人,别让我知道你是谁。

沈凉月在家休息了两天,就回了公司,刚上电梯,就遇见了一个不速之客,宋林成笑意盈盈的看着她,那样子似乎跟她很熟,沈凉月最讨厌他这种什么都在预料之中的眼神,当下冷着脸道,

“看来公司的保全该换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放进来。”

宋林成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勉强道,

“凉月,你在生我气吗?”

“宋副市,请注意您的措辞,我们并没有这么熟。”

这下,宋林成脸上的笑,算是彻底坚持不下去了。

“凉月,你总归让我知道我哪里得罪你了吧?”

沈凉月深吸了口气,正色道,

“你没有哪里得罪我,我只是不想跟你这种人打交道。”

说完伸手按上了电梯,下一秒,就被宋林成推进了电梯。

“你做什么?”

沈凉月伸手要推他,腰身就被宋林成扣在了怀里,唇也随之压了下来,沈凉月眼神一冷,直接用头撞上了他的唇,宋林成吃痛,手上一松,沈凉月就从他怀里退了出来。

“宋副市,请注意作风。”

宋林成伸手擦了一下唇角,已经撞出血了,他眼神微微暗了暗。

“不是每个人都能被你玩弄于鼓掌,宋林成,我们之间的游戏,到此为止。”

“游戏?沈凉月,在你眼里我们之间就只是游戏?”

宋林成神色恼怒的扣住她的手,

“你是在贬低你自己,还是在看轻我的感情?”

“我们有什么感情,宋副市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沈凉月嘲讽的推开他,

“我们之间就是副市长和小市民之间的关系,沈家集团每年贡献的税务,可是只多不少,副市长跟我扯什么呢,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

电梯在这时候也打开了,沈凉月捋了捋头发,笑道,

“下次有什么要说的,直接让人打电话,不然传出去我们靠副市长在这儿立足,对您对我们都不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