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龙帅苏游龙第3章 切,我们早当她死了-巅峰龙帅苏游龙第3章 切,我们早当她死了阅读

第3章 切,我们早当她死了

月兔落,金乌升。直到日上三竿,曲惊鸿这才缓缓张开双眸,这一觉她睡得特别香,醒来神清气爽,昨晚身上的淤青红肿处被苏游龙敷了特殊的药膏……此刻不仅乌青和红印彻底消退,更是连肌肤都蜕变的更多了几分白皙!和以往一千多个日子里睁开眼看到的不一样,这一次她并未看见深不见底的黑暗,反而是一个绚烂多彩的世界!“我,这是在做梦吗?”她下意识低低呢喃,视线流转,尽管屋子里凌乱不堪,但直到镜子里映出一张绝美的俏脸时,仍然让她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她眨眨眼,不可置信的抚摸着自己每一寸面庞……掀开窗帘,沐浴在刺目的阳光下,她下意识眯了眯眼,刹那间泣不成声。是真的,自己真的能看见了!“醒了,饿坏了吧?洗漱完我带你去吃午饭。”苏游龙此刻听到动静探出脑袋,这三年曲惊鸿早已忘却了他的样貌,此刻看着面前这个男人魁梧高大,一张脸棱角分明……只是他竟然套着围裙做家务,这幅打扮,曲惊鸿还是有些忍俊不禁。甚至忘了自己身上也只穿着一条薄纱裙,此刻春光大泄,已经被他看光。“你还看?转过去。”苏游龙躲过曲惊鸿羞怒扔来的枕头,心头坏笑,果然是恢复了视力,这都知道害羞了……昨晚可是自己把她抱回来的。曲惊鸿的心怦怦乱跳,欣喜又尴尬,脸红的像是熟透的红苹果,瞬间想到昨晚答应苏游龙只要能治好自己就嫁给他的约定。朱唇紧咬,心乱如麻。……晨曦酒店,隶属丰州商会旗下。实打实的三星级酒店,虽然地处郊区,但因为附近有好几个4A级景区,加之背靠丰河娱乐城,来这里进行团建聚会的人也不少。曲惊鸿有些不适应阳光下行走的生活。虽然一条米白色T恤加一条蓝色牛仔裤就能将她的曼妙身材勾勒的无比动人。但或许一时半会还消除不掉这三年积攒下的自卑和怯懦,她打从心里觉得自己和周围那些打着太阳伞,遮蔽刺目阳光的都市佳丽不一样……“要不换个地方吃饭吧?这里消费很贵的。”“你只要一天不从自卑中走出来,身上就会永远拴着一条无形的镣铐!”苏游龙攥紧曲惊鸿的手,硬拉着她走进酒店。前天夜里,丰州河畔迎接自己的人里面,就有丰州商会长齐子辰,苏游龙身上还装着他彼时硬塞给自己的一张VIP卡。这家酒店恰巧是齐子辰名下。“你们这儿的招牌菜都上一份。”坐在最豪华的天字一号包房,苏游龙合上菜单,嘱咐身后的服务员。不多时各种菜品接连上桌。望着面前琳琅满目的生猛海鲜,曲惊鸿坐立难安,她似乎在担忧苏游龙付得起账……“饿了吧?”听到曲惊鸿肚子里发出不争气的‘咕咕’声,苏游龙笑了笑,起身将剥好的大块闸蟹肉递过去。望着曲惊鸿大快朵颐的模样,他眼中只有心疼。换做任何一个人被囚禁在暗室三年,此刻也会完全不顾形象……然而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争吵。“我不管包房有没有被人占,立刻,马上把人从天字一号赶出去!瞎了吗?没看到本少要请老同学吃饭?”周一白毫不顾及几个服务员的阻拦,带着十来个人就蛮横的推开了包间大门。正准备颐指气使的赶走苏游龙时,所有人的视线却瞬间集中到了曲惊鸿的身上……有人认出了她。“你们快看,这不是咱们高中同学曲惊鸿吗?听说三年前她就死了,这,我不是看错了吧……”“没错,就是她,不过看她这狼吞虎咽的模样,跟没吃过好的似得!这三年估计过得也不怎么样,这么说跟前这个是她男朋友?”“切,活着又怎么样?谁在乎?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们早当她死了。”“当初这个曲惊鸿直接拒绝了周少求爱,现在怕是追悔莫及!大班花沦落成这般模样,还真是让人感慨!”周一白身后冒出来几个女孩,一看认对了人,对着曲惊鸿就是好一阵的冷嘲热讽。曲惊鸿显然有些诧异尴尬,没想到自己竟然以这种方式闯入了这场高中同学聚会……“惊鸿,原来你还活着?我还以为传言是真的。”周一白上下打量着曲惊鸿,眼中的侵略之色毫不掩饰,喉结微微耸动,故作激动的上前几步。至于苏游龙,完完全全被他无视!曲惊鸿眼神躲避,周遭的各种不怀好意的目光和讥笑让她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卑怯懦此刻作祟……她甚至有些责怪,为什么苏游龙执意要带她来这儿吃饭,碰到这么尴尬的一群人……周一白刚开口,他身后的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就满脸爱慕的凑上来,旋即冷眼指向苏游龙……“喂,那个男的,没看到我们周少要拿下这个包间?识相的赶紧主动把地方让出来,曲惊鸿,你也劝劝你男朋友,识相点别鸡蛋碰石头……”这里面也有些人双手抱在胸前,不阴不阳的开口:“你们先别这么刻薄,拿下这包间可是要不少钱,兴许现在咱们的大班花过的还算幸福呢?”“切,她身边这个男人跟周少能比?他算什么狗屁,没准就是来吃霸王餐……”“听说曲惊鸿已经被曲家逐出族谱,当年咱们的大班花现在混得还不如咱们,还真是世事难料!”越是曾高高在上的人落井,人越是喜欢往底下扔几块石头,顺带还要吐两口唾沫……哪怕曾经曲惊鸿跟她们之中很多人并没有什么交情,但此刻有周一白出头,仍能勾起大多数人的妒火和看好戏的冲动。曲惊鸿似乎是怕苏游龙吃瘪,急道:“周一白是丰州周家大少爷,资产颇丰,他家在这块也很有势力。”这是要劝他服软离开……然而苏游龙只是古井无波的喝汤,拍了拍曲惊鸿的躁动不安胳膊。头也不抬的开口“晨曦酒店就是这样服务的?别让无关的人打扰我们吃饭!”几个服务员顿时满脸为难之色。这时只见周一白却皱眉冷笑上前,斜瞥向苏游龙:“虽然晨曦酒店只是个三星级,但扎根在这丰州郊区,也算得上数一数二!”“天字一号包房一小时至少十万块,恕我直言,这顿饭你怕是吃不起!”“我现在强烈怀疑你是来吃霸王餐的!想反驳我也很简单,一句话,验资……”周一白这话落地,身后那一帮等着看戏的同学马上激动起来,纷纷附和。“对,看他俩这穷酸样,百分之百是来吃霸王餐的!”“也难怪,看她这样子跟饿死鬼投胎似得,估计这三年过的很不如意,也就曲惊鸿这样的傻女人才会被他骗……”“没错,验资!拿不出钱来就滚出去,别脏了酒店的椅子。”周围的吵嚷声越来越大,几个服务员乃至酒店经理都有些为难的望向苏游龙,显然他们也有些怀疑。至少希望苏游龙验资成功打消所有人的疑虑……苏游龙皱眉起身,用餐巾擦了擦嘴唇,将那张龙纹缭绕的VIP卡抬手扔到了桌上,铿锵道:“需要验资?那便成全你们!”看到这张卡的时候周一白诧异了一下,周围几个同学也面面相觑起来……酒店经理马上安排人上前验卡。然而下一刻,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连续验视三次,都触发了‘滴滴’的警报声。经理黑着脸,强忍着愤怒望向苏游龙开口:“先生,你这张卡无效!”

月兔落,金乌升。

直到日上三竿,曲惊鸿这才缓缓张开双眸,这一觉她睡得特别香,醒来神清气爽,昨晚身上的淤青红肿处被苏游龙敷了特殊的药膏……

此刻不仅乌青和红印彻底消退,更是连肌肤都蜕变的更多了几分白皙!

和以往一千多个日子里睁开眼看到的不一样,这一次她并未看见深不见底的黑暗,反而是一个绚烂多彩的世界!

“我,这是在做梦吗?”

她下意识低低呢喃,视线流转,尽管屋子里凌乱不堪,但直到镜子里映出一张绝美的俏脸时,仍然让她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

她眨眨眼,不可置信的抚摸着自己每一寸面庞……

掀开窗帘,沐浴在刺目的阳光下,她下意识眯了眯眼,刹那间泣不成声。

是真的,自己真的能看见了!

“醒了,饿坏了吧?洗漱完我带你去吃午饭。”

苏游龙此刻听到动静探出脑袋,这三年曲惊鸿早已忘却了他的样貌,此刻看着面前这个男人魁梧高大,一张脸棱角分明……

只是他竟然套着围裙做家务,这幅打扮,曲惊鸿还是有些忍俊不禁。

甚至忘了自己身上也只穿着一条薄纱裙,此刻春光大泄,已经被他看光。

“你还看?转过去。”

苏游龙躲过曲惊鸿羞怒扔来的枕头,心头坏笑,果然是恢复了视力,这都知道害羞了……

昨晚可是自己把她抱回来的。

曲惊鸿的心怦怦乱跳,欣喜又尴尬,脸红的像是熟透的红苹果,瞬间想到昨晚答应苏游龙只要能治好自己就嫁给他的约定。

朱唇紧咬,心乱如麻。

……

晨曦酒店,隶属丰州商会旗下。

实打实的三星级酒店,虽然地处郊区,但因为附近有好几个4A级景区,加之背靠丰河娱乐城,来这里进行团建聚会的人也不少。

曲惊鸿有些不适应阳光下行走的生活。

虽然一条米白色T恤加一条蓝色牛仔裤就能将她的曼妙身材勾勒的无比动人。

但或许一时半会还消除不掉这三年积攒下的自卑和怯懦,她打从心里觉得自己和周围那些打着太阳伞,遮蔽刺目阳光的都市佳丽不一样……

“要不换个地方吃饭吧?这里消费很贵的。”

“你只要一天不从自卑中走出来,身上就会永远拴着一条无形的镣铐!”

苏游龙攥紧曲惊鸿的手,硬拉着她走进酒店。

前天夜里,丰州河畔迎接自己的人里面,就有丰州商会长齐子辰,苏游龙身上还装着他彼时硬塞给自己的一张VIP卡。

这家酒店恰巧是齐子辰名下。

“你们这儿的招牌菜都上一份。”

坐在最豪华的天字一号包房,苏游龙合上菜单,嘱咐身后的服务员。

不多时各种菜品接连上桌。

望着面前琳琅满目的生猛海鲜,曲惊鸿坐立难安,她似乎在担忧苏游龙付得起账……

“饿了吧?”

听到曲惊鸿肚子里发出不争气的‘咕咕’声,苏游龙笑了笑,起身将剥好的大块闸蟹肉递过去。

望着曲惊鸿大快朵颐的模样,他眼中只有心疼。

换做任何一个人被囚禁在暗室三年,此刻也会完全不顾形象……

然而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争吵。

“我不管包房有没有被人占,立刻,马上把人从天字一号赶出去!瞎了吗?没看到本少要请老同学吃饭?”

周一白毫不顾及几个服务员的阻拦,带着十来个人就蛮横的推开了包间大门。

正准备颐指气使的赶走苏游龙时,所有人的视线却瞬间集中到了曲惊鸿的身上……

有人认出了她。

“你们快看,这不是咱们高中同学曲惊鸿吗?听说三年前她就死了,这,我不是看错了吧……”

“没错,就是她,不过看她这狼吞虎咽的模样,跟没吃过好的似得!这三年估计过得也不怎么样,这么说跟前这个是她男朋友?”

“切,活着又怎么样?谁在乎?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们早当她死了。”

“当初这个曲惊鸿直接拒绝了周少求爱,现在怕是追悔莫及!大班花沦落成这般模样,还真是让人感慨!”

周一白身后冒出来几个女孩,一看认对了人,对着曲惊鸿就是好一阵的冷嘲热讽。

曲惊鸿显然有些诧异尴尬,没想到自己竟然以这种方式闯入了这场高中同学聚会……

“惊鸿,原来你还活着?我还以为传言是真的。”

周一白上下打量着曲惊鸿,眼中的侵略之色毫不掩饰,喉结微微耸动,故作激动的上前几步。

至于苏游龙,完完全全被他无视!

曲惊鸿眼神躲避,周遭的各种不怀好意的目光和讥笑让她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卑怯懦此刻作祟……

她甚至有些责怪,为什么苏游龙执意要带她来这儿吃饭,碰到这么尴尬的一群人……

周一白刚开口,他身后的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就满脸爱慕的凑上来,旋即冷眼指向苏游龙……

“喂,那个男的,没看到我们周少要拿下这个包间?识相的赶紧主动把地方让出来,曲惊鸿,你也劝劝你男朋友,识相点别鸡蛋碰石头……”

这里面也有些人双手抱在胸前,不阴不阳的开口:“你们先别这么刻薄,拿下这包间可是要不少钱,兴许现在咱们的大班花过的还算幸福呢?”

“切,她身边这个男人跟周少能比?他算什么狗屁,没准就是来吃霸王餐……”

“听说曲惊鸿已经被曲家逐出族谱,当年咱们的大班花现在混得还不如咱们,还真是世事难料!”

越是曾高高在上的人落井,人越是喜欢往底下扔几块石头,顺带还要吐两口唾沫……

哪怕曾经曲惊鸿跟她们之中很多人并没有什么交情,但此刻有周一白出头,仍能勾起大多数人的妒火和看好戏的冲动。

曲惊鸿似乎是怕苏游龙吃瘪,急道:“周一白是丰州周家大少爷,资产颇丰,他家在这块也很有势力。”

这是要劝他服软离开……

然而苏游龙只是古井无波的喝汤,拍了拍曲惊鸿的躁动不安胳膊。

头也不抬的开口“晨曦酒店就是这样服务的?别让无关的人打扰我们吃饭!”

几个服务员顿时满脸为难之色。

这时只见周一白却皱眉冷笑上前,斜瞥向苏游龙:“虽然晨曦酒店只是个三星级,但扎根在这丰州郊区,也算得上数一数二!”

“天字一号包房一小时至少十万块,恕我直言,这顿饭你怕是吃不起!”

“我现在强烈怀疑你是来吃霸王餐的!想反驳我也很简单,一句话,验资……”

周一白这话落地,身后那一帮等着看戏的同学马上激动起来,纷纷附和。

“对,看他俩这穷酸样,百分之百是来吃霸王餐的!”

“也难怪,看她这样子跟饿死鬼投胎似得,估计这三年过的很不如意,也就曲惊鸿这样的傻女人才会被他骗……”

“没错,验资!拿不出钱来就滚出去,别脏了酒店的椅子。”

周围的吵嚷声越来越大,几个服务员乃至酒店经理都有些为难的望向苏游龙,显然他们也有些怀疑。

至少希望苏游龙验资成功打消所有人的疑虑……

苏游龙皱眉起身,用餐巾擦了擦嘴唇,将那张龙纹缭绕的VIP卡抬手扔到了桌上,铿锵道:“需要验资?那便成全你们!”

看到这张卡的时候周一白诧异了一下,周围几个同学也面面相觑起来……

酒店经理马上安排人上前验卡。

然而下一刻,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连续验视三次,都触发了‘滴滴’的警报声。

经理黑着脸,强忍着愤怒望向苏游龙开口:“先生,你这张卡无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