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龙帅苏游龙第1章 碰她一根头发,让你全家陪葬-巅峰龙帅苏游龙第1章 碰她一根头发,让你全家陪葬阅读

第1章 碰她一根头发,让你全家陪葬

“神帅,三年前那场氯气泄漏事故已查明是人为!真正救您的那个姑娘曲惊鸿还未死,人就囚禁在新世纪夜总会!”丰州,车水马龙,苏游龙表情冷酷,紧攥手中那张照片。“囚禁!”苏游龙几近实质化的冷意,让周围不少行人在经过他时都下意识打了个寒颤。照片上笑靥如花的女孩叫曲惊鸿。三年前那场氯气泄漏事故发生时曲惊鸿十九岁,如果不是这个女孩冒死救了苏游龙,恐怕他早死在当场!那时候的苏游龙一手创建了鸿蒙集团,风头正劲,他出院之后四处寻找那个救了自己的女孩,谁料却错爱娶了一条蛇蝎回家!“佟兰,毒妇!”苏游龙如同鬼魅般融入人群,直奔夜总会,目光愈发冷冽。三年前自己误以为被佟兰所救,娶她回家。如果不是大婚之夜前线征召自己不得不离开丰州……此刻是不是已经被这蛇蝎妇和她的姘头杨天鸣害死了?这个女人靠近自己,只是为了自己的鸿蒙集团!甚至再早之前的氯气泄漏事故,也只是她那个姘头杨天鸣一手打造的阴谋!这对狗男女如今得偿所愿,不仅接管了自己的鸿蒙集团,住着自己的房子,开着自己的车子,还在丰州大肆宣扬自己作恶多端命该绝的谣言……饶是如此,以苏游龙如今的身份地位,这些事虽愤怒,却不至于让他疯狂!那个救自己的女孩曲惊鸿若真如传言中已死,他纵然再后悔,恐怕也仅剩满心遗憾和一腔悲痛。可如今副将齐轩辕传来疾报说她不仅活着,还出现在新世纪夜总会!也就是说,她已死的消息只是佟兰为了嫁入苏家,早早放出的谣言。三年来她果真是被囚禁在这里!正因如此,封帅大典刚过,知道一切的苏游龙从北境怒回丰州,誓要将昔日所欠,万万倍偿还!与此同时,新世纪夜总会。灯红酒绿的迪厅往下走,暴躁的音乐声渐小,面前藏着一间肮脏潮湿的地下室。女孩衣衫褴褛的蜷缩在角落里,逼仄的地下室只有黑暗,除却两米高的地方有个排气扇在不断散发噪音以外……周围只能听到若隐若现,滴答答的水声。干枯的头发遮掩住女孩无神木然的双目,只是偶尔撩头发的动作会让那张堪称绝美的俏脸惊鸿一现……美的动人心魄,却也苍白的让人心疼!墙壁上是数不清已经发黑的抓痕,那是干涸的血迹,她嘴唇干裂,起身向不远处的水台……刷拉拉~刺耳的铁链摩擦声响彻,白如凝脂的脚踝上,套着两个指头粗细的铁链,将她的脚腕磨破磨红!显然这三年来,曲惊鸿在这黑暗之中,精神和肉体受尽双重折磨!“这个世界可比你想象中的危险的多,看不见对你来说未必是坏事。”声落时,衣着华贵的佟兰挽着西装革履的杨天鸣,此刻打开地下室大门,正望着她冷笑。“曲惊鸿,你知不知道,三年前我可嫉妒你了,长得漂亮不说还那么有商业头脑……”“本以为这辈子都要被你的光芒掩盖!谁料你竟然冲进去救苏游龙,如果不是因为毒毁了眼睛,曲家会把你弃之如敝履?你还不知道吧?你已死的消息就是你弟弟曲青帮我散播出去的……”“在他们心里,你早就跟死了没差!啧啧啧,昔日的丰州商界新秀,曲家大小姐,现在成了我囚禁饲养的一条狗!这世界,还真是奇妙无比。”“你还在期待什么?难不成期待苏游龙来救你?现在连他的鸿蒙集团都已经尽在我的掌握之中,三年前若不是他侥幸躲过一劫,现在恐怕跟你关在一块!”佟兰蹲下身子,捏起曲惊鸿的下巴,享受着这种对方无法反抗的虐待快感……曲惊鸿下意识后退挣扎,狠狠啐了佟兰一口。然而马上就有两个女人冲上来按住她的双臂,佟兰抬手就是一耳光,血红的五指印瞬间出现在曲惊鸿俏脸上!佟兰擦了擦脸,冷喝道:“关了你三年,还不知道服软?如果不是因为你长了这张漂亮脸蛋,三年前你早就死在我手上了!”身后,杨天鸣也上前冷笑道:“曲惊鸿,别挣扎了,如果我现在告诉你三年前那场氯气泄漏事故也是我做的呢?本来是想让苏游龙死,你偏多管闲事,活该毁了眼睛!”“这个苏游龙更傻,寻遍整个丰州要娶你。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又怎么能把你囚禁在这里,再放出你已经死了的消息,让佟兰顶替你混进苏家承了这桩婚约……”嗡~这话显然让曲惊鸿整个人如遭雷击,她虽然看不见,但却不妨碍泪水夺眶而出。“我曾经拿你当最好的闺蜜,你已经拿走我的一切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她这辈子最后悔三年前救苏游龙,却因此毁了自己的一生!“没听过那句话?兄弟帮兄弟,闺蜜害闺蜜,别一厢情愿了,我可是一直拿你当我往上爬的工具!”“死瞎子,今晚让你伺候徐少是你的荣耀!等天鸣顺利拿下合作,兴许十天后我们大婚时,我一开心就放了你呢?”佟兰挽着杨天鸣的胳膊,拍拍曲惊鸿的俏脸,一脸调笑。旋即身后马上上来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打开曲惊鸿的脚镣,杨天鸣嘱咐道:“给她洗干净点,换好衣服送到徐少的包间!”佟兰瞥见曲惊鸿脸上的红指印,皱眉道:“给她脸上多上点妆,好好遮一遮……”曲惊鸿宛若一具行尸走肉般被拖走。“这臭女人比茅坑里的石头都硬,要不要给她下点药?”“这我早想到了,就在徐少房间的酒里……”十分钟后。私人包间里,悲愤交加的曲惊鸿被人精心打扮过宛若彻底变了一个人,如果不是那双木然的盲眼,足以艳压整个夜总会所有那些所谓的佳丽……她身上套着一条薄纱裙,手脚皆绑的严严实实,嘴里还塞着布条防止她咬舌。满身酒气的徐凯推门而进……宛若打量一件艺术品般的打量曲惊鸿,曲线窈窕,身姿曼妙,无不充满诱惑……“杨天鸣这小子还真没骗我,三年前那个名满丰州的美人儿都让他给弄到了手,还是个雏儿?啧啧。”徐凯就好这一口,此刻脱掉白西装,拿起桌上那瓶下了药的XO倒进高脚杯,旋即摇晃着上前……“呜呜~”“喝了它,陪哥好好玩玩。”掰过曲惊鸿的脖子,取下她嘴里塞着的布,眼神迷离,兴趣昂然。“妈的,怎么是个瞎子?扫兴,不过……也无所谓,光凭这张漂亮脸蛋也值了!”徐凯的声音传入曲惊鸿耳朵里,她羞愤难当,泪水夺眶而出,几近绝望的挣扎反而更激发了徐凯的兴趣……“呜呜,救命!”她的呼喊无助而凄凉,曲惊鸿此刻恨不得一头撞死!徐凯手里的酒杯凑近她的脸,直到下一刻,忽然听得一声轰然巨响!蓬~那厚实的包间大门骤然被一股大力狠狠撞开,徐凯下意识扭头,只看见外面守着的一帮手下七扭八歪的躺在地上……他一愣,看见一道魁梧高大的身影此刻正站在门口。苏游龙!森然之声宛若地狱魔音般传入耳中,冷酷而充满杀意……“敢碰她一根头发,我让你全家陪葬!”

“神帅,三年前那场氯气泄漏事故已查明是人为!真正救您的那个姑娘曲惊鸿还未死,人就囚禁在新世纪夜总会!”

丰州,车水马龙,苏游龙表情冷酷,紧攥手中那张照片。

“囚禁!”

苏游龙几近实质化的冷意,让周围不少行人在经过他时都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照片上笑靥如花的女孩叫曲惊鸿。

三年前那场氯气泄漏事故发生时曲惊鸿十九岁,如果不是这个女孩冒死救了苏游龙,恐怕他早死在当场!

那时候的苏游龙一手创建了鸿蒙集团,风头正劲,他出院之后四处寻找那个救了自己的女孩,谁料却错爱娶了一条蛇蝎回家!

“佟兰,毒妇!”

苏游龙如同鬼魅般融入人群,直奔夜总会,目光愈发冷冽。

三年前自己误以为被佟兰所救,娶她回家。如果不是大婚之夜前线征召自己不得不离开丰州……

此刻是不是已经被这蛇蝎妇和她的姘头杨天鸣害死了?

这个女人靠近自己,只是为了自己的鸿蒙集团!甚至再早之前的氯气泄漏事故,也只是她那个姘头杨天鸣一手打造的阴谋!

这对狗男女如今得偿所愿,不仅接管了自己的鸿蒙集团,住着自己的房子,开着自己的车子,还在丰州大肆宣扬自己作恶多端命该绝的谣言……

饶是如此,以苏游龙如今的身份地位,这些事虽愤怒,却不至于让他疯狂!

那个救自己的女孩曲惊鸿若真如传言中已死,他纵然再后悔,恐怕也仅剩满心遗憾和一腔悲痛。

可如今副将齐轩辕传来疾报说她不仅活着,还出现在新世纪夜总会!也就是说,她已死的消息只是佟兰为了嫁入苏家,早早放出的谣言。

三年来她果真是被囚禁在这里!

正因如此,封帅大典刚过,知道一切的苏游龙从北境怒回丰州,誓要将昔日所欠,万万倍偿还!

与此同时,新世纪夜总会。

灯红酒绿的迪厅往下走,暴躁的音乐声渐小,面前藏着一间肮脏潮湿的地下室。

女孩衣衫褴褛的蜷缩在角落里,逼仄的地下室只有黑暗,除却两米高的地方有个排气扇在不断散发噪音以外……

周围只能听到若隐若现,滴答答的水声。

干枯的头发遮掩住女孩无神木然的双目,只是偶尔撩头发的动作会让那张堪称绝美的俏脸惊鸿一现……

美的动人心魄,却也苍白的让人心疼!

墙壁上是数不清已经发黑的抓痕,那是干涸的血迹,她嘴唇干裂,起身向不远处的水台……

刷拉拉~刺耳的铁链摩擦声响彻,白如凝脂的脚踝上,套着两个指头粗细的铁链,将她的脚腕磨破磨红!

显然这三年来,曲惊鸿在这黑暗之中,精神和肉体受尽双重折磨!

“这个世界可比你想象中的危险的多,看不见对你来说未必是坏事。”

声落时,衣着华贵的佟兰挽着西装革履的杨天鸣,此刻打开地下室大门,正望着她冷笑。

“曲惊鸿,你知不知道,三年前我可嫉妒你了,长得漂亮不说还那么有商业头脑……”

“本以为这辈子都要被你的光芒掩盖!谁料你竟然冲进去救苏游龙,如果不是因为毒毁了眼睛,曲家会把你弃之如敝履?你还不知道吧?你已死的消息就是你弟弟曲青帮我散播出去的……”

“在他们心里,你早就跟死了没差!啧啧啧,昔日的丰州商界新秀,曲家大小姐,现在成了我囚禁饲养的一条狗!这世界,还真是奇妙无比。”

“你还在期待什么?难不成期待苏游龙来救你?现在连他的鸿蒙集团都已经尽在我的掌握之中,三年前若不是他侥幸躲过一劫,现在恐怕跟你关在一块!”

佟兰蹲下身子,捏起曲惊鸿的下巴,享受着这种对方无法反抗的虐待快感……

曲惊鸿下意识后退挣扎,狠狠啐了佟兰一口。

然而马上就有两个女人冲上来按住她的双臂,佟兰抬手就是一耳光,血红的五指印瞬间出现在曲惊鸿俏脸上!

佟兰擦了擦脸,冷喝道:“关了你三年,还不知道服软?如果不是因为你长了这张漂亮脸蛋,三年前你早就死在我手上了!”

身后,杨天鸣也上前冷笑道:“曲惊鸿,别挣扎了,如果我现在告诉你三年前那场氯气泄漏事故也是我做的呢?本来是想让苏游龙死,你偏多管闲事,活该毁了眼睛!”

“这个苏游龙更傻,寻遍整个丰州要娶你。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又怎么能把你囚禁在这里,再放出你已经死了的消息,让佟兰顶替你混进苏家承了这桩婚约……”

嗡~这话显然让曲惊鸿整个人如遭雷击,她虽然看不见,但却不妨碍泪水夺眶而出。

“我曾经拿你当最好的闺蜜,你已经拿走我的一切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

她这辈子最后悔三年前救苏游龙,却因此毁了自己的一生!

“没听过那句话?兄弟帮兄弟,闺蜜害闺蜜,别一厢情愿了,我可是一直拿你当我往上爬的工具!”

“死瞎子,今晚让你伺候徐少是你的荣耀!等天鸣顺利拿下合作,兴许十天后我们大婚时,我一开心就放了你呢?”

佟兰挽着杨天鸣的胳膊,拍拍曲惊鸿的俏脸,一脸调笑。

旋即身后马上上来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打开曲惊鸿的脚镣,杨天鸣嘱咐道:“给她洗干净点,换好衣服送到徐少的包间!”

佟兰瞥见曲惊鸿脸上的红指印,皱眉道:“给她脸上多上点妆,好好遮一遮……”

曲惊鸿宛若一具行尸走肉般被拖走。

“这臭女人比茅坑里的石头都硬,要不要给她下点药?”

“这我早想到了,就在徐少房间的酒里……”

十分钟后。

私人包间里,悲愤交加的曲惊鸿被人精心打扮过宛若彻底变了一个人,如果不是那双木然的盲眼,足以艳压整个夜总会所有那些所谓的佳丽……

她身上套着一条薄纱裙,手脚皆绑的严严实实,嘴里还塞着布条防止她咬舌。

满身酒气的徐凯推门而进……

宛若打量一件艺术品般的打量曲惊鸿,曲线窈窕,身姿曼妙,无不充满诱惑……

“杨天鸣这小子还真没骗我,三年前那个名满丰州的美人儿都让他给弄到了手,还是个雏儿?啧啧。”

徐凯就好这一口,此刻脱掉白西装,拿起桌上那瓶下了药的XO倒进高脚杯,旋即摇晃着上前……

“呜呜~”

“喝了它,陪哥好好玩玩。”

掰过曲惊鸿的脖子,取下她嘴里塞着的布,眼神迷离,兴趣昂然。

“妈的,怎么是个瞎子?扫兴,不过……也无所谓,光凭这张漂亮脸蛋也值了!”

徐凯的声音传入曲惊鸿耳朵里,她羞愤难当,泪水夺眶而出,几近绝望的挣扎反而更激发了徐凯的兴趣……

“呜呜,救命!”

她的呼喊无助而凄凉,曲惊鸿此刻恨不得一头撞死!

徐凯手里的酒杯凑近她的脸,直到下一刻,忽然听得一声轰然巨响!

蓬~那厚实的包间大门骤然被一股大力狠狠撞开,徐凯下意识扭头,只看见外面守着的一帮手下七扭八歪的躺在地上……

他一愣,看见一道魁梧高大的身影此刻正站在门口。

苏游龙!

森然之声宛若地狱魔音般传入耳中,冷酷而充满杀意……

“敢碰她一根头发,我让你全家陪葬!”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