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从县令开始赵云,赵安父子-第4章 开采

第4章 开采

刘尘大肆招人开采煤炭的事很快就在整个县城里传开了,动工这天,城里的世家豪族们都等着看笑话。作为广宁县的县令,刘尘上任,第一时间竟然不是想着拜访他们这些士族,竟然招募了两百多人去开采什么煤炭,这在众世家豪族的眼中,无异于就是一个笑话。原本广宁县就很特殊,刘尘还不想依仗他们这些士族来管理县城,都没人看好刘尘这个县令能当得下去。“两个月,最多两个月,那小屁孩肯定要卷铺盖逃命去了。”公孙剑摇了摇头,自信的说道。公孙家族是幽州的豪族之一,好几个郡县都有公孙家的人,而且都差不多是当地的富豪。“才让兄太抬举他了,刘尘那小子,听说在家族里得罪了主家,才被我们主家下放来受罪的。照我说,那小子连一个月都坚持不下来,肯定就要滚蛋。”刘景说道。才让是公孙剑的字。刘景是广宁县刘家分支家主,字长风,刘家也是幽州的豪族之一,在幽州各大郡县开支散叶,而且现在的天子也是姓刘,所以这些年刘姓的影响力比公孙家还要大一点。“哦,那小屁孩竟然是你们主家派来的,看来你们主家与太守大人关系不菲啊。”公孙剑有些惊讶道。他一直听说上谷郡太守不好相处,脾气有些臭,好多人要去抱他大腿,都被他给无视了。没想到刘家竟然能让上谷郡太守安插一个县令,这关系很不简单。刘景闻言笑道:“太守大人的第二房姓刘,太守大人也很宠第二房呢。”公孙剑点了点头,心说那就难怪了,那么刘家让他安排一个县令,也是合情合理的事了。再说了,这些年,天子带头买官卖官,倒也不用太惊讶。“这么说来,那小屁孩的确是被你们主家下入下来送死的了。”公孙剑笑道。“是啊,所以我料定他坚持不了多久,能坚持一个月,已经算是运气好了。”刘景笑道。“嗯,希望如此吧,不过不管他能坚持多久,在明年开春之前,都必须要把他弄走,要不到时候我们不交税也不好说。”公孙剑点头道。只要广宁县维持没有县令的状况,他们就可以不用交税,至于周清,每个月给他点钱银,维持一下治安就可以了。刘景点了点头,他在这里也是豪族,当然也不想交税,也想让这里成为无主之地。“老爷,派去西山的探子回来了。”便在这时,公孙家的管家进来说道。“带他进来。”公孙剑看向门外,心里有些好奇。刘尘带着两百多人去西山挖什么宝,整个县城无数人都前去观看了,公孙剑也派人去打探消息。很快一个下人被带了进来,见到公孙剑,立刻行礼。“老爷,查到了,他们挖出了好多几十上百斤的黑石头,听说那就是他们要挖的宝物。”下人将他在西山看到的情况说了出来。“怎么不偷一块过来给老爷爷看看?”管家喝斥道。下人一震,弱弱的说道:“老爷,他们有官兵守着挖出来宝物,其他人根本不敢靠近。”“真是没用的废物!”管家又喝斥道。“行了,你先下去吧。”公孙剑摆了摆手,有官兵把守,其他人肯定是不敢靠近的。管家瞪了下人一眼,便不再说话。“长风兄,你觉得那黑石会是什么,真的是宝物吗?”公孙剑看向刘景。他们虽然是豪族,但广宁这个地方真的太偏远了,离洛阳都城也远,哪怕西汉时期就有利用煤炭炼铁的事了,并没有传到广宁这个小地方来。刘景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缓缓说道:“世间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宝物,估计是那刘尘小儿为了蛊惑民心,搞出来的把戏吧。”在他印象中,没有什么黑呼呼的宝物,除非是黑玉,但黑玉怎么可能一挖出来就几十上百斤,而且还是裸露的。公孙剑点了点头,同意了刘景的观点。“才让兄,要不我们亲自去看看,料想那刘尘肯定不敢阻拦我们。”刘景突然提义道。公孙剑眼睛一亮,道:“正有此意。”此时在西山,虽然才几个小时的时间,但已经挖出了数千斤了。这里的煤品质很高,基本都是大煤。在临时搭建起来的帐篷里,刘尘让衙役烧起了一炉火,弄了大锅,烧开火供开采煤炭的流民们喝。而且刘尘又让周清在城里招来了几个妇女,专门做饭。煤火烧起来,感受着帐篷里的温暖,众人都惊讶的不得了,看着刘尘的目光都带着几分尊敬。“大人,这真是宝物啊,绝世宝物啊!”负责烧火的几个衙役惊讶的说道。刘尘已经告诉了他们,这煤炭不但能取暖,更是能煮饭。之前他们还有些不信,此时感受着帐篷里的温度,心里那是个佩服。那几个招来做饭的民妇也惊为天人,看着刘尘的目光中都有几分敬偎。这黑乎乎的石头也太神奇了。刘尘笑了笑说道:“以后整个县城的人都能用煤炭取暖,你们也不用再担心会被冻死了。”“大人,我们真的也能拥有此宝物吗?”一个衙役震惊的看着刘尘。“嗯,每个人都买得起。”刘尘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帐篷。此时在帐篷五百米之外,上千民众正好奇的站在界绳外,看着一个个流民背着一块一块的大炭出来。此时开采出来的大炭已经有四五千斤了,已经堆成了一坐小山。“大人,公孙家主和刘家主请求见您。”便在这时,一个衙役来到刘尘身边,恭敬的说道。“嗯?”刘尘微怔,他已经大概了解了下广宁县的情况,县里有两个大族,那就是公孙家和刘家,还有十大富商,很多小商人。而且这刘家,还是他的本家上谷郡刘家的分支。“他们此时要见我,难道是想打煤炭的主意?”刘尘沉吟了下,说道:“带他们过来吧。”

刘尘大肆招人开采煤炭的事很快就在整个县城里传开了,动工这天,城里的世家豪族们都等着看笑话。

作为广宁县的县令,刘尘上任,第一时间竟然不是想着拜访他们这些士族,竟然招募了两百多人去开采什么煤炭,这在众世家豪族的眼中,无异于就是一个笑话。

原本广宁县就很特殊,刘尘还不想依仗他们这些士族来管理县城,都没人看好刘尘这个县令能当得下去。

“两个月,最多两个月,那小屁孩肯定要卷铺盖逃命去了。”公孙剑摇了摇头,自信的说道。

公孙家族是幽州的豪族之一,好几个郡县都有公孙家的人,而且都差不多是当地的富豪。

“才让兄太抬举他了,刘尘那小子,听说在家族里得罪了主家,才被我们主家下放来受罪的。照我说,那小子连一个月都坚持不下来,肯定就要滚蛋。”刘景说道。

才让是公孙剑的字。

刘景是广宁县刘家分支家主,字长风,刘家也是幽州的豪族之一,在幽州各大郡县开支散叶,而且现在的天子也是姓刘,所以这些年刘姓的影响力比公孙家还要大一点。

“哦,那小屁孩竟然是你们主家派来的,看来你们主家与太守大人关系不菲啊。”公孙剑有些惊讶道。

他一直听说上谷郡太守不好相处,脾气有些臭,好多人要去抱他大腿,都被他给无视了。

没想到刘家竟然能让上谷郡太守安插一个县令,这关系很不简单。

刘景闻言笑道:“太守大人的第二房姓刘,太守大人也很宠第二房呢。”

公孙剑点了点头,心说那就难怪了,那么刘家让他安排一个县令,也是合情合理的事了。

再说了,这些年,天子带头买官卖官,倒也不用太惊讶。

“这么说来,那小屁孩的确是被你们主家下入下来送死的了。”公孙剑笑道。

“是啊,所以我料定他坚持不了多久,能坚持一个月,已经算是运气好了。”刘景笑道。

“嗯,希望如此吧,不过不管他能坚持多久,在明年开春之前,都必须要把他弄走,要不到时候我们不交税也不好说。”公孙剑点头道。

只要广宁县维持没有县令的状况,他们就可以不用交税,至于周清,每个月给他点钱银,维持一下治安就可以了。

刘景点了点头,他在这里也是豪族,当然也不想交税,也想让这里成为无主之地。

“老爷,派去西山的探子回来了。”

便在这时,公孙家的管家进来说道。

“带他进来。”公孙剑看向门外,心里有些好奇。

刘尘带着两百多人去西山挖什么宝,整个县城无数人都前去观看了,公孙剑也派人去打探消息。

很快一个下人被带了进来,见到公孙剑,立刻行礼。

“老爷,查到了,他们挖出了好多几十上百斤的黑石头,听说那就是他们要挖的宝物。”下人将他在西山看到的情况说了出来。

“怎么不偷一块过来给老爷爷看看?”管家喝斥道。

下人一震,弱弱的说道:“老爷,他们有官兵守着挖出来宝物,其他人根本不敢靠近。”

“真是没用的废物!”管家又喝斥道。

“行了,你先下去吧。”公孙剑摆了摆手,有官兵把守,其他人肯定是不敢靠近的。

管家瞪了下人一眼,便不再说话。

“长风兄,你觉得那黑石会是什么,真的是宝物吗?”公孙剑看向刘景。

他们虽然是豪族,但广宁这个地方真的太偏远了,离洛阳都城也远,哪怕西汉时期就有利用煤炭炼铁的事了,并没有传到广宁这个小地方来。

刘景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缓缓说道:“世间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宝物,估计是那刘尘小儿为了蛊惑民心,搞出来的把戏吧。”

在他印象中,没有什么黑呼呼的宝物,除非是黑玉,但黑玉怎么可能一挖出来就几十上百斤,而且还是裸露的。

公孙剑点了点头,同意了刘景的观点。

“才让兄,要不我们亲自去看看,料想那刘尘肯定不敢阻拦我们。”刘景突然提义道。

公孙剑眼睛一亮,道:“正有此意。”

此时在西山,虽然才几个小时的时间,但已经挖出了数千斤了。

这里的煤品质很高,基本都是大煤。

在临时搭建起来的帐篷里,刘尘让衙役烧起了一炉火,弄了大锅,烧开火供开采煤炭的流民们喝。

而且刘尘又让周清在城里招来了几个妇女,专门做饭。

煤火烧起来,感受着帐篷里的温暖,众人都惊讶的不得了,看着刘尘的目光都带着几分尊敬。

“大人,这真是宝物啊,绝世宝物啊!”负责烧火的几个衙役惊讶的说道。

刘尘已经告诉了他们,这煤炭不但能取暖,更是能煮饭。

之前他们还有些不信,此时感受着帐篷里的温度,心里那是个佩服。

那几个招来做饭的民妇也惊为天人,看着刘尘的目光中都有几分敬偎。

这黑乎乎的石头也太神奇了。

刘尘笑了笑说道:“以后整个县城的人都能用煤炭取暖,你们也不用再担心会被冻死了。”

“大人,我们真的也能拥有此宝物吗?”一个衙役震惊的看着刘尘。

“嗯,每个人都买得起。”刘尘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帐篷。

此时在帐篷五百米之外,上千民众正好奇的站在界绳外,看着一个个流民背着一块一块的大炭出来。

此时开采出来的大炭已经有四五千斤了,已经堆成了一坐小山。

“大人,公孙家主和刘家主请求见您。”

便在这时,一个衙役来到刘尘身边,恭敬的说道。

“嗯?”

刘尘微怔,他已经大概了解了下广宁县的情况,县里有两个大族,那就是公孙家和刘家,还有十大富商,很多小商人。

而且这刘家,还是他的本家上谷郡刘家的分支。

“他们此时要见我,难道是想打煤炭的主意?”

刘尘沉吟了下,说道:“带他们过来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