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从县令开始赵云,赵安父子-第3章 未来何去何从?

第3章 未来何去何从?

一般一个县官员就要四到五人,县令,县丞,县尉,学正以及主薄。但是整个广宁县,只有两个官员。就是县令刘尘和县尉周清。上谷郡一看是不会管广宁县的死活了,既然如此,刘尘只有招募代官员了。嗯,县里的几个官员,还要刘尘先报备给上谷郡去,只有上谷郡的太守审批了,这些人才能转正。一般来说,九品官员刘尘就能自己提拔,向上面报备一下就可以了,像八品的县丞,就需要太守审批了。不过一般县令举荐的,太守那里都不会为难。县衙的队伍扩充了,各部人员招齐了,就可以大规模开采煤矿了。“大人,就招募了二十多个衙役,县丞、学正以及主薄都没有人来。”三天后,周清苦恼的说道。“提升了一倍月俸都没有人来?”刘尘皱了皱眉,为了招募,他可是把各职位的俸禄都翻倍了的。“唉,说白了就是他们都知道我们衙门里没有钱的,那些愿意当衙役的,也只是为了讨口饭吃的流民。对了,流民到是很多愿意来,但其他部门的官员都没招到前,我不敢招太多衙役。”周清有些无奈,其实刘尘说要招人的时候,他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了。“哼,瞧不起我这个新县令吗?”刘尘冷哼道。周清摊了摊手,有些话他没有说出来。他之前出去招募时就被县里的豪族富商们嘲笑了,人家的确是瞧不起刘尘这个新县令啊。而且这个时代,当官都是靠士族举荐的,哪有他这种直接招募的啊。“这样吧,我们先招募流民去开采煤炭,先将煤炭推广出去后,我看他们会不会来求我。”刘尘相信只要煤炭推广出来,肯定大把大把的金币往县衙里送来,只要他把煤炭开采控制在手里,到时候县里那些地主员外富商什么的,一个个都要来求他了。“好吧,也只有先这样了。”周清点了点头道。这一次,刘尘和周清一起出去招募。“周县尉,你们还是死心吧,广宁县已经烂掉了,而且现在冬季来临,谁敢去当官啊。”“是啊,一个不知道哪来的小屁孩当县令,你真相信他能扭转局势吗?”“周县尉,要我说,你都不要当这个芝麻官了,没有油水不说,还连奉禄都发不起,浪费时间啊。”两人走在街上,顿时就有人认出了周清,都很不看好县衙的招募。刘尘听着众人的话语,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是真的没人相信他这个县令啊。很好很好,到时候都他妈不要来求老子,老子就服你们了。刘尘心里冷哼了声,加快了脚步向西城区行去。周清向众人苦笑一声,也跟着刘尘走向西城。他其实也动摇过,但想着如果自己这个县尉再不干了,整个广宁县是真的完了啊,这里就真的要变成无秩序的县城了。他手里还几十个衙役,身上也有官印,一般百姓还是不敢和他对着干的,至少他还能勉强维系一下整个县城的秩序。流民的招募很顺利,刘尘还只是说出三餐管饱,连工钱都还没有说出来,顿时就有无数人拥了过来,闹轰轰的。看到这种情况,刘尘心里也是微微叹了下,这就是这个时代穷人们的愿望啊,只要能三餐管饱就可以为你打工了。“你来负责招募工作吧,先招两百人。”刘尘说着,将招募工作交给周清后,他就独自回县衙了。之前他是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愿意去开采煤炭,所以才想去激励一番。没想到这么顺利,他得尽快把开采流程和计划全部规划出来。回到县衙,刘尘才反应过来这个时代只有毛笔,而他的毛笔丑的一匹。无奈之下,他只得找了根木炭做了只木炭笔。但木炭笔准备好了后,他才发现没有纸可用。这时,他才想起来,这个时代,虽然已经有纸了,但主要的书写代物还是竹简,并不是纸。而且像广宁这种偏远小地方,也没有纸可用。真特-么蛋疼。木炭笔在竹简上可不好写啊。最后,刘尘只得用一根竹签湛取墨水当钢笔来用了。采煤可是个技术活,搞不好,是要死好多工人的。所以刘尘只得不断回想以前他所了解的关于开采的知识,然后再慢慢完善出来。直到忙到晚上,他才把整个煤炭的开采流程以及处理规划等弄出来。看着自己大半天的成果,虽然基本都是以前所了解过的技术,但刘尘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毕竟在这里,这个开采术就是他自己的了呢。看了下空荡荡的屋子,刘尘只得亲自将规划书送给周清去。太可怜了啊。堂堂一县之令,身边却连一个下人也没有,连传个话送个信什么的都要亲理亲为。这县令当的,可真是前无古人啊。“看来得先招募几个下人才行。”刘尘心里想道。从周清那里回来,已经天黑好久了。刘尘大体估了下时间,应该是晚上8点左右,他自己做了晚饭吃,就躺炕上休息了。这个时代,没有娱乐项目,一到晚上,人们都睡的很早。作为现代人,刘尘躺在炕上久久难眠。“这种日子也太难熬了,得想办法改变这种情况啊。”刘尘心里叹道。他在炕上转了个身,思绪又飞到别的地方。还有四个月左右,那个号称天公将军的张角,一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就直接拉开了东瀚的混乱局面。未来十年二十年甚至几十年,曹老板,刘皇叔等枭雄之辈纷纷登上历史的舞台,吕布、关张赵等等牛人武将们也纷纷登台。自己这个小县令将何去何从啊?单干?刘尘直接摇了摇头。自己无名无望的,没谁会跟着自己,除非脑子有问题。那么就只有抱大腿一条路可走了。问题又来了,抱谁大腿呢?如果历史的车轮没有发生改变,那曹老板的大腿肯定是最粗的。但这个时代,只有武力和智谋才是那些大老板所看中的,自己不过一个搞机械设计的程序员,拿什么与这个时代的智谋家们拚才智?至于武力……刘尘一脸的苦笑,自己这具身体,貌似是一个弱鸡啊。妈的,这个时代太难了,连抱大腿都没法抱啊!刘尘忍不住又开始揉起太阳穴来,一脸的苦逼。单干不行,抱大腿又没有资本……难道只能守着这个县令的官职随波逐流慢慢等死?

一般一个县官员就要四到五人,县令,县丞,县尉,学正以及主薄。

但是整个广宁县,只有两个官员。

就是县令刘尘和县尉周清。

上谷郡一看是不会管广宁县的死活了,既然如此,刘尘只有招募代官员了。

嗯,县里的几个官员,还要刘尘先报备给上谷郡去,只有上谷郡的太守审批了,这些人才能转正。

一般来说,九品官员刘尘就能自己提拔,向上面报备一下就可以了,像八品的县丞,就需要太守审批了。

不过一般县令举荐的,太守那里都不会为难。

县衙的队伍扩充了,各部人员招齐了,就可以大规模开采煤矿了。

“大人,就招募了二十多个衙役,县丞、学正以及主薄都没有人来。”三天后,周清苦恼的说道。

“提升了一倍月俸都没有人来?”刘尘皱了皱眉,为了招募,他可是把各职位的俸禄都翻倍了的。

“唉,说白了就是他们都知道我们衙门里没有钱的,那些愿意当衙役的,也只是为了讨口饭吃的流民。对了,流民到是很多愿意来,但其他部门的官员都没招到前,我不敢招太多衙役。”周清有些无奈,其实刘尘说要招人的时候,他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了。

“哼,瞧不起我这个新县令吗?”刘尘冷哼道。

周清摊了摊手,有些话他没有说出来。

他之前出去招募时就被县里的豪族富商们嘲笑了,人家的确是瞧不起刘尘这个新县令啊。

而且这个时代,当官都是靠士族举荐的,哪有他这种直接招募的啊。

“这样吧,我们先招募流民去开采煤炭,先将煤炭推广出去后,我看他们会不会来求我。”

刘尘相信只要煤炭推广出来,肯定大把大把的金币往县衙里送来,只要他把煤炭开采控制在手里,到时候县里那些地主员外富商什么的,一个个都要来求他了。

“好吧,也只有先这样了。”周清点了点头道。

这一次,刘尘和周清一起出去招募。

“周县尉,你们还是死心吧,广宁县已经烂掉了,而且现在冬季来临,谁敢去当官啊。”

“是啊,一个不知道哪来的小屁孩当县令,你真相信他能扭转局势吗?”

“周县尉,要我说,你都不要当这个芝麻官了,没有油水不说,还连奉禄都发不起,浪费时间啊。”

两人走在街上,顿时就有人认出了周清,都很不看好县衙的招募。

刘尘听着众人的话语,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这是真的没人相信他这个县令啊。

很好很好,到时候都他妈不要来求老子,老子就服你们了。

刘尘心里冷哼了声,加快了脚步向西城区行去。

周清向众人苦笑一声,也跟着刘尘走向西城。

他其实也动摇过,但想着如果自己这个县尉再不干了,整个广宁县是真的完了啊,这里就真的要变成无秩序的县城了。

他手里还几十个衙役,身上也有官印,一般百姓还是不敢和他对着干的,至少他还能勉强维系一下整个县城的秩序。

流民的招募很顺利,刘尘还只是说出三餐管饱,连工钱都还没有说出来,顿时就有无数人拥了过来,闹轰轰的。

看到这种情况,刘尘心里也是微微叹了下,这就是这个时代穷人们的愿望啊,只要能三餐管饱就可以为你打工了。

“你来负责招募工作吧,先招两百人。”刘尘说着,将招募工作交给周清后,他就独自回县衙了。

之前他是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愿意去开采煤炭,所以才想去激励一番。

没想到这么顺利,他得尽快把开采流程和计划全部规划出来。

回到县衙,刘尘才反应过来这个时代只有毛笔,而他的毛笔丑的一匹。

无奈之下,他只得找了根木炭做了只木炭笔。

但木炭笔准备好了后,他才发现没有纸可用。

这时,他才想起来,这个时代,虽然已经有纸了,但主要的书写代物还是竹简,并不是纸。而且像广宁这种偏远小地方,也没有纸可用。

真特-么蛋疼。

木炭笔在竹简上可不好写啊。

最后,刘尘只得用一根竹签湛取墨水当钢笔来用了。

采煤可是个技术活,搞不好,是要死好多工人的。

所以刘尘只得不断回想以前他所了解的关于开采的知识,然后再慢慢完善出来。

直到忙到晚上,他才把整个煤炭的开采流程以及处理规划等弄出来。

看着自己大半天的成果,虽然基本都是以前所了解过的技术,但刘尘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毕竟在这里,这个开采术就是他自己的了呢。

看了下空荡荡的屋子,刘尘只得亲自将规划书送给周清去。

太可怜了啊。

堂堂一县之令,身边却连一个下人也没有,连传个话送个信什么的都要亲理亲为。

这县令当的,可真是前无古人啊。

“看来得先招募几个下人才行。”刘尘心里想道。

从周清那里回来,已经天黑好久了。

刘尘大体估了下时间,应该是晚上8点左右,他自己做了晚饭吃,就躺炕上休息了。

这个时代,没有娱乐项目,一到晚上,人们都睡的很早。

作为现代人,刘尘躺在炕上久久难眠。

“这种日子也太难熬了,得想办法改变这种情况啊。”

刘尘心里叹道。

他在炕上转了个身,思绪又飞到别的地方。

还有四个月左右,那个号称天公将军的张角,一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就直接拉开了东瀚的混乱局面。

未来十年二十年甚至几十年,曹老板,刘皇叔等枭雄之辈纷纷登上历史的舞台,吕布、关张赵等等牛人武将们也纷纷登台。

自己这个小县令将何去何从啊?

单干?

刘尘直接摇了摇头。

自己无名无望的,没谁会跟着自己,除非脑子有问题。

那么就只有抱大腿一条路可走了。

问题又来了,抱谁大腿呢?

如果历史的车轮没有发生改变,那曹老板的大腿肯定是最粗的。

但这个时代,只有武力和智谋才是那些大老板所看中的,自己不过一个搞机械设计的程序员,拿什么与这个时代的智谋家们拚才智?

至于武力……

刘尘一脸的苦笑,自己这具身体,貌似是一个弱鸡啊。

妈的,这个时代太难了,连抱大腿都没法抱啊!

刘尘忍不住又开始揉起太阳穴来,一脸的苦逼。

单干不行,抱大腿又没有资本……

难道只能守着这个县令的官职随波逐流慢慢等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