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从县令开始赵云,赵安父子-第1章 我是县令

第1章 我是县令

“这是什么年代,我这是穿越到古代了吗?!”高堂上,刘尘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一脸的震惊和茫然。此时,他正坐在一个古代县衙里,县衙布局和古代历史剧里看到的差不多,而他的下手,只有一个县尉。原本他只是个机械设计师,过着朝九晚五的枯燥生活,时不时还要加班到半夜。没想到,一觉醒来,自己竟然到了古代。还是一个县令!他曾经幻想过自己的职业,可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能与县官扯上关系。他大学毕业也考过好几年的公务员,可不是笔试不过关,就是面试不过关。他曾一度以为,自己这一辈子,肯定是与当官无缘了。没想到,一觉醒来,自己不用参加考试,就已经是一县之令,相当于七品大员了。等等,这个世界有些奇怪……刘尘脑海中不断浮现一个陌生的记忆,然后他得出了一个大胆的结论:这是不同于地球的平行时空,这里的历史发展进程和地球上夏华的历史进程大同小异,只是名称上的叫法不一样而已。比如,这个时空没有春秋战国,有的只是东周的统一称乎。秦朝在这里叫赢朝,始皇帝同样叫赢政。汉朝在这里叫瀚朝,广大浩瀚的意思,开国皇帝也叫刘邦,也经历了西瀚和东瀚。刘尘穿越来的这个时代,正是东瀚灵帝光和六年,183年10月。朝代名称不一样,但历史人物却是一样的,所以刘尘觉得自己穿越到了平行时空了。“大人,严冬将至,百姓买不起布,盖不起屋,可能会有无数人要被冻死,如果不能让百姓安然渡过严冬,很可能会引起慌乱,而我们只有可怜的五十个衙役,可经不起乱民的冲击。”朴实的县衙府,县尉周清有些焦急的看着县令刘尘。幽州这个地方,地处北方,一到冬季零下几十度,每年都要冻死不少百姓。刘尘看向一脸焦急的周清,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疼。刚刚穿越过来,县尉就给他出难题了。等等……刘尘脸色突然一变。现在是公元183年10月!要是历史发展和地球上的一样,那这个时间点,不正是黄巾之乱暴发的前夕吗?现在是十月,离黄巾之乱才有四个月了啊。四个月后。那个曾打的匈奴西迁北逃,如同大山一样,压的西域诸国不敢抬头喘气的大瀚王朝,就要崩塌了啊……而迎来的,却是一个山河破碎,诸侯割据的混乱时代。在即将来临的乱世中,自己将何去何从?刘尘一脸的茫然,他确信在这个时空,在四个月之后,肯定也要暴发黄巾之乱,要不就不可能之前的历史都是一样的了。沉默了会,刘尘又继续浏览记忆……广宁县有人口一万多户,在当时已经算是个大县,民风有些彪悍。据说上一任县令就是因为去年冬季没有解决好百姓过冬的问题,活生生被暴乱的民众给打死了,导致一年以来,都没有人愿意来这里当县令。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刘尘,是上谷郡大族刘氏的庶子。中山靖王刘胜的第十七代玄孙,大耳贼刘备的叔叔辈,也是瀚灵帝刘恒的叔叔辈。为了不让他分家产,被他大兄刘建设计,封了广宁县的县令一职。今天刚刚来上任,在了解广宁县的情况后,气急之下,一口气没有提上来,就呜呼了。广宁这个地方,与鲜卑胡人比邻,每年都要遭到鲜卑人的洗劫,这县令不好当啊。难怪前主人直接被吓死了。刘尘继续揉着太阳穴,心里有些瓦凉瓦凉的。原本还以为穿越到这个时代,可以与这个时代的牛人们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与这个时代的才女们花前月下共续佳话……没想到,自己这个县令,能不能过完这个冬都还是未知数啊。就算过了这个冬,来年黄巾起义,整个幽州都要落入黄巾军手里。对了,好像此时的幽州刺史郭勋也要被黄巾军所杀,自己这个小小县令,能逃过一劫吗?头好疼啊……好吧,还是先来解决过冬的问题吧。刘尘心里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他现在担心也没用。要解决过冬问题,首先就不能让百姓挨冻了,其次还要解决吃的……然后,才能考虑如何应对四个月后的黄巾之乱……“我们仓库里还有多少钱粮?”刘尘抬头,看着县尉。“钱一文没有,我们的衙役已经三个月没有领到过俸禄了,要不是还有点粮,衙役们估计也要散伙了。”县尉无奈的说道。刘尘眉头一皱,广宁已经穷到这个地步了吗?周清心想,能不穷吗,年年都要遭到鲜卑胡人的洗劫呢。“粮呢?”刘尘又问道。“还能勉强过冬吧,不过如果不让百姓们过个好冬,他们估计也要像去年一样直接来抢了啊。”县尉道。刘尘点了点头,虽然去年闹事的民众已经被上谷郡派人来抓去砍头了,但今年如果还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肯定还有人敢闹事的。形势很不乐观啊。他没想到这个县令的开局模式比他想象的还要难了十倍百倍,搞不好连性命都要丢掉的。不过刘尘一向都不是那种轻易向命运低头的人,既然来到了这个动荡不堪且英雄辈出的时代,怎么着也得在历史上留下浓墨厚彩的一笔不是吗?否则怎么对得起这一次伟大的穿越呢。“陪我出去走走吧。”刘尘准备实地考查一下,得想个办法解决了百姓们过冬的问题。他可不想自己这个县令还没有做上几天,就要被干掉。那也太悲摧了呢。县尉叫周清,字子建,四十岁,没什么能力,也没什么野心。刘尘来当县令,他是高兴的,因为他身上的压力可以推给刘尘了。但也是同情的。因为广宁县的县令并不好当。虽然还不是最冷的时候,但十月的广宁县已经零下十度左右了,没有下雪,就是干冷。街道上有些冷清,可能是太冷的原因,并没有多少人出来。“最穷的是城西,那里算是城里的贫民窟了,差不多有一半是这几年逃过来的流民。”周清在刘尘身边说道。“去看看吧。”刘尘说道。一炷香后,两人来到了西城,抬眼望去,整个西城只有一排排临时搭建起来的草棚,四面就有两面是通风的。整个西城的街道也是乱遭遭的,这里的人们衣衫褴褛,完全就是乞丐。作为现代人,刘尘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心里难免对这些古人升起了一抹同情。与现代社会比起来,古人生活的实在太苦了啊。只是,要怎么才能改变这种现状呢?自己有什么办法解决这种现状呢?作为一县父母官,自己的确有义务为这些古人做点什么。“还是先想办法解决怎么过冬的问题吧。”刘尘收起差点浪飞起来思绪,目光变的有些深邃。“大人小心!”突然,一块黑乎乎石头向刘尘砸了过来,周清见状,低喝一声,一把将黑石头抄在了手中。周清本是练武之人,反应、速度等都比较快。刘尘先是一惊,眼中出现一抹怒气。但见是两个小孩子嘻闹玩耍扔过来的,他神色便缓和了下来。“大人,没被吓着吧?”周清见刘尘不说话,将手里的黑石块扔在地上问道。刘尘的目光看向被周清扔在地上的黑石块,双眼突然一亮,如获至宝般便将之捡了起来。

“这是什么年代,我这是穿越到古代了吗?!”

高堂上,刘尘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一脸的震惊和茫然。

此时,他正坐在一个古代县衙里,县衙布局和古代历史剧里看到的差不多,而他的下手,只有一个县尉。

原本他只是个机械设计师,过着朝九晚五的枯燥生活,时不时还要加班到半夜。

没想到,一觉醒来,自己竟然到了古代。

还是一个县令!

他曾经幻想过自己的职业,可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能与县官扯上关系。

他大学毕业也考过好几年的公务员,可不是笔试不过关,就是面试不过关。

他曾一度以为,自己这一辈子,肯定是与当官无缘了。

没想到,一觉醒来,自己不用参加考试,就已经是一县之令,相当于七品大员了。

等等,这个世界有些奇怪……

刘尘脑海中不断浮现一个陌生的记忆,然后他得出了一个大胆的结论:这是不同于地球的平行时空,这里的历史发展进程和地球上夏华的历史进程大同小异,只是名称上的叫法不一样而已。

比如,这个时空没有春秋战国,有的只是东周的统一称乎。

秦朝在这里叫赢朝,始皇帝同样叫赢政。

汉朝在这里叫瀚朝,广大浩瀚的意思,开国皇帝也叫刘邦,也经历了西瀚和东瀚。

刘尘穿越来的这个时代,正是东瀚灵帝光和六年,183年10月。

朝代名称不一样,但历史人物却是一样的,所以刘尘觉得自己穿越到了平行时空了。

“大人,严冬将至,百姓买不起布,盖不起屋,可能会有无数人要被冻死,如果不能让百姓安然渡过严冬,很可能会引起慌乱,而我们只有可怜的五十个衙役,可经不起乱民的冲击。”

朴实的县衙府,县尉周清有些焦急的看着县令刘尘。

幽州这个地方,地处北方,一到冬季零下几十度,每年都要冻死不少百姓。

刘尘看向一脸焦急的周清,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疼。

刚刚穿越过来,县尉就给他出难题了。

等等……

刘尘脸色突然一变。

现在是公元183年10月!

要是历史发展和地球上的一样,那这个时间点,不正是黄巾之乱暴发的前夕吗?

现在是十月,离黄巾之乱才有四个月了啊。

四个月后。

那个曾打的匈奴西迁北逃,如同大山一样,压的西域诸国不敢抬头喘气的大瀚王朝,就要崩塌了啊……

而迎来的,却是一个山河破碎,诸侯割据的混乱时代。

在即将来临的乱世中,自己将何去何从?

刘尘一脸的茫然,他确信在这个时空,在四个月之后,肯定也要暴发黄巾之乱,要不就不可能之前的历史都是一样的了。

沉默了会,刘尘又继续浏览记忆……

广宁县有人口一万多户,在当时已经算是个大县,民风有些彪悍。

据说上一任县令就是因为去年冬季没有解决好百姓过冬的问题,活生生被暴乱的民众给打死了,导致一年以来,都没有人愿意来这里当县令。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刘尘,是上谷郡大族刘氏的庶子。

中山靖王刘胜的第十七代玄孙,大耳贼刘备的叔叔辈,也是瀚灵帝刘恒的叔叔辈。

为了不让他分家产,被他大兄刘建设计,封了广宁县的县令一职。

今天刚刚来上任,在了解广宁县的情况后,气急之下,一口气没有提上来,就呜呼了。

广宁这个地方,与鲜卑胡人比邻,每年都要遭到鲜卑人的洗劫,这县令不好当啊。

难怪前主人直接被吓死了。

刘尘继续揉着太阳穴,心里有些瓦凉瓦凉的。

原本还以为穿越到这个时代,可以与这个时代的牛人们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与这个时代的才女们花前月下共续佳话……

没想到,自己这个县令,能不能过完这个冬都还是未知数啊。

就算过了这个冬,来年黄巾起义,整个幽州都要落入黄巾军手里。

对了,好像此时的幽州刺史郭勋也要被黄巾军所杀,自己这个小小县令,能逃过一劫吗?

头好疼啊……

好吧,还是先来解决过冬的问题吧。

刘尘心里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他现在担心也没用。

要解决过冬问题,首先就不能让百姓挨冻了,其次还要解决吃的……

然后,才能考虑如何应对四个月后的黄巾之乱……

“我们仓库里还有多少钱粮?”刘尘抬头,看着县尉。

“钱一文没有,我们的衙役已经三个月没有领到过俸禄了,要不是还有点粮,衙役们估计也要散伙了。”县尉无奈的说道。

刘尘眉头一皱,广宁已经穷到这个地步了吗?

周清心想,能不穷吗,年年都要遭到鲜卑胡人的洗劫呢。

“粮呢?”刘尘又问道。

“还能勉强过冬吧,不过如果不让百姓们过个好冬,他们估计也要像去年一样直接来抢了啊。”县尉道。

刘尘点了点头,虽然去年闹事的民众已经被上谷郡派人来抓去砍头了,但今年如果还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肯定还有人敢闹事的。

形势很不乐观啊。

他没想到这个县令的开局模式比他想象的还要难了十倍百倍,搞不好连性命都要丢掉的。

不过刘尘一向都不是那种轻易向命运低头的人,既然来到了这个动荡不堪且英雄辈出的时代,怎么着也得在历史上留下浓墨厚彩的一笔不是吗?

否则怎么对得起这一次伟大的穿越呢。

“陪我出去走走吧。”刘尘准备实地考查一下,得想个办法解决了百姓们过冬的问题。

他可不想自己这个县令还没有做上几天,就要被干掉。

那也太悲摧了呢。

县尉叫周清,字子建,四十岁,没什么能力,也没什么野心。

刘尘来当县令,他是高兴的,因为他身上的压力可以推给刘尘了。

但也是同情的。

因为广宁县的县令并不好当。

虽然还不是最冷的时候,但十月的广宁县已经零下十度左右了,没有下雪,就是干冷。

街道上有些冷清,可能是太冷的原因,并没有多少人出来。

“最穷的是城西,那里算是城里的贫民窟了,差不多有一半是这几年逃过来的流民。”周清在刘尘身边说道。

“去看看吧。”刘尘说道。

一炷香后,两人来到了西城,抬眼望去,整个西城只有一排排临时搭建起来的草棚,四面就有两面是通风的。

整个西城的街道也是乱遭遭的,这里的人们衣衫褴褛,完全就是乞丐。

作为现代人,刘尘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心里难免对这些古人升起了一抹同情。

与现代社会比起来,古人生活的实在太苦了啊。

只是,要怎么才能改变这种现状呢?

自己有什么办法解决这种现状呢?

作为一县父母官,自己的确有义务为这些古人做点什么。

“还是先想办法解决怎么过冬的问题吧。”

刘尘收起差点浪飞起来思绪,目光变的有些深邃。

“大人小心!”

突然,一块黑乎乎石头向刘尘砸了过来,周清见状,低喝一声,一把将黑石头抄在了手中。

周清本是练武之人,反应、速度等都比较快。

刘尘先是一惊,眼中出现一抹怒气。

但见是两个小孩子嘻闹玩耍扔过来的,他神色便缓和了下来。

“大人,没被吓着吧?”周清见刘尘不说话,将手里的黑石块扔在地上问道。

刘尘的目光看向被周清扔在地上的黑石块,双眼突然一亮,如获至宝般便将之捡了起来。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