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令霍昆仑,洛璃-第4章 爷爷他去世了

第4章 爷爷他去世了

“哈哈哈!”此言一出,全场一片讥笑。“快给我们滚,你知道一会谁要来参加李哥的婚礼吗?”“你跟那位大人比,萤火虫都不算。”“你们看,那废物脸色变了,他怕了!”叶天南看着脸色发沉的霍昆仑,倨傲的抬手道:“废物,不妨告诉你,那位便是,震慑天下,统领两洋四周三十八国,举世共尊的第一天王霍擎苍,你算什么东西?”“同样姓霍,你看看这人渣,刚从监狱出来,就在这儿大放厥词!”“废物就是废物,只会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一道道嘲讽声,络绎不绝!“十天,十天之后,倘若你们按我说的去做,后果自负!”说完,霍昆仑抱起茗茗,牵着洛璃,走出酒店。“你还敢在老子面前放肆,老子这就……”看到霍昆仑准备逃跑,李文杰怒声吼道。李家家主冷声道:“文杰,天王即将莅临,不能因为他,扫了天王的雅兴!”“不错,想要对付这人渣,有的是时间!”听此,李文杰点了点头。“滚吧!这笔账,我今后再和你算!”霍昆仑离开后,李家家主不解的问道:“文西呢?你快去问问,天王怎么还没有到?”就在李家家主话音刚落!城主陈稳急冲冲的来到了这儿。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急忙问道:“天王呢?”天王?李家人愣了,天王已经来了?城主一愣,然后看着满地的狼藉,立刻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愤怒的说道:“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吧!”“倘若不能让那位大人消气,你们三家,将彻底消失在萧城!”说完,陈稳气呼呼的走了!看着陈稳愤怒的离开,众人百思不得其解。“一定是因为霍昆仑那个废物,惹怒了天王!”看着陈稳的背影,李文杰咬牙切齿的说道。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点头默认。这一刻,所有人对霍昆仑,恨之入骨。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李文杰眼中闪过一抹狰狞。“洛璃,你这该死的贱人,这次我定要让你家破人亡!”酒店外!霍昆仑把女儿放到后座,将茗茗的安全带系好。女儿抬头,看着洛璃,怯怯的问道:“妈妈,这是我爸爸吗?”洛璃娇躯一震。她想要摇头。可见到茗茗那期待的眼神,无奈的点了点,道:“是的。他是你爸爸。”霍昆仑蹲下身。轻轻的抓起女儿的手,又内疚,又忐忑,道:“我是你爸爸,我回来了。喊我一声……”霍昆仑声音颤抖:“好吗?”霍昆仑征战天下,纵然面对万千敌人,内心也不曾泛起丝毫涟漪。现在面对这个六岁的女孩,却感觉无比忐忑!下一秒!茗茗抱住霍昆仑的脖子,开心的说道:“爸爸,爸爸,你回来了,我和妈妈都好想你!”听到这话,霍昆仑心头一沉。他这辈子愧对他们母女的,实在是太多了!“爸爸也很想你呢!”霍昆仑笑了笑,亲昵的看着茗茗。之后,茗茗便一直抱着霍昆仑,询问霍昆仑这些年发生的事情。霍昆仑也没有掩饰,和茗茗说了一遍。听到霍昆仑的话,洛璃眉头微皱!她自然知道,霍昆仑这些年都待在牢中!六年不见,他都已经变成了这样么?想到刚才霍昆仑那暴力的模样,再加上他欺骗茗茗,编造谎言的样子,洛璃内心就涌起一阵抗拒。现在的霍昆仑,已经不是六年前的他了!就在洛璃想着这件事的时候,茗茗那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爸爸,你再也不会离开我们了吧?”看着茗茗那期待的眼神,霍昆仑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点了点头,道:“对,今后爸爸会一直陪着茗茗!”“璃儿,我们现在去拜访一下爷爷吧!当年的事情,我想向爷爷好好的解释一下!同时……”就在霍昆仑说这话的时候,洛璃眼神顿时有些闪烁。神情也逐渐变得低沉起来。霍昆仑还在一边亲昵的抱着茗茗,一边说着:“也不知道爷爷他老人家怎样了!”洛老爷子是洛家唯一疼爱自己的人!甚至把他看得比亲人还亲!当初发生了那件事,洛老爷子被那群人逼得直接吐血。这都是因为他!想起当年的点点滴滴,霍昆仑内心无比愧疚,也迫切的希望见到那位疼爱自己的老人。如果将自己这几年的事迹,告诉爷爷,爷爷定然会为自己感到自豪吧!就在霍昆仑想着这件事的时候,洛璃那有些哽咽的声音,突然间传入到了霍昆仑耳中。“昆仑,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爷爷……爷爷他已经去世了……”

“哈哈哈!”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讥笑。

“快给我们滚,你知道一会谁要来参加李哥的婚礼吗?”

“你跟那位大人比,萤火虫都不算。”

“你们看,那废物脸色变了,他怕了!”

叶天南看着脸色发沉的霍昆仑,倨傲的抬手道:“废物,不妨告诉你,那位便是,震慑天下,统领两洋四周三十八国,举世共尊的第一天王霍擎苍,你算什么东西?”

“同样姓霍,你看看这人渣,刚从监狱出来,就在这儿大放厥词!”

“废物就是废物,只会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

一道道嘲讽声,络绎不绝!

“十天,十天之后,倘若你们按我说的去做,后果自负!”

说完,霍昆仑抱起茗茗,牵着洛璃,走出酒店。

“你还敢在老子面前放肆,老子这就……”

看到霍昆仑准备逃跑,李文杰怒声吼道。

李家家主冷声道:“文杰,天王即将莅临,不能因为他,扫了天王的雅兴!”

“不错,想要对付这人渣,有的是时间!”

听此,李文杰点了点头。

“滚吧!这笔账,我今后再和你算!”

霍昆仑离开后,李家家主不解的问道:“文西呢?你快去问问,天王怎么还没有到?”

就在李家家主话音刚落!

城主陈稳急冲冲的来到了这儿。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急忙问道:“天王呢?”

天王?

李家人愣了,天王已经来了?

城主一愣,然后看着满地的狼藉,立刻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愤怒的说道:“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倘若不能让那位大人消气,你们三家,将彻底消失在萧城!”

说完,陈稳气呼呼的走了!

看着陈稳愤怒的离开,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一定是因为霍昆仑那个废物,惹怒了天王!”

看着陈稳的背影,李文杰咬牙切齿的说道。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点头默认。

这一刻,所有人对霍昆仑,恨之入骨。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李文杰眼中闪过一抹狰狞。

“洛璃,你这该死的贱人,这次我定要让你家破人亡!”

酒店外!

霍昆仑把女儿放到后座,将茗茗的安全带系好。

女儿抬头,看着洛璃,怯怯的问道:“妈妈,这是我爸爸吗?”

洛璃娇躯一震。

她想要摇头。

可见到茗茗那期待的眼神,无奈的点了点,道:“是的。他是你爸爸。”

霍昆仑蹲下身。

轻轻的抓起女儿的手,又内疚,又忐忑,道:“我是你爸爸,我回来了。喊我一声……”

霍昆仑声音颤抖:“好吗?”

霍昆仑征战天下,纵然面对万千敌人,内心也不曾泛起丝毫涟漪。

现在面对这个六岁的女孩,却感觉无比忐忑!

下一秒!

茗茗抱住霍昆仑的脖子,开心的说道:“爸爸,爸爸,你回来了,我和妈妈都好想你!”

听到这话,霍昆仑心头一沉。

他这辈子愧对他们母女的,实在是太多了!

“爸爸也很想你呢!”霍昆仑笑了笑,亲昵的看着茗茗。

之后,茗茗便一直抱着霍昆仑,询问霍昆仑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霍昆仑也没有掩饰,和茗茗说了一遍。

听到霍昆仑的话,洛璃眉头微皱!

她自然知道,霍昆仑这些年都待在牢中!

六年不见,他都已经变成了这样么?

想到刚才霍昆仑那暴力的模样,再加上他欺骗茗茗,编造谎言的样子,洛璃内心就涌起一阵抗拒。

现在的霍昆仑,已经不是六年前的他了!

就在洛璃想着这件事的时候,茗茗那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爸爸,你再也不会离开我们了吧?”

看着茗茗那期待的眼神,霍昆仑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点了点头,道:“对,今后爸爸会一直陪着茗茗!”

“璃儿,我们现在去拜访一下爷爷吧!当年的事情,我想向爷爷好好的解释一下!同时……”

就在霍昆仑说这话的时候,洛璃眼神顿时有些闪烁。

神情也逐渐变得低沉起来。

霍昆仑还在一边亲昵的抱着茗茗,一边说着:“也不知道爷爷他老人家怎样了!”

洛老爷子是洛家唯一疼爱自己的人!

甚至把他看得比亲人还亲!

当初发生了那件事,洛老爷子被那群人逼得直接吐血。

这都是因为他!

想起当年的点点滴滴,霍昆仑内心无比愧疚,也迫切的希望见到那位疼爱自己的老人。

如果将自己这几年的事迹,告诉爷爷,爷爷定然会为自己感到自豪吧!

就在霍昆仑想着这件事的时候,洛璃那有些哽咽的声音,突然间传入到了霍昆仑耳中。

“昆仑,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爷爷……爷爷他已经去世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