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令霍昆仑,洛璃-第3章 谁敢动我的女儿?

第3章 谁敢动我的女儿?

“昆仑,你居然没死?”洛璃满脸诧异,语气满是哽咽。“你就这么希望我死吗?”霍昆仑满脸嘲讽,眼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冷漠。“不是,我……”洛璃不断摇头,想要解释。可她的话还没说完,霍昆仑便将其打断:“六年了!这六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可没想到,原来你希望我死啊。”霍昆仑咧嘴,双目通红。“昆仑,你听我解释……”“解释?解释什么?”霍昆仑耸肩,轻笑道:“解释你为了嫁去豪门,将你和其他人的女儿卖了?虽然不知道这孩子的爸是谁,不过我真替他悲哀,也不知道那位兄弟在不在这……”啪!一道响亮的声音,响彻在满堂宾客的耳中。这一巴掌,也将霍昆仑打懵了。一股怒气从心底猛然升起的那刻,他却看见了洛璃那双通红并涌出泪水的双眸。瞬间,霍昆仑有些哑然。下一秒。“闭嘴!你给我闭嘴!”洛璃愤怒,悲愤的声音响彻宴场。“霍昆仑!!什么叫别人的女儿?那是我和你的女儿!你把我当成洛璃什么人了?”洛璃声嘶力竭的大喊着。洛璃气的不轻,她怒吼着:“六年!我等你了六年!我告诉我们的女儿,你会回来的!”“现在呢!一回来你就怀疑我,质问我,还暗指我人尽可夫吗?”“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在你眼里,我洛璃就是这样的人吗?”洛璃哭的撕心裂肺,她哭喊着。泪水从她那双满是星辰的眸子里渗出,滴落在艳丽的红地毯上。霍昆仑感受到洛璃的情绪在快速崩溃。“小璃,我……”霍昆仑伸出手,想去擦拭洛璃的泪水,他知道自己错了,知道自己误会了洛璃。只是他没有想到,那小女孩竟然是他的女儿?他突然想起了婚礼前的那一晚上。只这一次。他霍昆仑,有女儿了!一股复杂的情绪瞬间充斥胸膛,内疚,惊喜,茫然,以及愤怒。“妈妈……”茗茗也回过了神,向洛璃扑去。此刻,李芳萍也回过神来!在见到霍昆仑的那一瞬间,她整个人的脸色立马变了。她可是拿了李家整整一千万的彩礼啊。现在见到霍昆仑在这儿闹事,她怎么可能不怒?就在李芳萍准备发怒的那一瞬间,霍昆仑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在众人耳边响起:“究竟是谁,想要贩卖我霍昆仑的女儿?”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寂静。只有李芳萍眼神闪躲,不敢和霍昆仑直视。而这一幕,恰巧被洛璃看在眼中。“是老子,你能奈我何?”就在霍昆仑无比愤怒之时,一道轻蔑的声音,陡然间传入到了众人耳边。李文杰站了出来。神色无比的轻蔑及愤怒。尤其是想到一会天王进来以后,见到这幅场景会不会生气,李文杰的脑门青筋瞬间直跳。“妈的,一个没人要的野种,也敢在老子的婚礼上闹事?既然你是来这儿,讨喜酒喝的,老子就给你喝一杯!”李文杰语气冰冷,双目怒视着霍昆仑。说着,他拿起一瓶酒,直接砸在了霍昆仑的身前。只听见“砰”的一声。酒瓶撞击在地上,碎成一片。“酒,就在这儿,喝完快滚!!”李文杰趾高气扬的看着霍昆仑,冷声道。见到霍昆仑纹丝不动,李文杰满脸狰狞的冲向霍昆仑:“老子叫你跪下喝完!”“哈哈哈……”大家哄笑成一团,看霍昆仑就像是在看一条狗。“霍昆仑,这名字好熟悉啊,这不是当年我们萧城的霍董,后来的强女干犯吗?怎么着,回来了,李少请你喝酒也不喝?”“人渣,赶紧跪下喝酒!”“原来你就是那个当年要染指我妹妹的家伙,想不到你居然没死,正好,既然回来了,就跪下喝完这杯喜酒,一会跟我回去领死吧。”当年打断霍昆仑双腿的商会会长之子叶天南也站了出来,指着霍昆仑的鼻子神色狰狞。狰狞之外,双眸中又有些意外。当年他明明和李文杰设局,在这小子服刑的路上设下杀局,之后也被反馈了他被连中六刀,推下大海早已葬身鱼腹。想不到,他居然还活着。看着这一张张熟悉的脸孔,特别是叶天南这个当年亲手打断他双腿的纨绔。愤怒!!!六年来,他没有忘记当年的一切。想不到六年过去,这些人的嘴脸不但没有半点收敛。反而变本加厉。高高在上,目中无人,颐指气使。不仅霸占了他曾经的一切,现在还让想卖掉了他的孩子,让他彻底误会了自己的妻子。差点错过自己的挚爱。可恶,真是可恶!“怎么着,还想我喂你喝啊。”李文杰见到霍昆仑沉着脸看着自己,他吼道:“跪下,给我喝完,然后快给我滚!你可知一会有谁会过来!”霍昆仑没有说话,只是目光轻轻的看了看眼神怯怯的女儿。“跪下!!!”见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王随时会降临。李文杰冲到霍昆仑身前,一脚踢去。“给我跪下!!!”这一脚,李文杰铆足了劲。“滚!”面对迎来的一脚,霍昆仑直接一巴掌直接抽在了李文杰脸上。李文杰瞬间被抽飞出去近十米之远。死寂。整个大厅落针可闻。不可思议!所有人都懵了……这人渣做了什么?他竟然敢一巴掌抽飞了李文杰?霍昆仑看着远处吐出两颗牙齿的李文杰和满堂的瞠目结舌。他一步迈出。“你干什么?”看着走来的霍昆仑,叶天南脸色惊恐地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霍昆仑来到台上,拿过司仪手中的话筒。大家都看了过去,想知道他要做什么。“正好,要在的都在,那我便通知各位一件事吧。六年了,今天霍某回来了,现在站在这里呢,不是想耍什么威风,只是我要告诉各位,我失去的,我就要一一拿回来。”“十天,给你们十天,把拿走的,全部还回来,然后一一自断双腿,滚出杭城。否则杀无赦!”

“昆仑,你居然没死?”洛璃满脸诧异,语气满是哽咽。

“你就这么希望我死吗?”霍昆仑满脸嘲讽,眼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冷漠。

“不是,我……”洛璃不断摇头,想要解释。

可她的话还没说完,霍昆仑便将其打断:“六年了!这六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可没想到,原来你希望我死啊。”

霍昆仑咧嘴,双目通红。

“昆仑,你听我解释……”

“解释?解释什么?”

霍昆仑耸肩,轻笑道:“解释你为了嫁去豪门,将你和其他人的女儿卖了?虽然不知道这孩子的爸是谁,不过我真替他悲哀,也不知道那位兄弟在不在这……”

啪!

一道响亮的声音,响彻在满堂宾客的耳中。

这一巴掌,也将霍昆仑打懵了。

一股怒气从心底猛然升起的那刻,他却看见了洛璃那双通红并涌出泪水的双眸。

瞬间,霍昆仑有些哑然。

下一秒。

“闭嘴!你给我闭嘴!”

洛璃愤怒,悲愤的声音响彻宴场。

“霍昆仑!!什么叫别人的女儿?那是我和你的女儿!你把我当成洛璃什么人了?”洛璃声嘶力竭的大喊着。

洛璃气的不轻,她怒吼着:“六年!我等你了六年!我告诉我们的女儿,你会回来的!”

“现在呢!一回来你就怀疑我,质问我,还暗指我人尽可夫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在你眼里,我洛璃就是这样的人吗?”

洛璃哭的撕心裂肺,她哭喊着。

泪水从她那双满是星辰的眸子里渗出,滴落在艳丽的红地毯上。

霍昆仑感受到洛璃的情绪在快速崩溃。

“小璃,我……”霍昆仑伸出手,想去擦拭洛璃的泪水,他知道自己错了,知道自己误会了洛璃。

只是他没有想到,那小女孩竟然是他的女儿?

他突然想起了婚礼前的那一晚上。

只这一次。

他霍昆仑,有女儿了!

一股复杂的情绪瞬间充斥胸膛,内疚,惊喜,茫然,以及愤怒。

“妈妈……”茗茗也回过了神,向洛璃扑去。

此刻,李芳萍也回过神来!

在见到霍昆仑的那一瞬间,她整个人的脸色立马变了。

她可是拿了李家整整一千万的彩礼啊。

现在见到霍昆仑在这儿闹事,她怎么可能不怒?

就在李芳萍准备发怒的那一瞬间,霍昆仑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在众人耳边响起:“究竟是谁,想要贩卖我霍昆仑的女儿?”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寂静。

只有李芳萍眼神闪躲,不敢和霍昆仑直视。

而这一幕,恰巧被洛璃看在眼中。

“是老子,你能奈我何?”就在霍昆仑无比愤怒之时,一道轻蔑的声音,陡然间传入到了众人耳边。

李文杰站了出来。

神色无比的轻蔑及愤怒。

尤其是想到一会天王进来以后,见到这幅场景会不会生气,李文杰的脑门青筋瞬间直跳。

“妈的,一个没人要的野种,也敢在老子的婚礼上闹事?既然你是来这儿,讨喜酒喝的,老子就给你喝一杯!”李文杰语气冰冷,双目怒视着霍昆仑。

说着,他拿起一瓶酒,直接砸在了霍昆仑的身前。

只听见“砰”的一声。

酒瓶撞击在地上,碎成一片。

“酒,就在这儿,喝完快滚!!”李文杰趾高气扬的看着霍昆仑,冷声道。

见到霍昆仑纹丝不动,李文杰满脸狰狞的冲向霍昆仑:“老子叫你跪下喝完!”

“哈哈哈……”

大家哄笑成一团,看霍昆仑就像是在看一条狗。

“霍昆仑,这名字好熟悉啊,这不是当年我们萧城的霍董,后来的强女干犯吗?怎么着,回来了,李少请你喝酒也不喝?”

“人渣,赶紧跪下喝酒!”

“原来你就是那个当年要染指我妹妹的家伙,想不到你居然没死,正好,既然回来了,就跪下喝完这杯喜酒,一会跟我回去领死吧。”

当年打断霍昆仑双腿的商会会长之子叶天南也站了出来,指着霍昆仑的鼻子神色狰狞。

狰狞之外,双眸中又有些意外。

当年他明明和李文杰设局,在这小子服刑的路上设下杀局,之后也被反馈了他被连中六刀,推下大海早已葬身鱼腹。

想不到,他居然还活着。

看着这一张张熟悉的脸孔,特别是叶天南这个当年亲手打断他双腿的纨绔。

愤怒!!!

六年来,他没有忘记当年的一切。

想不到六年过去,这些人的嘴脸不但没有半点收敛。

反而变本加厉。

高高在上,目中无人,颐指气使。

不仅霸占了他曾经的一切,现在还让想卖掉了他的孩子,让他彻底误会了自己的妻子。

差点错过自己的挚爱。

可恶,真是可恶!

“怎么着,还想我喂你喝啊。”李文杰见到霍昆仑沉着脸看着自己,他吼道:“跪下,给我喝完,然后快给我滚!你可知一会有谁会过来!”

霍昆仑没有说话,只是目光轻轻的看了看眼神怯怯的女儿。

“跪下!!!”

见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王随时会降临。

李文杰冲到霍昆仑身前,一脚踢去。

“给我跪下!!!”

这一脚,李文杰铆足了劲。

“滚!”

面对迎来的一脚,霍昆仑直接一巴掌直接抽在了李文杰脸上。

李文杰瞬间被抽飞出去近十米之远。

死寂。

整个大厅落针可闻。

不可思议!

所有人都懵了……

这人渣做了什么?

他竟然敢一巴掌抽飞了李文杰?

霍昆仑看着远处吐出两颗牙齿的李文杰和满堂的瞠目结舌。

他一步迈出。

“你干什么?”

看着走来的霍昆仑,叶天南脸色惊恐地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霍昆仑来到台上,拿过司仪手中的话筒。

大家都看了过去,想知道他要做什么。

“正好,要在的都在,那我便通知各位一件事吧。

六年了,今天霍某回来了,现在站在这里呢,不是想耍什么威风,只是我要告诉各位,我失去的,我就要一一拿回来。”

“十天,给你们十天,把拿走的,全部还回来,然后一一自断双腿,滚出杭城。否则杀无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