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听说公主要和离第1章 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嘘,听说公主要和离第1章 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阅读

第1章 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天顺十五年,女尊国七公主府内。“公主,公主,您该起了……”凌兰一个翻身,皱眉继续睡。“公主,您昨日吩咐的辰时已到……公主……”莫名的嗡嗡声吵得让人不得安宁,凌兰下意识掀起被子蒙住脑袋,双手紧紧捂住耳朵。“公主……”被子被小心地一点点拉开,耳边恼人的吵闹声还在坚持不懈。“吵什么吵,你有病啊!”凌兰忍无可忍,倏地坐起身咆哮。在公司没日没夜地加了五天班,今早好不容易回到家,结果刚沾了枕头才睡着,就有人“嗡嗡嗡,嗡嗡嗡……”个没完。圣人都会发火好吧?更别提起床气很重的凌兰了!“公主息怒!”床边十几个人吓得齐刷刷跪成一片。“息个屁的怒!老娘好不容易能够睡一觉,你叫什么……”叫……啊???凌乱的刘海遮住眼帘,松垮的白色里衣斜拉地挂在肩头。凌兰觉得现在自己一定像头暴怒的狮子。还是只懵逼的暴怒狮子!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空旷而又古香古色的寝殿全不是自己与人合租的那个小卧室所能比拟的富丽堂皇,单是头顶的屋顶房梁上居然都是雕梁画凤。甚是奢华!简直是奢华过了头!凌兰眨巴眼睛,不安的朝四处打量。盘踞石柱缠绕而上的四爪白龙栩栩如生,更别说不远处的镂花木柜上摆满了琳琅满目,古香古色的各色物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凌兰僵硬回头,发现自己坐在巨大的圆形大床之上,触手是柔软如肌肤的淡黛色锦被。捏上一把,让人舒服得不可思议。凌兰下巴落地,目光移到床前。我草!就连床边那个端洗脸水的丫鬟身上的汉服恐怕都是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不过款式还真漂亮!“切,原来是做梦!”凌兰忍不住鄙视自己一番。真是加班加疯了,才会做这样的怪梦!闭眼,倒下,盖被子,一气呵成。既然是做梦,那就说明还能再睡会儿。“公主,您不能睡了,昨日您还吩咐奴婢提醒您今日要去临幸大公子。”作为七公主的贴身大丫鬟,素衣战战兢兢地恪守职责。这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明明已经闭上了眼睛,可是他们说话的声音还是会不停地钻进耳朵。凌兰使劲裹了裹被子,拒绝自己继续沉沦梦中。“公主,七公主……”凌兰蓦地坐起,“啪”地给了自己一巴掌。“哎呀!”她龇牙咧嘴歪头,这巴掌真疼!会疼说明不是做梦,可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十几个跪地的丫鬟立刻吓得伏地,全身抖如筛糠,“公主息怒,公主息怒!”素衣跪地,声调抖得不成样子:“七公主息怒!”“七公主是谁?”凌兰捂住被打的脸迟疑问道。“公主您可是有何处不适?莫非是昨夜的酒气还没过?”素衣瞪大双眼抬头,触到凌兰的目光后惊恐得迅速低下。

天顺十五年,女尊国七公主府内。

“公主,公主,您该起了……”

凌兰一个翻身,皱眉继续睡。

“公主,您昨日吩咐的辰时已到……公主……”

莫名的嗡嗡声吵得让人不得安宁,凌兰下意识掀起被子蒙住脑袋,双手紧紧捂住耳朵。

“公主……”被子被小心地一点点拉开,耳边恼人的吵闹声还在坚持不懈。

“吵什么吵,你有病啊!”凌兰忍无可忍,倏地坐起身咆哮。

在公司没日没夜地加了五天班,今早好不容易回到家,结果刚沾了枕头才睡着,就有人“嗡嗡嗡,嗡嗡嗡……”个没完。

圣人都会发火好吧?

更别提起床气很重的凌兰了!

“公主息怒!”床边十几个人吓得齐刷刷跪成一片。

“息个屁的怒!老娘好不容易能够睡一觉,你叫什么……”叫……啊???

凌乱的刘海遮住眼帘,松垮的白色里衣斜拉地挂在肩头。凌兰觉得现在自己一定像头暴怒的狮子。

还是只懵逼的暴怒狮子!

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空旷而又古香古色的寝殿全不是自己与人合租的那个小卧室所能比拟的富丽堂皇,单是头顶的屋顶房梁上居然都是雕梁画凤。

甚是奢华!

简直是奢华过了头!

凌兰眨巴眼睛,不安的朝四处打量。

盘踞石柱缠绕而上的四爪白龙栩栩如生,更别说不远处的镂花木柜上摆满了琳琅满目,古香古色的各色物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兰僵硬回头,发现自己坐在巨大的圆形大床之上,触手是柔软如肌肤的淡黛色锦被。

捏上一把,让人舒服得不可思议。

凌兰下巴落地,目光移到床前。

我草!

就连床边那个端洗脸水的丫鬟身上的汉服恐怕都是自己一个月的工资。

不过款式还真漂亮!

“切,原来是做梦!”凌兰忍不住鄙视自己一番。

真是加班加疯了,才会做这样的怪梦!

闭眼,倒下,盖被子,一气呵成。

既然是做梦,那就说明还能再睡会儿。

“公主,您不能睡了,昨日您还吩咐奴婢提醒您今日要去临幸大公子。”作为七公主的贴身大丫鬟,素衣战战兢兢地恪守职责。

这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明明已经闭上了眼睛,可是他们说话的声音还是会不停地钻进耳朵。

凌兰使劲裹了裹被子,拒绝自己继续沉沦梦中。

“公主,七公主……”

凌兰蓦地坐起,“啪”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哎呀!”她龇牙咧嘴歪头,这巴掌真疼!

会疼说明不是做梦,可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十几个跪地的丫鬟立刻吓得伏地,全身抖如筛糠,“公主息怒,公主息怒!”

素衣跪地,声调抖得不成样子:“七公主息怒!”

“七公主是谁?”凌兰捂住被打的脸迟疑问道。

“公主您可是有何处不适?莫非是昨夜的酒气还没过?”素衣瞪大双眼抬头,触到凌兰的目光后惊恐得迅速低下。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