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祁唯,乔冉-第4章 因为你喜欢

第4章 因为你喜欢

那车上来之前,司机就踩下了油门。

几乎是擦着过去的。

祁唯的心脏在不停地扑通的跳着。

饶是今天已经暴露了,可她还没准备好如何去见顾家的人。

慎桢安,是直接把她给逼入了死路,进退维谷。

车子疯狂的开着。

司机停都不敢停,因为后边的车逼的太紧了。

几乎就是咬死了来的。

一直到一个急转弯,甩尾的时候,才甩掉了后边的人。

司机在前边戚戚然的,“姑娘,你到底是招惹了什么人,这架势是来寻仇的吧。”

祁唯恍惚的看向后边。

可心脏却像是被紧攥着,来回的捏一样的酸涩。

顾家老宅那也是她的家。

里面也是有她的家人。

可是她回不去了。

没过几日,慎桢安送来了请帖。

是参加一个宴会的。

宴会?

鬼才会答应他的宴会。

想都没想的就退回去了。

慎家的助理还等在那边,等着一个回复,得体的说道:“慎总说了,您务必要参加,真诚的邀请您。”

请帖她看都没看,就给塞回去了。

“不必了,回去跟你们慎总说,不用在我身上浪费功夫,我从上到下也就值几个钢镚钱,在我身上纯粹就是浪费时间。”

她说的干脆利索。

没半分的拖泥带水。

完全的跟慎家划清关系。

倒是让慎家的助理多看了一眼。

要知道这个念头,只要是打着慎家的名号的,多的是女人趁机扑上来。

毕竟这个名头代表的还是康庄大道。

是个最捷径的最快的走向成功的道路,能借助慎桢安的名号,一路青云直上。

“怎么?若是记不住的话,可以录个音回去给慎总听,并且还要感激慎总的好意,光是上次的事情就难以为报了。”

字字都咬的很清楚。

助理的额头上直冒冷汗。

这话谁敢录音回去播给慎总听。

那是嫌死的不够快的人,才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

助理有些敬佩的看着眼前的人,能给直面跟慎总叫板的人,可真不是盖的。

慎氏办公室内,气压更低。

助理删减了部分,才大概的把事情给描述了一下。

坐在桌前的慎桢安,不咸不淡的看过来。

手还搭在桌子上,弯曲的手指在一下下的叩击着桌面。

每一下都是格外的清脆。

像是叩在心口上一样。

这种无形的压迫,更是让助理有些不安。

迟疑的问:“要不再去请一次,看样子,祁小姐不会参加这个宴会的。”

硬着头皮说完这些话,助理就偷偷的瞄了一眼慎桢安。

惊恐的发现,他竟然唇角有些上翘。

分毫没有想象的那种暴怒。

可这样的笑容,没安抚到他半分。

助理更是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上一次让慎桢安笑的人,现在早就已经破产了。

如今,又是这样的笑容。

“不必。”

慎桢安不急不慢的说。

“比较起来守株待兔,我更喜欢放长线钓大鱼,宴会她肯定会来的。”

淡凉的嗓音说的笃定。

助理也不由的信服,可是一想起来祁唯的表情和反应,心就凉了一半了。

这反应,怎么看都不像是要妥协的样子。

可桌子前的人,却依旧是很稳当。

手指捻起桌子上的几张纸,又看了一遍才放下。

这是祁唯这个名字下的资料。

条理清晰,没任何的漏洞。

调查起来也是有根有据的,这就是个实实在在的人。

可天生的警觉,却让他怀疑。

况且,目前看来,怀疑的还是有用处的,因为再完美的资料,也有经不过推敲的地方。

左边摆着祁唯的资料,右边摆着的则是一直都没有消息的顾蔚的资料。

这两份资料摆在一起,两张照片的人都是在侧头笑着。

眉眼都格外的相似。

慎桢安不知道想起来什么,手指拂过照片之后,就懒懒的靠在椅子上。

“顾家最近有什么消息吗,或者是项目?”

“放出消息去,按照之前的计划。”

他那凉薄无情的嘴唇,上下张合了一下,就有不少的企业因此破产。

这边才开始行动。

那边一直关注着顾家的祁唯就得到了消息。

手里的东西没拿稳,直接哐当的掉在了地上去。

本来在汇报工作的小姑娘,吓得瑟缩,“祁,祁总?”

“不满意的话我可以改的,真的可以改的,或者是重新做也行。”

那小姑娘吓得脸苍白,一个劲的再解释。

“不用,先放一放。”

祁唯所有的心思都没了。

桌子上放着一个定时炸弹。

并且刚才听到了那定时炸弹里面的正在倒计时的滴滴滴。

桌子上的就是请帖。

上次她很直接的拒绝了,这次就给送来了。

真不知道这慎桢安怀着的到底是什么心思。

这边没搭理,可到了晚上的时候,电话一个紧接着一个而来。

电话那边的语气都很着急。

“祁总,出事了!”

匆匆忙忙的过来个人,汇报这个情况。

他负责的就是交接顾家那块。

在顾家不知情的情况下,帮助顾家的项目,还要做到神出鬼没的,让人发现不了。

之前一直好好的,甚至在走上坡路。

可是现在却突然的画风大变。

慎家是真的对顾家感兴趣了,这几个项目都没放过。

这几个项目为了不惹人注意,为的是顾家,可是打的旗号却是祁唯的公司。

慎桢安这次盯上这几个项目,是巧合,还是在暗示他自己知道了些东西?

不管是哪个选择,都是同样的糟糕的。

这男人不好招惹,并且请神容易送神难。

“顾家的几个项目也被吞了?”

祁唯越是听汇报,越是心惊,攥着的手都更紧了。

慎桢安为人温润如常,可是做起来事情却是面冷心黑,下手丝毫不客气。

这是要逼着她去宴会。

当初她问过,为什么要针对顾家。

慎桢安的回答是:“因为看着祁小姐感兴趣,我瞧着瞧着也觉得有点意思,并且这都是公开竞争,算不上恶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