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祁唯,乔冉-第2章 叫不叫

第2章 叫不叫

这样的试探没得到回应。

慎桢安真的像是随口那么一说。

头枕着后边,眼睛半合,身上的西装都是一丝不苟的,没半点的褶皱,看着整齐又矜贵。

车子七拐八拐的,到最后去了一个竞标会。

祁唯迟疑,不知道是不是该跟着他过去。

可前边的人脚步却不紧不慢的。

似乎毫不在意。

这场竞标会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去的。

能进去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怎么?不喜欢?”

前边的人顿住脚步,回头看。

祁唯的手紧缩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依旧得体,弧度都扬起的恰恰好。

“不,荣幸至极。”

这样的竞标会,光是凭着她现在的身家,可是完全没资格进来的。

顾家,真的会出现危机吗?

饶是没经过专门的培训,可是她身上却是有数多年沉积下来的气质和举止。

这是融入到骨子里的。

门口的门童,没丝毫的怀疑。

在看到慎桢安出示的那张卡的时候,态度就更加的恭敬了。

竞标会还未开始,这边的人就满满当当的了。

祁唯扫过去,在看到最南边坐着的人的时候,心咯噔一下。

血液都像是停止了流动。

在南边的人看过来的时候,不着痕迹的往慎桢安身边凑了凑。

借着他颀长的身体,堪堪的挡住了自己。

南边坐着的就是顾家的人。

她这次回来,顾家的人,都不知情。

等着落座的时候,坐落在人群中,才看的不是那么清楚。

南边的顾家,似乎有所感,也回头看,但是扫了一圈,又重新的回过头去。

“那就是顾家的人。”

慎桢安坐在她的身边,双腿交叠,一个随意的动作,都能让他做出十分规范的样子来。

这样的一举一动,可是比她当初接受的贵族教育更加的标准的多。

“哦,看到了,之前在报纸上见过。”祁唯有些心神不安,笑了笑说。

可慎桢安却像是起了兴趣。

手指微弯曲,在膝盖上叩击了几下。

颇有节奏感。

“刚才好像还没说完,顾家那小女儿,好像是出了点事情,也不知道怎么了,总归什么传闻都有。”

“不过……”

这停顿可是足够的意味深长了。

慎桢安侧头,灯光下的他鼻梁愈加的挺拔,眸眼更是深邃浓沉。

看着贵气逼人却也温和疏离。

放佛任何时候,都是这样全方位无死角的清雅俊逸。

语气的停顿,让祁唯的手更是攥紧了。

指甲都陷入了手心。

疼的恢复了片刻的清醒,才侧头聆听,绷着脸上的情绪,才没看出半分的纰漏。

她耳边的头发有几缕垂下,俏皮的落在脸颊两侧。

比较起来前几年的样子,她的五官算是长开了。

若慎桢安真的要拿之前的照片来对比的话,她要也有足够的理由来说,五官相似的很多,只是巧合而已。

可慎桢安却没问这样的问题。

而是略带感慨的语气在说:“原本定的是顾家小女儿嫁给白家,可到最后还是大女儿嫁过去的,听说那大女儿还有喜欢的人,只可惜只能棒打鸳鸯了。”

每个字都像是针。

扎的她心脏上都是千疮百孔的。

疼的遍体鳞伤。

一刹那,差点失控。

那些情绪比吃了一大口芥末还要刺激,眼泪唰的逼了上来,喉咙里压抑着上不来的哀鸣。

她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会这样!

慎桢安试探里的顾家小女儿就是她。

当初她是被收养到顾家的,无论是顾家的养父养母,还是顾家的哥哥姐姐都是对她很好。

可她呢。

在顾家准备把她嫁出去联姻的时候,却选择了抗拒。

姐姐……

姐姐真的嫁过去了吗?

为什么?

怎么会!

喉咙滚了好几声,没问出来。

慎桢安也不急,说到这里就不再说话了。

而是视线看着前边的竞标场。

只剩下她,嘴角的笑容僵硬到可笑,垂眼敛起来情绪。

露出一段脖颈来,白净纤弱,似乎稍微一收紧,就会彻底的被折断了。

“唔,这样啊。”

酝酿调整了很久,喉咙里说出来的话都是这样的沙哑。

祁唯仰头笑了笑,笑出来的弧度分毫不差。

手心被掐破了,在疼。

竞标会开始。

慎桢安的确是没骗人。

其中一个项目,是顾家早早的想要拿到的。

并且,几乎也是十拿九稳的。

来这边,不过就是走个形式罢了。

很多东西,不是规则上的,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

在竞标到这个的时候,几乎都是意思意思,然后顾家的人拿起牌子,就要落锤定响。

祁唯下意识的看向南边。

这次来的除了顾爸爸就是她的哥哥,顾景。

想起来刚才慎桢安说的话,心里就一抽一抽的在疼。

意识很难集中。

眼看着这项目就要落定了。

谁知道慎桢安却公然的开始要这个项目。

公开竞标,这从来是生意上的要求。

一波紧跟着一波的对峙。

比较起来顾家的着急,慎桢安更像是游戏,很舒适的姿态,没有刻意的针对。

可却偏偏每次卡在顾家之后,紧跟着竞标。

“慎总似乎是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祁唯终于忍不住问。

这样下去,顾家可不占优势。

慎桢安侧头,“嗯,顾家在生意上有独特的见解,既然这是顾家的重头戏,那定然是有可取之处。”

这算是公然的竞争了。

“可据我所知,慎氏的项目,似乎侧重点不在这上边,也不算是多大的优势,顶多算是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

祁唯压抑住泛滥的情绪,尽量的从理智上,有条理的说。

顾家再度的叫价。

“说的是有点道理。”

慎桢安似有沉思,然后又慢条斯理的举起手里的牌子。

再度的跟。

“慎总?”

原本的价格被翻了好几番。

祁唯心下有些急恼,忍不住的低声叫道。

这价格再高上去的话,顾家如今的资金,根本就支撑不住。

这简直就是不要命的豪赌。

“嗯?”

慎桢安掀了掀眼皮,手里的牌子没放下。

“我听人说,顾家最高能给的价格,似乎也就快止于此了,你说,接下来是叫还是不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